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去旺角那邊買了一頂帽子,一頂黑色的鴨舌帽。在“鴨舌”之上有一個外白紅中內黑的一個圖案。圖案上赫赫寫著“天才”二字。不消片刻我便把它買了回來。這種奇怪的東西我是最喜歡的了,例如印著一些文字的衣服,像是“我很單純”“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jack.chan.165033”之類,大概都是要用他們來讓人們知道我怎麼怎麼樣,就像我很想他們知道我是天才一樣。
    我覺得自己是一個天才,我兩歲就會說話了,然後三歲就會了寫字。上小三的時候成績特別好,而且從來不做功課,老師也沒有說什麼,畢竟那些不聰明的人做功課才叫上進,天才做功課那叫多餘。
    於是我前十年的人生就過了。
    第十一年頭是我人生中最受挫的時刻了——我猛然發現我不是天才。
    不知道為什麼,那些平時信手拈來的課文忽然變成了天魔梵音。我很奇怪,因為離小三也就一個暑假的事,怎麼一個暑假之後整個世界都不同了呢?書本上的東西好像不屬於我所認知的世界一般,每一次我吃力地抓住它們,他們總是能輕易的逃脫,跑得比西方記者還快。我開始有點害怕,於是我放棄了以前輕蔑的態度,開始認真的聽講做功課,向這隻叫知識的小東西表現我的誠意。然而那些不聰明的人做功課才叫上進,廢材做功課那叫多餘。這一切好像都已經太晚了,我在絕望之餘也帶著理解,這件事處在意料之外卻在情理之中,難道臨時抱佛腳還能留得住佛心嗎?
    我想這就是江郎才盡吧,想那個姓江的的心情大概跟我一樣,只是我好像比他要慘上一些。我甚至配不上這個成語,我應該屬於只會蹬人技窮黔驢,我本來就是廢材。
    真酸,太酸了。
    我買了這頂天才帽子之後一直沒敢戴上,因為看見天才那兩個字,我總會想起那可笑可歎的瞬間。俗話說得好:“冇咁大個頭咪戴咁大頂帽”。為什麼我要去買這頂大帽子呢?這不是自取其辱麼?
    十多年來一直都比不上別人,心裡總是有些不平衡的。我管這種行為叫自嘲,嘲諷自己快樂別人讓自己也笑起來,便是我一直過得生活。記得有一次我的朋友問我為什麼你講的笑話那麼好笑,我沒有情緒的說因為我就是個笑話。
    我就是一個笑話。


    就是一個笑話。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