第二日
 
『唔講啦,我要去比賽。』我收恰一下文件就離開,因為答應左阿靜,我要去參加象棋比賽。
 
『你比咩賽呀?』阿雪問。
 
『象棋呀,有興趣?』 我問。
 
『好呀,我黎睇你玩呀!』阿雪就收恰文件同我一齊去。
 
『都無聽你講過你會參加依個比賽。』一路行去,阿雪一路問。
 
『都係朋友叫我參加,你知啦! 依D野邊有人係大學玩。』
 
點知,當我地去到比賽埸地,竟然比我想像中多人,至少都有三十幾人。不過好多都係睇,都係撐D Friend而黎。
 
『喂! 阿明! 依到呀! 快D黎登記。』阿靜揮手叫我過去。
 
我同阿雪行埋去,我就係到填表。阿靜望住阿雪,就問 : 『你係阿明個朋友呀?』
 
『下?係呀! 我黎支持佢。』阿雪突然比個陌生人問,一時之間比唔到咩反應。
 
『我係阿明既好好朋友,佢成日黎我屋企食飯,佢仲住我格離屋。』阿靜似乎想向阿雪示威。但點解咁做?
 
『丫...原來你地咁Friend! 哈哈。我係佢同學.....』
 
『填完!』說罷,我交個表比阿靜,本來想聽多D阿靜同阿雪既對話,但都係算。拿拿林登記比賽好過。突然間我有一個念頭,不如利用阿雪去激下阿靜都好。
 
『坐係邊?』我問阿靜。
 
『係最角落個到。』阿靜指住身旁既方向。
 
我聽到後,就輕輕拉住阿雪一齊行過去。再偷偷地望一望阿靜既眼神,佢一直都望住阿雪,似乎好似有D嬲。哈! 我目的達到。
 
當我坐低後,一直聽大會司儀宣佈比賽規則,分三局兩勝制,嬴左既一方先可以晉級,時間仲有一分鐘後開始。我望住前面張空椅,可能參賽人數太少,隨時不戰而勝,咁仲好。現埸氣氛開始沉重起來,本來好嘈既環境都開始靜落黎,始終捉棋係要求個氣氛要靜,各人都少出聲,靜靜咁等待比賽開始。
 
『有冇信心呀?』阿雪細細聲係我耳邊問。
 
『當然有,不過今埸可能無人同我比賽! 不戰而勝! 哈!』
 
『哈!』
 
有阿雪企係我後面支持我,令我諗起一句 " 一個成功既男人背後一定有一位女士支持"
時間仲有十秒,睇黎我真係不戰而勝。正當放鬆之際,有個人突然坐左係我面前。
 
依個人就係阿風。
 
『係你?』我驚訝地說。
 
『Hello! 估唔到第一埸對手就係你。』阿風充滿信心地說,意思係咪想講我好易對付?
 
『比賽正式開始!!!!!大家加油!!!』司儀大叫。
 
『我都估唔到你都會參加依類比賽。』雖然比賽開始,現埸即時傳出無數既下棋聲音,但我同阿風仍然未開始。
 
『係阿靜叫我黎。我見得閒,咪順便過黎玩下。』阿風說。
 
說罷,阿靜就行埋黎: 『咦? 你地仲唔開始? 』
 
望住阿靜企係阿風身旁,不禁令我有點生氣,學生會選莊仲有排先分勝負,既然有個機會打低阿風,我就要好好把握,我更加要係阿雪同阿靜面前親手打低阿風。
 
『我地開始吧。』我充滿敵視眼光望住阿風。
 
『多多指教。』阿風感受到我既殺氣,覺得好興奮。因為佢正正同我諗法一樣,要係阿靜面前親自打低我。
 
比賽正式開始。
 
我情緒有點不穩定,而且仲好緊張,手汗都出埋。原因係因為對手係阿風,佢個種鬆容不迫既態度令我感到好大壓逼感。再望一望身旁既阿靜,點解佢會企係阿風格離,係因為阿雪係到嗎? 定係其他原因?
我自問捉棋技術唔會差得去邊,雖然好耐無捉,但以阿風黎講,佢依個人點會捉開棋,讀書佢就佢叻,捉棋會夠我勁?
 
不過事情無我想像得咁簡單,阿風每一步都係殺著,而且好明顯佢一步都經過心思熟慮,可以見到佢既棋路已經預測到我將會點行,下一步又應該點行,佢根本唔係一個新手。更加唔係但求玩玩下,佢根本就想嬴。
 
由於我情縮有D唔穩定,加上分心。開局開得好差,雖然努力咁追返失地,但依然比阿風食住上,結果第一局我認輸了。
 
我握緊拳頭心諗 :『激氣......阿風係咪真係屈機? 捉象棋姐,點解可以捉到咁勁。我望一望佢,佢嬴左一局個種傲慢態度,就好似好輕而易舉咁嬴,仲係咁同阿靜講自己勁唔勁。屌佢老味,睇少我?
依個比賽突然間對我黎講變得好大意義,之後我將會同佢憾莊選學會,好多人都將我同阿風比較,雖然表面睇我係輸哂,但唔代表我廢。但只有係依個棋局上,我係同佢平起平坐,我地係對等。既然係咁,我更加要爭氣,我要嬴。
 
第二局正式開始。
 
『阿明! 你攪學生會攪成點? 』阿風突然問。
 
『....................』但我無回應佢,我專注地望住棋局每一隻棋,係到諗緊點樣佈局。
 
阿風見我咁專注,不禁微笑。
 
第二局我沉著應戰,每一步我都好小心咁行,情緒都開始穩定落黎,雙方都鬥得難分難解,手上既棋都開始所多餘無幾,開始進入膠著狀態。突然間,見到阿風下棋時,我即時大叫: 『飛將!食! 我嬴左!!!』 我興奮得即刻大叫勝利,雖然好似小學雞咁,但嬴左個刻既情縮真係壓唔住。
 
『飛將? 咩玩飛將既咩?』阿風有點不明白。
 
『嗯,依埸比賽係可以飛將。岩岩大會都宣佈左。』阿靜解釋。
 
『哈! OKOK! 我遲黎所以聽唔到宣佈! OK! 我輸!』
 
雖然好似嬴得勝之不無咁,低最終總算險勝一局。暫時比數係1比1。
 
我同阿風將會係第三局分勝負,由於其他人既比賽都結束,好多人都開始注意到我同阿風既對決,有部份人更認得出我地將會參選學生會,唔少人都話依埸係選學生會既前哨戰,突然之間,好多人都擁埋黎睇。令到我更加大壓力。
 
由於身旁太多人留意既關係,我開局開得好差,有好多步都犯左好多錯誤,阿風依然佔左上風,食住上。我將棋局上既兵將幻想成我既莊員,提醒佢地要爭氣,同時都幻想到阿風帶領住一班莊員慢慢攻擊我地。
 
雖然隱若聽到身旁既人話我輸梗,但我仍然扮哂充滿自信咁,正所謂輸人唔輸陣,我唔會輸!
 
我沉著應戰,冷靜自己。但阿風實在太強勁,佢睇通整個局勢,而我來來去去都係個幾招,丫......點解? 點解我行棋行到好似有個模式? 我係依局所捉既棋,同前兩局所行既棋路差唔多,根本就無變。原來我不知不覺捉棋係行緊一個模式,只係因應阿風所捉既棋而改變左少少,我竟然去到第三局先知,但阿風.......
 
『阿明,其實你覺唔覺得你棋路實在行得太明顯,一開始就想試下重炮將,之後就會想辨法放兩隻車出黎,但你過份依重雙車,重炮將依招唔Work,不但將自己既棋塞左係前面,而且你無好好利用雙馬進攻,一直放係後面。估唔到你捉到第三局仲係咁。』阿風邊望棋盤邊說。
 
我吞了吞口水,自知技不如人,第二局之所以嬴阿風都係靠運,如今整個局勢都比阿風睇透,我都無第二招去應付,一直任由阿風魚肉。
 
『阿明.....加油呀!』阿雪輕輕拍我膊頭說。但阿雪唔係好識點捉棋,佢根本唔知道盤棋我已經輸左,我既棋愈黎愈少,理論上我已經輸左。
 
我咬緊牙關仍然堅持落去,但係我知道自己已無勝算。
 
『丫……』大獲,我行錯棋,唔小心突左個將軍出黎,阿風只有將隻馬行前就可以將死我,我就會輸。
 
『嘿。』阿風微笑。佢將隻馬示意行前,但望一望我後,又將隻馬放回原位,再行另一隻棋,點解佢咁做?
 
『想我將你軍? 想就咁結束? 無咁易,我要剥你光豬。』阿風以一個敵視眼光望住我。
 
『你.......』我實在唔知點回應佢,正如佢所說,我真係好想快D結束盤棋。
 
『阿風,唔好哂時間啦。你已經嬴左架啦。』阿靜聽到阿風所說,覺得有點過火。
 
『得,叫阿明佢認輸囉。我想親耳聽下阿明講"認輸"依兩隻字。』阿風個態度突然轉哂,之前局數1比1個陣,阿風擔心可能會輸,所以態度一直客客氣氣,如今大局已定,阿風就想食住個勢,落井下石,打擊阿明自信,因為佢知道依個棋嬴輸唔重要,重要既係要帶出一個訊息比阿明知,佢係唔夠阿風鬥,包括之後落黎既學生會選舉。
 
『阿明,算啦,不如認輸啦。』阿靜勸我說,因為佢覺得咁樣實在難堪,如其比阿風慢慢玩弄,倒不如聽阿風所講,認輸。
 
荒謬!!!荒謬!!!!!
 
我腦海不斷出現依兩隻詞,我從來都無諗過件事會發展成咁,琴日我都係答應阿靜既要求,我根本唔理會比賽輸嬴,諗住只係幫佢手撐下埸。但估唔到如今發展到我同阿風既大戰,仲吸引左咁多人黎睇,阿雪同阿靜都係咁,好多人都係到.....好多人....好多人係到睇住......點算......我實在講唔出口,要我認輸根本無可能。
 
手上既棋慢慢比阿風一隻一隻咁食左去,我已經行到無野好行,不斷將D棋移左移右,係到等死咁。
 
身旁既人都開始竊竊私語,我隱若聽到佢地話: 『攪咩呀? 仲唔認輸既? 係到哂時間。』
 
阿雪聽到現埸既人所講,加上我既棋愈黎愈少,盲既都知阿明輸緊,不禁說 :『阿明......不如算啦。』
 
連阿雪都咁講......睇黎我真係無第二條路好行。唯有死死氣咁認輸吧。
 
『我認........』當我準備開口講認輸時。
 
阿風突然說 :『我認輸。』
 
我抬頭望住阿風,驚訝地說: 『咩話?』
 
在埸所有人都即時起哄 :『嘩,做咩係佢認輸架? 做馬架? 』
 
『丫! 我覺得我都係輸左! 哈哈! 恭喜你嬴左呀!阿明!』阿風企起身係我面前拍手掌。
 
我一時之間比唔到反應阿風,現埸既人都起哄得令我有點亂。
 
『阿風你......』阿靜問阿風。
 
『呵欠! 再捉落去都哂時間,佢又唔認輸! 佢咁想嬴,咪比佢嬴囉! 哈哈』阿風笑笑口同阿靜說,但故意將聲線提高黎比我聽到。
 
" 拍 "
 
我拍張枱對住阿風說 :『你咁算係咩意思呀!!』
 
阿風轉身笑住應:『嬴左都咁嬲? 哈哈! 你真係怪。你係咪想試下輸既感覺? 下次選學生會個陣咪比你試下囉! 』說罷,阿風就揮揮手就走左。
 
身旁既人都開始散,大會見到我埸比賽完左,都宣佈晉級既人準備下一回合。
 
而我身旁只剩下阿靜同阿雪。阿風係咁樣算點? 我寧願比佢收皮都唔想佢咁樣做,算點呀? 可憐我?在埸所有人都無一個人認同我係真正既勝利者.....
 
『走吧。』我死死氣對住阿雪講。
 
『嗯......』阿雪知我心情唔好,都無咩點講野,就跟住我行。
 
阿靜見到我想走,就行到我面前 : 『阿明,你晉左級架,你要捉埋落去架。』
 
『晉級? 咩你真係覺得我嬴左咩?』
 
『我..........』阿靜知道阿明比阿風玩弄,內心好難受。但佢咁問都係基於自己係大會既人,都係照規矩問下阿明。
 
『阿風真係屈機.......』說罷,我就同阿雪走左。
 
『阿明.......』阿靜望住阿明既身影,內心說不出的難受。
 
我同阿雪離開左校舍後,一直沉默著。阿雪見到我咁,唯有安慰下我
 
『捉棋之嘛。又唔係D咩事,我地係學生會嬴返佢一次咪得! 我一定撐你架!!』阿雪輕輕捉住我既手說。
 
阿雪隻手好溫柔,天氣已經夠凍,加上岩岩係阿風玩完,個人都灰到冷冷冰冰咁,突然間阿雪咁樣捉一捉我,突然有股溫柔由隻手到散佈全身每一度地方。
 
我對住個天唉左一聲之後,就望住阿雪: 『你岩,捉棋之嘛。下次係學生會先係真正既對決,到時嬴佢都未遲!』
 
『岩! 我地要同心合力! 打低佢! 我本來唔識佢架! 依家終於見識到佢個人有幾衰! 都好明白點解你會退莊!!』 阿雪有點激氣,但佢激氣既樣唔知點解又有D好笑。
 
『喂喂! 又話睇戲既? 之前講講下 好似無左件事咁,你記唔記得架?』 阿雪問,順便扯開話題講返D開心野。
 
『星期日呀嘛,我記得架。』
 
『哼! 算你啦! 』
 
Whatsapp提示聲響起。
 
阿靜:
阿明...你點呀? 一陣完左個活動之後,我搵你好唔好?
 
『係呢? 你返hall定點? 我要返屋企先,一陣出去幫人補習。』阿雪問。
 
我望一望阿靜既Msg,諗左一陣。就同阿雪講 : 『我返hall,你行先吧。』
 
『OK!拜! 有咩call 我! 撐你!』阿雪遞起個大拇指比我後,就離開了。
 
拜別左阿雪之後,突然間感到好空虛,其實我唔係想返Hall,只係想等埋阿靜出黎,如果唔係我就陪阿雪返屋企仲好。
 
坐係路旁既長椅,天氣真係好凍,望望撻地,岩岩落完雨,吹起黎既風仲更加覺得有D濕濕地。呆呆望住D同學仔係到行,呆呆住望住地下,真係好呆。明明只係輸左一盤棋姐,好似輸左成副身家咁,攪咩呀......
不過個腦一諗起阿雪既支持,我又覺得無咩野,諗落好似仲賺左。
 
『阿明…..你點呀...』阿靜喘住氣咁走埋黎。
 
『嘩.....你洗唔洗跑黎呀!? 坐低先。』望住咁心急既阿靜,睇落佢真係幾關心我。
 
阿靜吸了淡氣,慢慢定一定神,轉頭對我說 :『我冇諗過件事會攪成咁......Sorry。』
 
『算啦,又唔係D咩大事,捉棋姐。』
 
『你唔介意就好.......』
 
『係呢......點解阿風會黎既?』
 
『其實我咩人都會叫黎,因為我驚真係無咩人黎,所以咪叫多D人....撐下埸咁。』
 
『咁真係個天要注定我同阿風要鬥.....無計! 哈! 佢真係屈機!』
 
『............』阿靜望住我個樣好似咁輕鬆,一時之間唔知講咩好,本來阿靜見到阿明個樣好似好灰咁,好擔心阿明,但依家見到阿明好似突然間無事咁。
 
兩個人坐埋一齊,但一直沉默住。
 
當我見到路邊一對對拍住拖既中大學生,突然覺得有點酸,葡萄吧?
 
『其實入到大學,真係好應該試下拍拖,你話係唔係?』我對阿靜說。
 
『咁......都要搵岩人先可以拍拖既......』
 
『岩.....不過阿風應該同你表白過,係咪?』我將琴晚既問題再問一次。
 
『點解你係咁問阿風D野既?』
 
『除左佢咁明顯追你,仲有第二個?』
 
『佢係有表白,但我冇答應,我......唉....我唔知。』阿靜似乎有苦衷。阿風依個人咁屈機,比個屈機男追,仲唔狗衝? 仲可以惡到拒絕對方。不過從依句睇到,加上阿靜吞吞吐吐,唔通阿靜真正鐘意既人係我? 如果唔係仲有D咩理由令到阿靜唔揀阿風?
 
『唔知就算啦。我轉過話題,黎近我同阿風參選學生會,你自己都有一票,到時你會投邊個?』我覺得依句設定得唔錯,其實岩岩捉棋我就好想問阿靜究竟佢會支持邊個,我好想知道阿靜既想法。
 
『我會揀你。』阿靜諗都唔諗就答左。
 
『你會揀我?』我心入面係到暗爽緊,同時暗說一句 " 收皮啦 阿風 "。
 
『咁如果....你同佢叫我揀,我梗係揀你啦。我話哂識左你咁耐,我同阿風只係識左半年左右咋。』
 
『多謝你既....神聖一票。』雖然我好想阿靜揀我既原因係鐘意我,但我都知道阿靜唔會咁講,佢將揀我既原因推落"識我識得耐",我又真係唔知佢真定假。不過都好開心佢會揀我。
 
『你呢.......頭先我見到個個女仔幾靚呀! 仲一直陪住你......』
 
聽落阿靜好似呻醋咁,但見到阿靜呻醋個樣真係好可愛,同時間覺得有個女仔呻我醋個感覺真係好正。自我感覺非常良好。
 
『佢係我同學,咁岩叫佢黎睇姐。』
 
『佢咁靚.......又白......隻腳又長,岩哂你啦。』
 
『你夠白啦,你夠岩我。』
 
『咁如果.....我同佢都參選學生會,你又有一票,你會揀邊個?』阿靜用返我問題,再問我一次。
 
『我一定會揀你。』我諗都無諗就答左。
 
丫........突然個腦閃左一閃,當阿靜咁問我既時侯,我個腦海第一個浮現既人就係阿靜,係因為我眼前個個係阿靜,我無意識咁自然會答阿靜,但如果阿雪問我,我可能會浮現既人係阿雪,而唔係阿靜,所答既答案都唔會係阿靜,即係我見邊個問,我就答邊個。 既然我有依個感覺,咁阿靜呢? 阿靜揀我係唔係因為咁? 定係我自己諗多左?
 
當阿靜聽到後,怕怕羞羞咁答 : 『多謝。』
 
『嗯........』本來心情一直暗爽緊,突然間因為個條問題令我思緒有D亂,我仍然攪唔清阿靜既想法,我都攪唔清我地關係仲係點。
 
『係呢,阿明.....你發唔發覺一樣野。』
 
『咩?』
 
『就係我地....傾計個陣,你對我講既野愈黎愈冷淡,以前既你對住我,好多好多野講,但依家既你......好似…..幾句幾句咁就算。』阿靜似乎留意到我自己對佢唔同左。
 
『係咩.......』我沉住回應,我腦海係到浮現出過去半年所發生既事,令到我同阿靜之間既關係變得好快。
 
『以前我都唔出聲,靜靜咁聽你講野......依家反而我講得仲多野過你。你係咪有D事?』
 
原來阿靜覺得我變左,係因為發生左D事係我身上.....但我點講得出,我係因為你?
 
『都開始夜,我要返去買餸,你今晚......黎唔黎我到食?』阿靜見個氣氛好似變得好彊咁,唯有打圓埸。
 
我知道今日屋企人會係屋企,所以應該煮左飯,但依刻我又唔想返屋企。
 
『唔啦,我返Hall。』
 
『咁好啦,我希望你可以變返以前既阿明!嘻!』阿靜輕輕拍一拍我。
 
而我望住阿靜,好想講一句: 『我都好希望你可以變返以前既阿靜......』但我講唔出口。
 
拜別左阿靜後,我獨自一個行返上Hall,路程好長,但我完全唔覺我累,反而一路行一路諗返岩岩同阿靜既對話。
 
事實上,我對阿靜係變左,係因為我鐘意左佢。
 
以前對住阿靜,我可以咩都講得出,咩都可以做,什至拎部相機係面前影佢對腳,仲可以偷偷地抽下佢水。係因為我對阿靜無意思,當左佢係我既好朋友,一個由細玩到大既好朋友,我可以完全唔洗避忌。
 
但依家已經唔同左,我對住阿靜好有避忌,我每同佢講野,我都驚自己講錯說話,好驚係阿靜面前扣分,好驚會影響到我係阿靜心目中既地位,自此之後,我係佢面前就變得好龜縮,好內向,我係阿靜面前,我做唔返自己。就好似佢係我心目中既女神咁,神聖不可侵犯,係佢面前我唔可以做出過份既行為同言語。
 
但既然我既行為已經反映出黎,即係代表我心中其實真係鐘意左阿靜。
 
唉,突然間覺得自己原來唔係咁Care阿雪,只係因為佢性格好,樣靚就想追,但完全唔係一個鐘意既心去對待佢。
 
過幾日就星期日,我約左阿雪去睇戲,一個只有我同佢既單獨約會,本來我想好好組織一下同佈署,但依一刻,我完全無咁既意欲去做。唉,但我又想得到阿雪.......不過.......唉! 我真係唔知自己想點。
 
返到Hall後,聽到門內傳出D呻吟聲,我就知我室友同佢女友做緊愛,我都唔記得左之前佢叫我唔好咁早返,我仲叫佢放心慢慢扑野,我唔會返Hall。佢一定以為我唔返黎,慢慢同佢女友玩。
 
企係門外,聽住D微弱既呻吟聲,腦海既性幻想對像一諗就諗起阿雪,而唔係阿靜。當我試下將性幻想轉向阿靜時侯,我突然腦海係有一個念頭: " STOP" 。我突然間覺得好有罪惡感,我點可以將阿靜當成性幻想對像? 我做唔到。但......我又可以諗阿雪.....咁....姐係代表咩?
 
************************************************************

給作者留言以作鼓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