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亦不過為了求存

“HI,Im Mystique”
 
“Hi”
“Hi”
“Hi”
“Hi”
 
隨著螢幕中的對話浮現不斷,手機亦在手中震動連連。
 
叮噹…
 
“接客先,等陣再傾"
 
把手機隨意的放到床頭,不情不願的離開屬於我的角落。粉紅色的燈光照射到房間中的每個旮旯,令整個房間都顯得淫穢。不過在我眼中,這種靡爛的顏色只代表著腐臭與污垢,就如同我的人生。
 
當赤腳接觸到冰冷的地板,一股突如其來的寒氣從腳心鑽上腦袋,使我情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冷顫。乘著冷顫所帶來的些許清醒提步走到門前,映進眼中的是一具雪白玲瓏的身軀。一身黑色薄紗連身吊帶睡裙,露出雪藕般的玉臂以及半對滑嫩的乳球,短得差點遮掩不了屁股的裙擺下有一對令人很想捧到手中玩弄的白滑長腿。
 
在大門裝上鏡子是我一個恩客的主意,他說這樣可以讓我常常欣賞自己這誘人的藝術品。其實他跟我都知道這不過是為滿足他的奇怪性癖而設,只是大家都知而不宣。反正裝鏡子的錢是他出的,而更重要的是,他出手非常大方慷慨。所以對此我自然不會有怨言。聽說這還在這一行業之中形成了一股潮流。
 
在鏡子前略略的整理一下衣裝過後我便把門拉開,心中不禁嘆一口氣。一個滿肚腸肥的地中海大叔立在門後等待,一身名貴的西裝在他龐大的身體上顯得不倫不類。儘管他很努力的控制自己想使自己看起來比較冷靜,可是我還是可以從他的瞳孔中看到那難以壓抑的慾火,彷彿要把我徹底焚毁般。
 
雖說我這工作是注定玉臂千人枕,朱唇萬客嚐,可是不同的恩客自然還是有三六九等之分。而面前的中年大叔即便未到九流,亦不過是七八流。這個年紀的人都早成家立室,所有收入積蓄都被家中母老虎把持在手,連嫖的本錢都要小心翼翼的藏好。看似滿身名貴衣著,但出手必定不會太豪爽,而且還要求諸多,狠不得可以花百元得萬元服務。
 
就算心裡再多的蔑視,亦不會擺到臉上讓客人看到,反而要盡力的滿足每一個客人。這是職業操守,同時亦是我口碑良好的原因,每一個來光顧我的客人都會盡興而歸。面對這種急色的中年男人,最好的方法便是裝作高傲冷漠,好好的激起他們心中征服慾望,讓他們把心中壓抑已久的戾氣抒發出來。
 
我花了一秒觀察他之後便決定了應對方法,因此我拉開門口沒有跟他交談便轉過頭去,途中更用冷眼瞥了他一眼。我肯定他一定正目不轉睛的盯著我的長腿,以及隨著我步伐而左右搖擺的豐臀。
 
“入嚟啦!”我聲線冰冷的說道。
 
“哦…..哦哦”中年男人關上門後急步的走進房間。
 
坐於床邊的我慢慢翹起美腿開始晃動,中年男人的眼球亦跟著我的動作而轉動。
 
這個畫面實在太好笑。
 
“全套?時鐘?"言簡意賅。
 
“全套!"話還沒落下他就迫不及待的脫衣服。
 
我雙膝跪在中年男人面前,他的內褲隆起了一個明顯的形狀,想來是已經勃起了。再慢慢把內褲拉下,不長也不短的肉棒彈到我的臉蛋上,一股濃郁的男人氣味亦隨之而來。
 
往上看了一眼中年男人的臉,他已經無法再繼續控制自己臉部的表情。只見他通紅的臉上咧開了一個大大的淫蕩的笑容,噁心而且令人生厭宛如小說當中被魔鬼所迷惑而失去理智的人。
 
這麼說,我是魔鬼嗎?隨便了,我不在乎。
 
冷冰的玉手握上熱得冒煙的肉棒,冷與熱在緊貼的空間之中互相傳導,直至找到他們的平衡點。修長的手指包圍肉棒不斷上下套弄,肉棒變得更加硬挺,甚至再膨脹幾分。
 
套弄了幾下,我張開口把外露的龜頭含住,舌頭來回的舔動他的龜頭,並且用力的吸吮。雙手亦沒有閒掉,一隻繼續套弄沒有含到的地方,另一隻手則搓揉著他的睪丸。
 
忽然中年男人用力的抓住我的頭,其用力程度甚至令人發痛。然後不停的往喉嚨中抽插,喉嚨被異物入侵的不適感使我眼角出現點點淚水,為了應付他的攻擊我只好盡量放鬆喉嚨。
 
很快,中年男人發出陣陣低吼。富有經驗的我知道這是快要射精的先兆,因此舌頭不停在肉棒底下撩動,同時更落力的吸吮。不過數秒,他就在我口中爆發了。噴射而出的數股熱流我亦一一吞下。
 
“果然係行內首屈一指嘅Mystique,只係單單口技就已經令我覺得值回票價"中年男人喘著氣的說話,不過他的陰莖仍未軟掉,反而是半硬的狀態,這令我有點愕然。
 
“哈哈,我今日有備而來架,特登食咗藥先過嚟幫襯你架”中年男人看穿我的疑惑,特意開口解釋。
 
“原來係食藥,我仲以為你真係咁勁。”我嘴角掛上一絲不屑。
 
他沾沾自喜的臉色突然一黑,然後又開口:“唔好講咁多啦,等我幫你都舒服下啦”
 
薄紗睡裙從我的身上滑落到腳邊,此刻我的身上再無寸縷。雪白光滑的皮膚,粉色的乳頭猶如櫻桃般可口,酥胸更是堅挺得違反地心吸力。再往下看去,盈盈可握的小蠻腰沒有一絲贅肉,相連結實豐滿的翹臀以及筆直又富有線條的長腿。
 
玲瓏有致,豐乳肥臀。
 
我非常清楚自己這副近乎完美的身體多麼使人著迷,甚至著魔。
 
中年男人的呼吸變得急促,迫不及待的撲到我身上。看著他那如熊一般的身型,有那麼一刻我怕他會把我壓傷。我輕巧的轉身避開他的進攻,再順勢坐到床上。
 
小巧的腳輕輕踩到中年男人的胸口上挑逗。果不其然,他迅速的捉住我的長腿,雙手由小腿輕撫至大腿。來回數次過後再撫上渾圓的屁股,用力的搓揉使我不禁嬌喘一聲。
 
趁我分神之際,他猛然的把我雙腿分開,探頭到我那神秘的地方去。靈巧的舌頭在狹窄的陰道中遊走探索,一股股強烈的刺激從陰道直衝大腦,同時源源不絕的溪水亦流不停。
 
他帶著滿臉水漬抬起頭來盯著我,淫笑道:“好濕喎,睇嚟你都好想要”
 
我轉過臉沒有跟他對視,他見狀更加興奮。急急的爬起來戴上安全套,早己重新振作的肉棒在玉門前準備就緒。
 
“嗯!”我強忍著被插入所帶來的刺激,努力不發出太大的聲音。不過看來用處不大,仍然被中年男人聽見了,他變得更加興奮。
 
陰道的嫩肉不斷隨著肉棒的抽插而翻卷,愛液跟著每一次動作而飛濺,很快便把床單打濕。他猛烈的攻勢使我滿身顫抖,雪白的大腿在抽搐,乳房一下一下的搖擺不定。
 
中年男人改用九淺一深的方法,同時雙手攀上我的高隆的乳房,時重時輕的揉捏著:“舒服咪叫出聲囉,唔使忍住忍住喎。你愈係咁樣我愈興奮啊,哈哈哈”
 
我沒有空閒觀看他的嘴臉,不過單是聽到他下流的聲音就知道此刻臉上必定掛著淫賤的笑容。可以把一個對自己不屑一顧的冷面美人騎在身下是一件令所有男人都會興奮的美事,看著她皺著眉撇著嘴的承受自己每一下攻勢,明明很想發出聲音卻又偏要顧全面子,當中的帶來的征服感對男人就如毒品般使人沉迷。
 
“啊”中年男人捏著我的乳頭,使我的之前堅持終於失守。
 
“嗯…嗯嗯.... 嗯”混著鼻音模糊的氣音進一步挑逗著中年男人的慾望,他的攻勢明顯變得更力猛烈。恥骨激烈的碰撞,陰毛不停糾纏再分開然後逐漸被打濕,兩人的身體在發熱。肉棒抽離陰道時制迼的空虛感,在下一刻馬上又被填滿。濕潤溫熱的嫩肉緊緊包裹著肉棒,不停收緊蠕動。
 
原先在乳房上愛撫的雙手猛然收緊,軟柔的乳肉從指隙之間漏出,痛感與快感同時湧上我放空的腦袋,再從我的喉嚨衝口而出:“啊…啊…啊啊…用力啲啊用力啲啊”
 
得到我的指令,中年男人僅存的理智馬上被慾火所吞噬,化身成一隻發狂的野獸。除了搖動他的熊腰之外,他腦海中再沒有其他念頭。他雙眼通紅的盯著身下的我,雙手扶著我的腰發起最後的進攻。
 
“我要屌死你!我要屌死你!”口中不斷重覆著同一句說話,粗暴的做起活塞運動。我亦抬起腰轉動臀部配合他搖動的幅度。恥骨所受到的衝撃與陰道被強勁摩擦的刺激一同傳到子宮裡,帶起我不自禁的痙攣,整個人像樹熊般緊緊的抱住中年男人滿身大汗的身體,指甲在他背後深深的撓出血痕。
 

 
伴著中年男人的一聲低吼,我清楚感受到他身體傳來的顫抖,以及陰道中肉棒的抖動。同時我的身體亦如被電流通過般輕顫痙攣,下體的淫水更是直流不停。大概數秒過後,我們鬆開了彼此,各自各的癱軟在床上喘氣.....
 
“我會再嚟架,拜拜”穿戴整齊的中年男人在門外向我揮手道別。
 
不,我希望你不要再來。你那油膩的身軀令我感到反胃,我多怕跟你做愛的時候會被你壓死。
 
關起門送走中年男人後我馬上去沖洗我的身體,這應該是每一個工作者的習慣吧。只是即便洗得了身體上的污穢,又如何潔淨得了心靈上的混濁。從事這行業的,沒有多少個是被逼的,都是貪圖方便錢的髒人。
 
又如何?
 
笑貧不笑娼是這世界的規矩,而且我不能窮,我身上的重擔使我不能窮。
 
算一算日子,應該也差不多了。
 
在經過日曆時我特意停下看一眼,又到了這個月的最後一天了。
 
「8月31 日」

----------
若喜歡我的文字,不妨到我的專頁讚好,會有詩、小說、散文及社評供閱
https://www.facebook.com/hugthatgray/?ref=bookmarks
 

相關文章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