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 靜兒
一個動人的名字..但在這故事中,她的遭遇也算淒慘..
在故事中,她在前段沒太多戲唱...在後段則多與出木杉一起當個路人..
所以..大家最有印象也是她被侵犯的這一刻吧..
可惜的是,,她的內心戲還是比較少的..即是有,也不深入..
寫得最多應該就是 她與大雄的見面..這個眼神的接觸..
說到這裡....大家也談論過,有些人認為源 靜兒是喜歡大雄的..
這點我自己也有答案..我是設定了她”曾”喜歡大雄....但現時..她最上心的是出木杉..
那大雄在她心目中是甚麼呢?
答案是 “友達以上,戀人未滿”
我相信大部份人也經歷過這種關係...
他的確不是你的情人..你卻有些著緊..看他和異性相處會不快..卻找不到原因..

另一方面...要與他昇華至情人關係..卻又想卻步..
結果..彼此都隨時間淡化這種痛苦的關係...
這是在這篇故事中,,
野比大雄和源靜兒..悲慘的命運

前田
前田刑警,在大家心中,應該算是一個大配角。
到最後甚至化為“一隻背後靈”咁守護住明智
有時甚至會驚大家誤會他們存在 “基情”。
其實..一開始..我創作明智同前田,,兩位都是極高智力..不過明智主外,佢就主內...
可能係咁..他不大顯眼...而亦因為金田一的關係...
大家對明智有種 “智力極高”同鮮明的形象..
前田就更加比下去...
而且一篇短篇小說中..實在難以詳細刻劃所有角色
所以這個原本未必要死的前田...還是領了便當..
當然,他與明智的友情,是不容懷疑的..
而明智的未婚妻...也解釋了他們不是 “基頭成員”。

明智
不用懷疑,大家也沒有猜錯。
你們心中的明智和我心中所想的,是一模一樣,來自金田一的這位聰明警司。
當我決定創作一位警方角色,腦內就響起了他。
所以,不論姓名還是性格上他們也很吻合。
當然隨著劇情發展,他也顯示獨有一面,例如這種高傲和輕敵心態。
原來,他並不是一個需要死亡的角色。但創作一個故事,往往有很多一剎那間的
點子,明智就是因為這個點子,赴了黃泉。
但相信大家也不會有太大反對,畢竟他的犧牲有著很大的價值。

岡田武
他在原注漫畫中,總是擁有一種領導權,是一位 “大哥大”。
在這小說,卻成為最無力的人。大家可以感受到,作為技安,這種經歷只能用
“無可奈何”來形容。不順眼的大雄表現突飛猛進;好友阿福,安雄死於非命;
率領其他朋友攻擊大雄卻全滅;在大雄逍遙法外的時候自己卻要乖乖養傷。
於全小說中,他的內心理應複雜無比..一個習慣擁有力量的人卻無能為力..
咬牙切齒又無可作為。他的悲慘在於內心多於表面-一種矛盾感。
文中最後形容他為一個“心中沒有地圖,只有目的地的怒漢”也突出了這種混亂
的心境。對朋友死去的責任感和對大雄改變的愧疚,很多人認為技安的目的地就是找到大雄,將其殺掉。
事實上不是...找到大雄是對的,他不能放棄為朋友報仇。但殺掉大雄,他也是做不到,他的內心認為自己需要為大雄的黑化負上責任。
所以他早就希望找到大雄後被大雄所殺。盡了報仇的全力也可以釋放大雄的怨氣。
可惜最後他還是為了保護靜兒意外喪命。
隨水而逝。

出木杉英才
被讀者罵得最凶的一個,也是本人認為全書中最慘情的一個。
因為不論故事內外,他也被折磨得體無完膚。
故事內姑且不說,故事外基本上也被九成讀者所恨。其中要求他死亡的留言更是不計其數。
原本..出木杉英才的戲份很重..也比現時威風得多..
但群眾壓力這東西很可愛..即使像我固執的人..也被逼使改變..
出木杉英才的表演機會大部分配到明智和前田的身上。
幸好出來的效果也是出乎意料的好,算得上塞翁失馬。
雖然有一部分讀者對出木杉的倖存感到不滿。但細想他於故事的經歷:
被嫁禍殺人; 成為殺人犯,名譽掃地; 逃出警視廳,親眼看著愛人被強暴; 受五十六種苦難; 斷臂,成為殘廢; 即使與愛人結合,但兒子的爸卻是大雄。
若我是出木杉..我覺得早點死掉倒來得爽快!
說回現實,小時候我也很討厭出木杉。可能我也很代入自己為大雄,出木杉很全能正義實在“過份”得沒話說。但長大了回頭望,事實上他一件壞事錯事也沒有幹過。
出木杉唯一的罪就是完美。我們的憎恨即是一種嫉妒。

出木杉傑才
如果大家有仔細留意故事也知道他的身世。
即使到了結局,他依然為流著出木杉家的血而自豪。
但命運作弄人,他卻正正是野比大雄的後裔,可幸是他還沒有知這個事實。
有很多伏筆是頗即興的,只是這個“出木杉傑才是野比大雄的曾孫”的伏筆,是我由第一話留至最後一話才爆發。
出木杉傑才一出場時我曾形容他為“一名不算俊男...卻英氣十足的男子。”其實也是暗示他非出木杉系。出木杉的子孫我想相貌應不錯的。
另外他性格上缺點-驕傲,輕敵也是大雄的通病。
重要的是,出木杉傑才帶出的是因果。
大雄強暴了靜兒,於是有了出木杉雄才,再下兩代即是傑才。而大雄最後就是毀於自己的曾孫-傑才的手上。
如果大雄當時沒有這種惡念,就未必出現出木杉雄才,也不會有傑才。當然可能還有其他人阻止他。
但被自己親手散播的種子所逼至絕路,對大雄來說是最諷刺的結局。
其實在傑才身上有一個很好的問題值得大家思考-如果某一刻傑才知道自己是大雄的曾孫,他的反應會如何?
這是一個顛覆他價值觀和存在感的問題,也許他會成為未來世界的野比大雄。
這個問題,還是留給讀者,心中必然有一個答案。
小雄與叮嚀
故事中雖然戲份不多,能力不強,卻是扭轉形勢的關鍵人物。
叮嚀通知了未來警察,救回出木杉; 小雄與大雄的幾次槍戰。
他們的性格都忠於原注,特別的是小雄心理上的少許鬥爭。
另外就是傑才與小雄的對比。
基本上,照理論傑才的身份就等如小雄。
有樣東西需要說明就是故事中我說小雄是大雄的曾孫。其實坊間都很多不同說法。最多人所說的是他是大雄的曾孫的曾孫。
可能漫畫覺得太累贅所以多為只釋作“曾祖父”。
不過相信這個問題也不會影響劇情,最壞打算只是給傑才創作多兩位祖先吧,哈哈。所以還是設定為“曾祖父”方便表達。

野比大雄
創作故事中的野比大雄基於兩點: 善良的人不一定可以善良一生; 神喜歡變壞的好人。
很耐之前看過一篇張系國的散文,內裡提及了人類大致可以分成三種類; 好人,壞人,最後就是不好也不壞。
好人會變成壞人。

壞人會變成好人。

不好不壞的人呢?他還是不好也不壞..這就是第三種人的悲哀。
神會因為好人變成壞人而感到悲哀,畢竟他曾是一個好人。念在這一點,他死後也還有求情的可能,免去地獄之苦。
壞人呢? 這種人是神最感興趣。他們一直作姦犯科,但那怕只是一刻浪子回頭,也可以輕易感動上天,直上天堂。
不好不壞的人呢? 由生到死也是注定難之受到神的目光。就像那些你已忘記了,連名字也說不出的小學同學。
我也許就是一種不好不壞的人,不是徹底地好,卻不能壞透頂。
野比大雄即是由徹底地好變成徹底地壞。
他的思想由極端轉變到另一個極端。
也說得上是一個童話的破滅,小時候手持“叮噹”在看,總是覺得這世界滿簡單的,善良的人擠滿了街,多大的難題總會解決。
小說中的大雄即表現了現實的殘酷,人不會如此如意,社會也不是慈善機構。
在各方的壓力和自身的悲觀,成就了野比大雄。
一個逼著幹盡壞事的人,故意中大家會明白大雄很多時間都在強迫接受自己的行為。做一百個借口去支持自己。
迷失在內心與現實之中。
說實在他的心一直在煎熬他,你可以想像一個心地好的人不斷逼自己進行故事情節,是如何的難受。
他每一刻都可以流淚,他每次大笑都是為了藏著哭泣。
是他的錯?社會的錯?人的錯?其實沒有定界。
只是多種因素的交集。
幸好,到了最後,我們熟悉的“喊包”大雄還是回來了,他帶著純潔的心靈與雲層結合,微笑地匯合他的朋友。

給作者留言以作鼓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