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那門子的怪事...” 面臨前路的無盡..天氣的突變..人心的惶恐..
明智離開了車廂..迎風站著。

風打在他的臉上早已沒感覺..他只是憂心著人類的未來,,, “會否就毀於一刻?”..

心下不住細想..但同時也明白這些事已不是他的知識所能解釋...

他再坐回車廂中.. “即使多遠..也要回去一趟”警視廳的距離增加了50倍.

他駕著車在空曠的道路上風馳電制。

他看著一旁的空位: “前田..你還在就好了。”

再看看混和血跡,泥濘,汗水和傷痕的身驅..

“感覺和你地都接近了。”他深深呼吸著。慢慢地,唇上都沾染上咸咸的淚水。

突然,他的手電響起了。嘈雜的響聲令他從思緒中拉回現實。

“終接接通了!!我係小雄啊,現在的異變我相信他也感受到了!! 如無意外,都是曾祖父搞的鬼..他是打算毀了日本..不..可能更波及全世界!”

明智一邊聽,心中極急..就像熱鍋中的螞蟻一樣焦躁不安: “那..我可以如何做..你們是否想到方法了。”

小雄心中也極急,一來怕說得太快對方不明白..但同時間又擔憂說得太慢,未及說完事實電話又掛掉了..始終這緊急狀況,誰能保證電話能一直接通?

“叮嚀想過了..曾祖父是用了一件氣泵的法寶,它能擴大土地的面積,解決方法只要找到氣泵,,將它的連接管拔掉又可以恢復原狀!!這機器的特點是必需安裝在地面...所以搜索範圍可以不用包括山之類的地方…”

明智聽得一把汗: “我們要在這被擴大了數十倍的日本找一件..我連樣貌都不知道的機器..?有可能嗎..?...”

小雄: “這是唯一方法了…唯有靠警察的力量..應該這年代有衛星吧..這法寶很易認..基本上不會有這種氣泵不明所以的出現在地面吧..所以啊...而且..這樣下去..捱不了2日日本就完了..可以..媽的..掛斷了..”

小雄握緊拳頭...無助的看著叮嚀 : “如不是叮嚀你阻於傷勢..不能說太多話..一定可以表達得更好。”

叮嚀溫柔的望向小雄: “不..不是..啊..小..小..雄你幹得..得很好..好了..”

在她眼中的小孩..從來甚麼事都依賴自己....但這段自己受傷的期間,她看到了他的處事一面..他的獨立..不知不覺間..他長大了..小雄你早就長大了。

叮嚀感觸的落淚..小雄似有所感..捉緊她球狀的手.: “待所有事都完結後,我們就能回家了。”

[可惜..回家路難行...]
這邊的明智回到了警視廳..堅固的警視廳受著地震與洪水的衝擊,整個系統早已不成氣候。人人都慌忙的活動著,都只是盡力而為。對眼前事情沒有半分頭緒...

紙張在他身旁不停亂舞,嘈音在耳朵邊繞遊。明智不理這些人流...直奔至情報科。

“南空!!我拜訪的事情辦得如何啊!”明智跑得氣喘,跑步未停,口中說話己脫飛而去。

“關於炮台的位置,之前時間找到了,由子彈發射一刻由衛星偵測到,但它已被地裂影響深墜縣崖。” 這位南空小姐鎮定故我...

明智也冷靜下來: “好..南空..接下來,別質疑我...只要相信我就可以..如不是,,日本..不,,全世界也會滅亡..現在的異變,是源自未來的一件物件,一個氣泵..它在不斷將土地擴大..所以,,可否找出土地變大的中心點..即是擴張時的波度..從而計算中間位的地點..相信這裡就是該氣泵的位置。”

南空聽得有點呆: “即使你說的是真..也是沒可能做到你所說的事..這裡不是地質檢測處..而且地形變動這麼大..衛星早已失效。再說..根本沒有人手去做這種沒証明的事吧..太亂來了。”

明智雖然知這事實在很難實行,但從她心中真正道出,還是有說不出的絕望...

“但是...你可以試試這張紙的座標...在你來之前..有一個人來找我..我不知他如何到來,,如何離開..就簡單說留給找氣泵的人..但..我不知他的用意和座標真偽。” 南空說得勉強。

這張座標彷彿是黑暗中的一點光一樣,明智急道: “快..快轉換至地圖,用未被擴大的日本測試座標的位置...拜訪..不要是太遠的地方...”

南空也不敢怠慢: “是...郊外的一個墓場...”

明智喝了一整杯水,隨即拿起外套,準備起行。

“明智,你想用甚麼方法阻止..” 南空的聲音令明智停住腳步。

明智笑了笑,,舉起單手: “就靠我雙手。”

“你要想一下..你一拔起這氣泵,從下而上的氣壓及水壓衝擊,你,是必死無疑的。” 南空的眼淚早已在眼眶之入浮游著。

明智慢慢走了到南空身邊,吻了她一下: “南空..下輩子..別找我這種人當未婚夫..這場婚宴..我怕今生不能與妳同渡了。”
南空緊抱著明智: “傻瓜,他不是這種人我也不會喜歡..工作狂..正義過強的大傻人..我們不急..這場婚禮,,我會等到下輩子。”

明智紅了眼,放下雙手..腳步慢慢移開...口中緩媛唸出: “一言為定..妻子。”

明智離開了。女人的直感告訴她,明智回不來了。

“為什麼我這麼蠢..為什麼我就要將座標交比他..我寧可這座標都是假的..我..我..” 南空雙手掩著臉..擋著湧泉般的淚。


終於,天色早已滿黑..日本注定沒有明天了嗎?不一定..

到最後..他趕到了..明智..到了氣泵的位置。

他的心中想起了南空的說話

“你要想一下..你一拔起這氣泵,從下而上的氣壓及水壓衝擊,你,是必死無疑的。”

明智笑了笑: “這陣子..真係災難月啊..甚麼也一併遇上了。”

由於氣泵早已被水淹蓋,他潛入水中。

用盡全力..拔起氣泵的管道

終於.. 氣泵被拔起了,這一點被作為中心,氣壓與水壓的不斷衝擊

像水龍捲般將明智捲起,他心想: “我對不起大家,始終沒有親手捉拿野比大雄,但這種犧牲,大家總不會責怪我吧。”

明智笑著,心中念掛著..白朦朦的雙眼看到了一些影像

“是前田與其他人..還有岡田..?”

“明智,大家也不會怪責你,你幹得很好了。”

他的心跳,早已停頓。

此刻,停留半空大雄看著星空..察覺到了一種異象

“難度...氣泵..被破?了..但,,他們應該沒有這樣的武器。”大雄一邊思量一邊回想他設置遼闊氣泵的情境。


他當時拿著氣泵,來到效外的墳場。

“爸,媽..睡得好嗎..爸啊..想不到你身體早已捱不住...玉夫叔叔也假設了媽媽的死..建了一座空墓在旁...不用怕.很快,大家也要來陪你們了。
作為神的父母的棲息之所,這裡適合擺放主宰人類生命的遼闊氣泵了。
全日本..不全世界就交由父親你作主吧。那我開動了...”野比大雄柔和的說。

大地的震動慢慢分開了野比大助和片岡玉子的墳墓..同時..也分開了整個墓地的墳墓,就像野比大雄與所有人的關係一樣,愈變疏離。

之後大雄頭也不回,飛向遠方......

回憶完結,大雄趕緊飛向墳場的方向...

只見這區域的洪水有點被染紅,隱約間大雄看見潰爛的屍骸柒於水面。

“你捨命了呢...明智。”大雄看著他淒然的下場,心中有說不出的寂寞...

是尊敬這位敵人..不清楚..也不重要..

大雄舉起摩西手杖...分隔開洪水..站在遼闊氣泵的一旁..

“壞掉了..也正常..這麼大的衝力一刻間爆發...慢著..這些是..”

大雄發覺父親的墓旁周遭散放著被洪水沾溼的花瓣...就像是有人曾獻花一樣。

野比大雄心中有點疑惑: “是叔叔..還是一些路過的有心人..算吧..不重要,,,,”

突然間,大地發出咆哮,比之前更強烈的震動驚天滅地的風湧而至。

“來了。縮小地形,土地板塊的矛盾終於併發了。”大雄心知不妙,飛上半空

他緊握大腰包中僅存的法寶: “我的部下..我們去殺出一條血路吧...”

另一邊廂...小雄背上受傷的叮嚀.在山坡處忍受著震動和天氣的突變

叮嚀: “明..明..智.他...他成..成功..了”

小雄心中暗道: “曾祖父..你逃不了的...”

而出木杉傑才與幾位隊員由於在山上偵測,故早已失去各人聯絡,加上電話網路的擠塞..他們沒辦法集合眾人..可幸,這座山高而大...在地震洪水底下,他們總算能憑藉身手活下去。

出木杉英才用他的殘驅盡力保護源靜兒。他用超越常人的意智在強撐著。雙眼看不清前物..手..舉得很吃力..腳..累得站不穩..但這種狀況..他仍不願讓人擔心..

他還是一如以往的露出微笑: “我沒事...大家快走吧..如果水退..這裡很不安全。”

一群小孩應道: “知道了,大哥哥!”

這群小孩均與家人失散...被源靜兒所救..

出木杉看見靜兒面對小孩時的笑臉,心想: “值得的,辛苦點也值得...”

“如其坐以待斃...不如先發制人。看老鼠們哭哭啼啼的遊戲結束了。我也是時候讓耳根清淨點...哈哈..”野比大雄的幾聲奸笑,感受他對自己依然自信。

“出木杉傑才,你應該在地下室附近吧...”

在竹蜻蜓的底下,都是廢墟般的大地。每秒都有生命的流逝,在這清晨的時刻,天色卻一樣的暗。暗得連靈魂也迷路。在不安的大地上塋繞,久久未散。

它們在等待,一個結局,一個後果。


日本各地的天氣也極為反常...有些在下洪洪暴雨,有的霜降雪落,地面震盪,火山在噴出血紅色的火陷。



而沉睡在海底的十誡石板...即寂靜的躺在兩塊巨石之間...

海底慢慢震動卻沒能打擾此神聖之物。但土地慢慢的在縮小...巨石中間的距離在每秒收窄。

山上,出木杉傑才與三位隊員說: “趕快找下山的路...之前我們的估計應該沒錯..他用了遼闊氣泵..而現在地面面積慢慢縮小...証明他失敗了。我們要快點聯絡他們..野比大雄不知又會幹點甚麼出來...”

他們不理會泥濘與沙石,捨命的往山下探勘,可惜野比大雄此刻已在他們的上空守候...

“目標確定...死吧..”大雄這次是來真的了,他悄悄的行動沒有被人發現。左手食指殺氣騰天。

“發射吧!無敵炮台!”

出木杉傑才驚覺上空的野比大雄,卻太遲。

他頓時腦海閃過無數念頭..無數回憶

“完了嗎?”他不禁反問自己...

時間像結了冰一般的停止...

反映出野比大雄的笑,傑才的懼..與天空的淚。

天空的淚打穿了時間的冰霜,告訴人們時間沒有停止,依舊運行。

但...現場,連爆炸聲也欠奉。

出木杉傑才呆了兩秒,也曉得要逃了,雖然不明白因為炮台沒有炮擊,大喊: “走啊!!!”

野比大雄也是一呆: “為什麼..”他看著自己的手...無法相信眼前的事實。

但眼見獵物徑自遠走,唯有拔出空氣炮。

雙腿又豈是竹蜻蜓的對手...

可幸出木杉傑才和三位隊員都經過嚴格訓練,早已逃竄到雜草之類,盡量去隱蔽自己。

而海底不斷縮小著...兩只巨石塊逐漸靠近...開始壓迫著十誡石板...

空氣炮的響聲此起彼落...只見一名隊員受不住壓迫...逃了出來

剛巧見到一個小湖般的物體,又可能是一個大水窪吧,也不管了。
他看,先跳下去避過這一波的攻擊吧。

他插水式的跳下去。
這一刻,出木杉傑才心知不妙: “圈套...這深山那來這種溫泉...”

野比大雄則面露笑容: “一個了。”

只見該隊員觸及水面,傾刻一道旱雷劃破豪雨,結實的狠狠擊中了他。

更甚的是..他隨雷電落入池中...電與水的交融,令威力加陪...

重重的電擊無情的奪走了他的姓名...屍體沉下池中...再無知覺。

“這條是溫泉繩...他觸碰到水..等同使用..哈哈,你們不能犯下神的第一誡啊!!”野比大雄在猙獰的恥笑著。
Story link: http://www.kkkmh.com/manhua/0812/11324/32630.html?p=81

出木杉傑才心也慌了: “這個野比...居然預先在此地方施放溫泉繩這種不起眼的法寶...讓我們在不知不覺間都[使用]了..而遭受十誡石板的電擊..”

出木杉傑才頓時感到草木皆兵...彷彿只要一伸出雙手,就會落入野比大雄的圈套。

很可恨..野比大雄將絕望和死路添加到人們認為的希望和生路之中...在他感到一刻救贖時卻是死神到訪的時刻。

在他跳下湖面時..心中在想: “幸好啊..應該可以捱過..應該可以回去見他們..應該.....”

[red]而水底之中...原來這兩塊巨石長年累月也是靠在一起...中間只有很少空隙。只是之前大地面積擴大了50倍..令這對儼如情侶的巨石分開很遠..如今面積慢慢恢復正常... 巨石互相靠近...卻被十誡石板卡住在中間.....兩巨石逼得極緊,彷彿都很思念對方。

就像大家上的父母與子女,戀人們,朋友們..他們的思念都注入了這兩塊巨石之中...將這塊被惡魔污染的神聖石板壓得哮不過氣..

“?..” 石板逐漸顯現了裂痕。

回到山中...

出木杉傑才一邊察看情況...一邊逃往山下...連為隊友悲哀的時間也沒有...

在野比 大雄的迫擊下...出木杉傑才已沒有退路。

“逃也沒用!!你想誰會幫到你啊??這個明智嗎,這傢伙早為了拯救世界犧牲了!!仲係分屍咁死啊!!哈哈哈哈。”野比大雄笑得忘形。

“明智..難怪..原來是他捨命了..”出木杉傑才終於走到絕路

雨水沒有影響他的視線..斗大的炮口早已對準自己...


出木杉傑才冷笑了一聲: “要我死在你手上...我寧願被雷電擊斃啊..你的無敵炮台會失效..十誡石板也有機會的...”

野比大雄擺出一副卑視的態度: “出木杉傑才你會否樂觀得太過火了..忘了你隊友是如何死亡的嗎?”

兩人的對歧...

而沉寂的大海也給予了反應...巨石的壓迫力愈來愈強.. 裂痕佈滿在十誡石板的臉上..

“隆隆”地底響聲不斷...地面再次收縮..

“傑..傑..傑.” 十誡石板的裂痕迅速擴散,它的找抗壓力到了頂點!!

“傑...砰!!”始終...終於..最後.. 十誡石板在兩塊巨石的夾擊之下,裂碎成無數石塊。神力散失...碎片散落到大海的各處...各自揮別。
“到你上路啦!!!出木杉的曾孫!!”野比大雄的炮火已開。混亂著空氣,彼此不同的心情的一炮。

同時間..他們兩人..不..是全世界的人都突然有一種閃光在腦海中併發..

“有一種力量..有一種限制..消失了..”

“防衛斗篷!!!!”出木杉傑才從腰間抽出取出他所攜帶的法寶。

斗篷令空氣的炮火散失得無影無蹤...

可是出木杉傑才沒有遭電擊...
所有人大約也明白是甚麼一回事...

其餘兩位隊員也使用法寶想逮住野比大雄

但野比 大雄發覺事態有變..早已轉身逃走!

出木杉傑才說: “不用太急..先召集各人..了解他們的情況..一起追捕野比 大雄.."

隨意門和未來的通訊工具令他們輕易聯繫散失其他地方的幾個巡警。

還有叮嚀與小雄...他們也聯絡到傑才等人...卻未合流

叮嚀說: “不..不用...急..急於..修理..我..太..太費..時..但..隊長..長你..可否借一個..隊..隊員..給我辦..辦點事...?”

傑才二話不說就命一位隊員到叮嚀處,而另一名隊員則全力搜救靜兒與出木杉英才,因為他們沒有法寶在手..依然未能聯絡上。

其餘人則已打開隨意門...與野比 大雄展開最終戰鬥。

他們用隨意門走到山下..正正就是大雄的逃走路線...這麼空氣很冷..是反常的溫帶....

但他們卻發現這裡空無一人...

“奇怪... 難度他還有隱身工具..”出木杉傑才在想..他們搜尋到的位置是不會錯的...

突然間..他們聽到奇怪的嗚叫..

“倒地!!!倒地!!!” 是倒地殺手!!

story link: http://www.kkkmh.com/manhua/0812/11324/32621.html?p=51

叫聲未停,出木杉傑才經已被射擊至倒地。
雖然這一擊沒有對出木杉傑才做成受傷,卻令其他人也分了心。

而大雄…其實老早就服下動物本能躲避藥丸...使用了變色龍的保護色,隱藏了樹身之中。

就代他們分心的時刻,空氣炮早已發射...

“哇啊!!!”一名隊員受此重擊,幸有保護衣保住性命..但也受了不輕的傷。

眾人轉過頭只見大雄早已逃之夭夭。

“追!!!”傑才沒有猶豫,一擊打散倒地殺手也命全體用飛行襟章追趕大雄。

野比 大雄計算對方人數後..心中默默計算.. “本來想用遊擊的策略將他們逐一擊敗...可惜..我所擁有的法寶數量還是太少了。”

“見步行步吧...”開始有點絕望的酸味..大雄飛進霜雪的大地。

當然被折磨已久的出木杉小隊那會放過野比 大雄..電光槍不斷發射,他們也再不細想甚麼策略不策略,直接轟他一個稀巴爛就好。

他們愈接近..野比 大雄就加速得愈快!!

“可惡..這雜聲是...”大雄心知不妙。

果然..竹蜻蜓的電力已經用完...野比大雄從半空直墜積滿白雪的地面..

出木杉傑才見狀已拿起手扣... “野比 大雄,你完了!”

另一邊..靜兒與出木杉英才已被巡警找到。

該名巡警說: “你們也隨我去找隊長吧,多個人多個照應。”

靜兒回望這群小孩..心有不捨..卻又擔心大雄這邊的情況...

出木杉英才明白她的心意...逐道: “靜兒...妳去吧...我放心不下這班孩子...而且我受傷不輕...也不適合到這些地方..一來會成為負累..二來大雄見到我必會不悅...
妳去勸勸大雄吧..妳..絕對有這個影響力。”

靜兒眼有淚光..點了點頭..

“但巡警先生請你留幾件法寶給我..讓我能保護這些小孩吧..”出木杉說

“沒問題!!源小姐..我們出發吧!” 巡警說。

出木杉目睹靜兒的離開..同時看看自己幾乎動彈不得的左手...低聲唉了一聲。

而掉下雪地的大雄那會如此容易放棄。他在袋中拿出最後的希望 -精靈手觸.


“甚麼精靈都好...來助我一臂之力吧...”大雄拼命的呼叫著。

而此刻出木杉傑才也到達了!!他拿起武器,向大雄發出無情的射擊。

大雄緊閉雙眼..這種恐懼,他已很久沒有嚐過了。就像是以前...等待技安的拳頭一樣的恐懼...他禁不住大叫: “我不想像以前一般啊!!!!啊!!!!”

就在這絕望的時刻,一股強風捲起霜雪擋在大雄前面,其後風雪愈來愈大..形成一個保護網...
在保護網之內,一名少女走到他的面前用溫柔的目光望向他: “大雄..還認得我嗎?”

Story Link: http://www.kkkmh.com/manhua/0812/11324/32629.html?p=89

大雄呆了一下..想了一想: “雪..雪之精靈...我就知道妳會來幫我!!太好了..幫..幫我將這班人都殺掉..他們都該死!!!”

雪精靈神色衰傷: “精靈是無所不知的...我從前喜歡的這個心地善良的大雄..他到了那裡啊。”

大雄急了,捉緊雪精靈的雙手: “不行啊..這世界上...跟大家談善良..只會自己受傷害...社會是很殘酷的...我還是我啊...”

外面的情況,無數鐵一樣的雪球不斷射向出木杉傑才等人...混亂當中又有一人受傷...

面對風雪的防護和雪球侵襲,出木杉傑才顯得一籌莫展..心中著急。
“征查到是甚麼法寶的效用沒有??”他大喊著。

一名隊員說: “應該是精靈...他呼喚了精靈..”

出木杉傑才大驚: “甚麼.....精靈為何會幫助他....拿氣候溫度控制器來!!”

暴風雪之內... 雪精靈默默落淚: “大雄...我可以幫你..但,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不是的話..我馬上停止所有並消失...”

野比 大雄勢成騎虎...那有討價還價的能力,當下即答應: “好...沒問題!”

雪精靈輕撫他的臉: “請你脫下智者的能力卡帶..換上思想家...”

這倒讓大雄有點為難...當他選擇用能力卡帶時..早就決定不會用這思考家..

詳情story link ( 點解唔用思考家): 參考頭幾話能力卡帶的story link

雪精靈咄咄逼人: “那我走了...”

大雄知道避無可避..低下頭: “好..”

思考家的插入...終於..良久了...令野比大雄走進了自己的內心深處...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PVEZ78-kL4&feature=related


Turn on the music pls!!! 



“你好..野比大雄..”在自己的思考世界中...他與自己相遇...

“好久了..很長時間了..你都沒有面對我。”他說。

出木杉傑才等人利用氣候溫度控制器,將現場升至最高溫,以驅趕冰雪,同時以電光槍不斷射擊。因為在沒有雪精靈的默許保護下..他們利用隨意門進入巨風中必是死路一條。

雪精靈發出最大力量,全身冒出白光...: “希望...你心中沉睡的心靈,會喚醒這個我認識的野比大雄..我就只能做到這樣了...”

“你是我...?”野比大雄很疑惑。

“不是..我是我..你不是我..你沒有資格成為我。”他說

“你錯了..你和我都是一樣,我們討厭他們..我們恨這個世界...他們根本沒有給我們一個位置。”野比大雄說。
“你錯了..這是你想得太偏激..將所有東西都極端化,難度你就為了一個可以站立的位置,而犧牲這麼多人嗎?你沒權力決定他們的命運。”他說。

“我早就放棄要甚麼位置,是命運給予我成為神,去懲戒這班人..去令這社會反省。”野比大雄愈說愈激動...

“你只是個佩帶神的面具的惡魔,將所有事件都歸咎在這些無稽之談之中..你有沒有想過..你只是辛苦的強逼自己做一下自己不喜歡的事。”他說得傷感。

“我最不喜歡就是這世界..為什麼要將我分門別類.. 為什麼要定下優勝劣敗,上天為何如此忍心..他制造像出木杉這樣完美的人..卻又制造我這個如此失敗的人..你知道嗎??小學之後..我看著他們的身影..我簡直覺得自己是世界上的一件失敗品,一件次貨!!只有現在,我才擁有一點點自信...從殺死他們,才有丁點兒快感...” 野比大雄說得鼻子酸酸的。

“我明白你的痛苦…我也經歷過…我們並不是一無所長..為什麼就要定下一個限制給自己..令自己痛苦的活著呢..? 而且..叮噹..安雄..阿福..技安..出木杉..父母親等等..都值得你去殺嗎..?他們都應死嗎?” 他流著淚,哭了。

“技安總是欺負我...阿福只懂在我傷口灑鹽...出木杉令我失去所有...安雄也只是欺善怕惡...叮噹..我根本沒殺他..父母親..是他們太傻了!!都不明白我的苦心..”野比大雄強忍眼淚...

“你為甚麼總不明白!! 你記得嗎..誰人替你打走鄰校的惡霸? 又是誰經常邀請你去旅遊,借不同遊戲機給你? 那個在你被狗追時幫你逃跑? 你被欺負,,被罵時..那個出來保護你,為你講說話? 甚麼人從沒對你有過要求..就只懂天天做飯給你食...誰人只要喝你親手倒的酒..就滿心歡喜? 最後..誰又會因為你的哭聲,而緊張得呼天搶地..這班人就是你日思夜想殺的人啊..是你失憶了..還是我記得太多..你為何就只看事實一面..而放棄另一面。”他氣憤的落淚..

“大雄!!這班傢伙就交給我吧!!!”技安早已準備好拳頭。

“一齊黎玩啦!!我拎埋遊戲機去啊..”阿福說。

這邊有小路..快逃。”安雄指點著。

“大雄同學,你沒事吧?”出木杉擋住了技安的攻擊。

“兒子倒的酒,特別好..好喝。”大助有點感觸...

“下來食飯啦,大雄。”依舊親切的玉子。

最後是一把熟悉的聲音 “是誰欺負大雄,我必不放過他!!!”

回憶纏繞著野比大雄...他早已淚流滿面: “你..你住口!!為什麼..你來幹甚麼!!甚麼也太遲了..我要做的都做了..我是不能回頭..你為什麼不早點出現..你為什麼不早點說..你現在要我寫後悔兩個字又有何用...?”

這個他哭得更慘: “你..你..又..又為什麼不..不早點來找我..不早點面對自己”

雪精靈一早用強風將野比大雄包圍..令他能在最清靜的情況下思想..眼見野比大雄的眼淚..她知道大雄快想通了...奈何她已在慢慢溶掉

“出木杉傑才...為何你就不能給我多一點點時間呢..?” 雪精靈感嘆


思想之內

野比大雄說: “因為我怕...”

他搭著野比大雄的膊頭: “現在不用怕了..”

野比大雄問: “為什麼..你的外型..就像小學時的我..但卻比我成熟又清楚..”

他笑了笑: “因為這才是最真正的野比 大雄..最純真,最善良..所以我就是你..”

野比大雄: “你就是我..”

他: “我是”

野比大雄: “野比大雄。”

他消失了....



是野比大雄回來了。

Music finish!!!!!!!!!!

野比張開雙眼,只見雪精靈快將被高溫完全溶掉,趕緊退出思想家,插入強人

雪精靈: “我們終於再見了..”

大雄流著淚: “我在啊...”

雪精靈: “逃..”

白雪總是從天而降,卻又無形消散。

“啊!!!!出木杉傑才!!!”野比大雄心中還殘留著的一分狠意在擴大

出木杉傑才不知當中故事,無辜地變了大壞人。

雪霜消散,冷不防就是一擊空氣槍,出木杉傑才避得快,差點就掛彩...

而其他隊員則發射了電光槍...

電光槍雖沒命中大雄,但爆炸力卻令大雄滾下斜坡。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6KYjytwr1w

turn on the music pls



大雄倒在地下...身上剩下的少量法寶也散於地面...

只見情侶傘與法寶測試機掉在同一位置...

測試機響著紅色的強光...

野比大雄雙手支撐著身體..陷入回想..

大雄: “咲子,記得我欠你一餐飯嗎...?現在去食吧。”

花賀咲子很嚮往有學識的人...所以對大雄心生好感...那懂拒絕...

她早被大雄拉走了...

大雄心中沒有猜測她的心意...因為他沒有認真對待這段感情...他純粹想得到花賀咲子的喜歡,的肉體...是否真心?他不介意...

不知何時,大雄手中多了一把傘...這是其法寶(情侶傘) (出自12卷 – 情侶傘: 作用:只要2人在傘下相處5分鐘,站左手邊的人就會愛上右手邊的人。)


花賀?子心感奇怪: “大好天氣...大雄你拎雨傘..?”

大雄早想到藉口: “怕曬傷你...女孩子內外的保護一樣重要”

花賀咲子心口暗喜...臉更紅

可惜5分鐘過後... 花賀?子並沒有異樣...大雄心想: “點解呢...完全不明白...但這些道具連殺人也沒有失誤...這時候更覺可靠...”

大雄已大膽進攻: “咲子...”

花賀?子沒有逃避大雄溫柔的目光,,

也沒有等待花賀的回覆,大雄的雙唇早已貼上花賀?子。

他再回想到咲子死時那刻

“她只是..我利用法寶(情況傘)去令她喜歡我的人...只是一個虛幻般的假象,假象般的感情...我不能讓她壞了大事...”

回想終止... “原來.. 情況傘..你一早就壞掉了嗎..?即是.. 花賀咲子從來都對我是真心的嗎..難怪..當初..這5分鐘你也沒有異樣..為何我這樣蠢...都說自己沒人會喜歡..到這麼好的女子出現了..我卻親手將她埋葬..”

作為大雄的第一個發生關係的女子...她對野比大雄真心的付出..成為了現在的這個野比 大雄..最後的洗滌。

“我很想珍惜妳...我很想念妳啊.. 咲子...”大雄哭得肝腸串斷...雙手不斷擊向地面...

這種聲音等同暴露自身的位置...出木杉傑才那會放過,挻身就去。

野比大雄早已傷心慾絕..心中充滿悔恨,卻沒法回復過來。他跳了出來,本能反應用空氣炮對準出木杉傑才...

與此同時,一把人聲叫住大雄 : “大雄!!不要啊!!” 是源 靜兒...

電光火石間,大雄的空氣炮被另一只空氣炮打落...
發炮的是剛剛趕到的野比小雄...

大雨沒有因為大戰而停下....

大雄坐在地上..昂首說了一句: “你的射術有我的遺傳啊...”

小雄低頭不語,他心中實在充滿矛盾。

手扣終於鎖在野比 大雄的手中...

出木杉傑才經歷了大大小小的衝擊..昔日的驕縱早已洗淨得一乾二淨。

他沒有再奚落..他不想憎恨再無止境的擴張下去...他只是說: “野比大雄..你被拘捕了..涉及多項巔覆時空,不正當使用法寶,謀殺及傷人罪...”

野比大雄沒有在意他的說話..只望向靜兒的方向。

“妳還好嗎?” 多麼簡單的說話..卻又多麼難之開口

靜兒哭得嗚咽: “我原諒你了..你還是這個我喜歡的大雄..我感受到..你..之前是想錯了..你明白了..你回來了..”

大雄沒有顏面面對靜兒: “我對..對不起你..”大雄回想自己的行為..感到很羞愧。

靜兒沒有停下淚水...卻又說不出話來。

此時...叮嚀也到達了..只見她帶同一件物件到來...教大家都好生意外。

大雄看著叮嚀,淚流難之..因為..

“叮噹...我都令你滿是塵埃了...”他在回想..他在後悔..

所有所有..都源於這個念頭...

“這傢伙的尾巴是其開關總制...只要我熄左佢,,佢個4次元8寶袋就可以比我隨心所用...反正我都係一事無成嫁啦...我唯一可以改變依個世界的機會...其實.依幾年,,我都有依種念頭...哈哈哈哈” 陰深的笑聲配上了狡詐的動作

叮嚀稍前的時間就是借巡警的力量..找尋回她的哥哥..叮噹。

叮嚀沒有怪責大雄..她依然為這結局感到心傷..: “大雄..哥哥沒事..只是略加修理..就可以開動...不要再加重自己的責任了..好嗎..看到你..我很心痛..但我知..你比我們都更痛..”

這種大義..令大雄更加慚愧..只能以淚水與雨水蔽住自己的目光..他..傷心的目光..

“叮..叮嚀.可否答應我一件事..”大雄忍住情緒..吐出一句話。

叮嚀: “是...?”

大雄淡淡的說: “開動叮噹之前..清除他的記憶。”

叮嚀有點錯愕: “為..為什麼..?”

大雄說得堅決: “不要讓叮噹受苦好嗎...這種被至親出賣的感覺..是用一生都不能消除的陰影...像媽媽一樣被我迫至絕路..我不想再見到了..而..而且..我不想叮噹知道..自己花了半生..竟培育出如此沒用的人..不單對社會冇用....更對社會有害...喪心病狂的罪人.....不要讓他受這種苦...我只想讓自己保留著與叮噹的所有回憶..快樂的回憶..而我這個人不存在在叮噹的記憶中更好...讓他忘卻我的所有..不要太再傷心了..至少他不知道是我.. 將他關掉..放棄了他。”

叮嚀聽得心酸..卻明白叮噹知道一切的傷痛必比自己高出很多..連在旁的小雄也有心如刀割的感受..

“好..我應承你..大雄”叮嚀無奈地答應了。

大雄含淚道謝..轉個頭望向出木杉傑才: “接下來辛苦了。”

出木杉傑才點了點頭..他的同僚都被大雄所殺害..縱然他知大雄已知錯..卻難之原諒他..但底裡也對剛才大雄的話有點動容...

Music finish!!!

出木杉傑才沒看見英才..心中有點失落..最後他對野比小雄說: “謝謝你..剛才不是你幫忙..總之謝謝..”

野比小雄說: “這也是我曾爺爺犯的錯...也未知隊長的名字。”

出木杉傑才細聲的在他耳邊說: “出木杉傑才”

野比小雄見出木杉傑才望向靜兒..大底都估到了..

巡警們開啟時光通道..是要帶同野比 大雄到時空法庭受審了..

靜兒知道再沒機會..按捺不住: “大雄!!!我會來探望你的!!我們再一起聊天..一起玩!!一起過生活!!好嗎?”

大雄回過頭..心中很感動..眼中閃爍著才許幸福的光芒..襯托著淚: “好..好啊..替我和出木杉..說聲對不起。”

靜兒點了頭..笑了..長久不見..發自內心的笑容...

隨著時空隧道的消失..野比大雄也笑了...

終於..在他們彼此心目中..對方最後的樣子..也是一個笑容。


待一齊都處理得7788時..小雄與叮嚀也帶著叮噹坐時光機回去...

小雄不禁問: “曾爺爺..會到甚麼地方...”

叮嚀此刻已修理不少地方: “經過審判後..應該會被囚禁在興建於遠古時代的時空監獄..入面都是這些誇時空的罪犯..大雄的罪不輕..看來..”

小雄不想再聽,故轉移話題..: “回到去..倒要搜尋一下這個出木杉傑才的資料。”

叮嚀好像早已察覺好一些事情: “不用了..在我們這個世界..未必存在出木杉傑才這個人...由你來到這裡時..很可能..這個平衡世界早已不是我們身處的那一個...即是說我們現在依照這條時光路線,是回去屬於我們的世界...

當你回去後...你曾爺爺依舊是立了墓碑,沉睡了,和藹可親的好人...”

小雄明白時空的複雜: “也好的...在我的世界..野比大雄依然是一個好人。”

時光通道上..他們默然的回去了...帶同叮噹。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C6utNzmvqA

pls trun on the music!!




離大雄被捕已差不多一個月...

大地上像是廢墟一般...傷亡數字還未明確..大家也明白..重建,需要一段長的時間...

在遠方的國度,一名戴著墨鏡,頭上長著短曲髮,五短身材的男人站在大地上, “副將...不要慢手慢腳了。很多地方還要重新規劃..還有..在這種時刻,讓外國的人幫忙救助吧...也是時候解放這個國家..和人民了.從我手中...”他說得有點體會。

副將大喜: “是..是!!!”

而回到日本...一片頹垣敗瓦之中...肅立著一堆墓碑..

“技安..阿福..明智,,前田與各位刑警與同學,你們安息吧,事實已告一段落了,我們都在你們保護下繼續活了下去...”源 靜兒與出木杉英才逐一擺放鮮花..

深深的鞠了躬。

他們坐在一些破爛的石橋上...只見出木杉沒有放過片刻時間,已拿起一些建築學的書本來看...

靜兒問他: “英才..你的理想不是當個醫生嗎..?”

出木杉英才溫柔的用右手擁著靜兒: “現在..世界上需要懂建築學的人比較多..我想為重建日本出一點力..而且..我現在的模樣是用不成醫生的了..” 他看著自己隨風飄揚的左邊衫袖..

出木杉英才的左手由於受傷過重..加上長時間得不到適當的治療..早前已接受切肢手術去阻止這些已壞死的細胞...

“妳會嫌棄我嗎?”出木杉英才微笑的望向靜兒

靜兒捉緊他的手: “當然不會啦..”

“倒是..倒是你..會不喜歡他嗎..” 靜兒低下頭..摸著自己的腹部。

出木杉英才站了起來: “妳是我的妻子..他是我的孩子,我會視為己出的!
我連名字也想好了..哈哈! 如果是男的,就叫出木杉雄才..雄字可以紀念他的生父,希望他可以遺傳到大雄獨特的善良本性。”

靜兒有點害羞: “你..你這是算求婚嗎..”

出木杉紅了臉..就只懂傻笑。

夕陽照射下...他們還是散發出希望的曙光。

Music finish!!!!!

而我們的主人翁-野比大雄..此刻也已被時空法庭認罪..前往時空監獄

“B52的罪犯,野比大雄前往F42獨立監房。”野比由機械人押送著

一旁的犯人也在熱烈討論這個 “新住客”

“依條友有?料到啊,聽講連未來巡警佢都殺左幾件”

“係咪咁猛料啊!!係我封佢做偶像啦..”

“哈哈哈哈哈.....”

判刑,旁人的冷嘲熱諷...對野比 大雄來說,都不重要了。

他沒有理會這些無謂的嘈音...

獨自步入自己的監房...

他心想: “這樣活著受苦...每天纏繞在後悔和痛苦之間..品嚐和細味自己的罪孽...比死更難堪...為什麼..未來不容許死刑..或者..這種無止境的懲罰更適合我..”

“神啊..謝謝你還給予我一個重生的機會..讓我解脫..時間差不多了。”

只見野比大雄從自己的皮膚組織中拿出一件細得肉眼看不見的東西..同時回想入獄前的事情。

“野比大雄,現在檢測你身上有沒有未來法寶...”

結果機器的嗚聲不斷..旁邊的巡警大為緊張,紛紛舉起槍指著野比大雄..

野比大雄雙手高舉..說: “是能力卡帶在我體內..”隨即拿出卡帶...

而機器就停止了嗚聲..


http://www.youtube.com/watch?v=jJqYjL4kia8


Turn on the music pls!!!



回想完結後,野比大雄看著這塵埃般的物件..有感而發: “是神蹟吧..又或是你現在體積太細,偵測不到吧..我知道,,上天還想給予我機會..去見我的老朋友..”

果然..不消一會..這東西慢慢變大,竟是(逃生圈)..

[如果限時內就出木杉傑才找到就死定了。但如果分身們能拖延到時間...勝利他是有所指望的。
當然...他還是有點不放心,,故用了一下“縮小電筒”去照射一樣物件。
之後,他就埋首的檢視道具..有時拿得心煩了,有些法寶就先掉在一旁,之後才整理並放回袋中。
當然,這段時間,出木杉傑才在盡最後努力...希望可以阻止真正的野比大雄。] 詳見21話


當然,一開始,野比大雄將它縮小隱身於身體內是另有用途..以防萬一..但隨著心境的變化..他早決定了用它去完成自己的最後一幕...

“一開始..將你縮小..就是知道在一段時間後,縮小光線會失去效用..你便能回復大小...(詳見大長篇) 萬一不幸被捉拿,也還有逃生之法..但現在我不用逃了..我是要面對...”大雄將(逃生圈)照在牆壁上...

天空再次呈現在大雄的前面..他閉上雙眼..享受著清風...他把頭伸出圈外..看著自己的監獄是興建在遠古時代的雲層之上..一看之下,,景色倒像一望無際..與地下的距離長得不能估量..

他享受著陽光..上半身隨左(逃生圈)離開這個回憶的監獄。

“失去了..之前的黑暗..失去了..”大雄感觸地說..眼睛的淚還是跑了出來..

他咀嚼著自由的感覺..同時看到了一些白雲飄過...

“雪精靈...妳來接我了嗎?”

“不只我啊,,你看..”

“大雄!!快點來啊!!技安的棒球隊沒了你如何成事啊!!”

“哈哈!!我地一齊去渡假啦!!係到我都有個私人小島啊”

“孩子..都叫你,快點來食飯啊,今天我們煮了漢堡。”

“哈哈,食完要替我槌背啊。”

大雄眼淚不停地流..: “技安..阿福..爸爸媽媽..你..你都沒怪我了嗎..好..好啊..我現在就來了...我來了。”

在大雄的眼中...他們都化成兒時的模樣,親切的笑容: “是啊,大雄。”

在監獄內...只看見野比大雄的雙腳...

漸漸..監房中..大雄的身影已經完全消失...

“鈴!!!鈴!!!鈴!!!鈴”

“鈴!!!鈴!!!鈴!!!鈴”

“有人使用法寶!!!快去查看是甚麼事!!”一名長官極著急..

一名獄卒到了大雄的監房: “報告長官..B52的野比大雄逃獄了...不..應..應該說是自殺了...”

Music finish!!!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P9iMcH6Udw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oqebDxbptM&feature=fvw

二選一..各有各好


鏡頭由監獄內...轉移至監獄外..再縮小至一個天空,擴闊至一個宇宙..在浩瀚的宇宙之中..經歷了黑洞..虫洞..時空空隙等不同的時光渠道...

我們來到了另一個平衡宇宙..在這麼..世界好像已失去了光芒..在火光熊熊的城市中心..站立著一個拿著潛水刀的野比大雄..地下滿佈出木材英才的殘肢..他已被肢解...野比大雄發出令人心寒的笑聲..也許,這個世界的野比大雄..能夠笑到最後。

鏡頭離開這陰深的世界...回想廣闊的太空...從不同的入口進入另一個平衡宇宙..

這個世界很平靜..很自然..

只見一名男子拿著電話在撥號 : “!!對不起啊!!我要遲一點點到啊!!哈哈,沒有下次了!!結婚那天我不遲到就是了!!哈哈,,說笑說笑..當然不敢啦,準老婆大人!”
這男子甜蜜的掛了線,電話上顯示 “與靜兒結束通話”。

這男子旁邊的一班朋友笑說: “大雄,真受不了你們,幸福死人啦!!”
“我好葡萄啊!!對人好點啊”
“你婚禮那天我會不斷打電話嘈醒你!哈哈!!”

這男子說: “哈哈.技安!阿福!出木杉,你們別取笑我吧!!不是你們硬要我陪你們來個下午荼,我那會遲到!!不跟你們說!我先走了!”

眾人揮手: “拜拜~”

這男子-野比大雄在跑著,他笑得很開心,他很滿足,他就像跑向自己的幸福似的...即使跑多久也不會疲倦...

鏡頭好像也有點欣慰...慢慢離開這個幸福之星..但它不會停下來..
因為大千宇宙,有數之不盡的平衡世界..每人下了一個不同的決定..就會產生不同的未來...每個平衡世界就像是一個個體...包藏著一個主角,他們都由相同的道,走向不同的路...在這故事中,大家也會將自己代入野比大雄之中..但這個野比大雄只代表著我的想法。人是獨特的,你們所希望的,所想像的野比大雄未必像故事中的一樣,但在某個平衡世界中必會找到。我們都是獨特的,都有自己的想法和決定。就像是不同世界中的野比 大雄。

我們都是獨立的,唯一的一個野比 大雄。

給作者留言以作鼓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