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三十三歲的成皇志,陷進了倫敦金騙局,不但欠下巨債,還失業,他去了金銀業貿易協會、又找了區議員及到警署報案,但無人可以幫到他。 就在他陷入人生最低潮的時候,他參加了中四班的舊同學聚會,席中大部分的舊同學已經事業有成,成家立室。與別人的幸福對照,讓他更感沮喪,離席時,他在街上,遇見了中四時的初戀情人管佳莉,可是管佳莉已成為了醫生太太,還誕下了一名女兒,對他視若無睹。 欠下巨債的成皇志想到自己一生已經玩完,於是他錄下了兩段遺言: 「點解?究竟我做錯啲乜?人地輕易而舉就可以得到幸福快樂,我就成世人做咩都唔成功,我有努力讀書,但點解入唔到大學?我好畀心機做野,ot、公眾假期返工、公司需要我嘅時候,我都無托手睜,但點解無向上流嘅機會?點解我鍾意一個女人等佢十幾年,最後遇到,一句野都唔同我講?仲有day,點解我咁信你,你居然咁害我?你害我要跳樓,害我老母白頭人送黑頭人,就算我死咗,我都會變成厲鬼,要你血債血償,家破人亡!」 錄完了滿是怨恨及憎惡的遺書後,我淚流滿面地對家人作出最後的道別,哽咽道:「媽…阿志啊!我對你唔住,我輸晒啲錢,仲差人幾十萬,不過你唔洗擔心,我死咗,唔會攪到妳,仲有我買咗保險,我死咗你地會有三十萬美金,唔好洗錢同我攪咩法事,啲心肝脾肺腎,有咩啱用就捐晒佢啦!阿興,阿哥走咗之後,你要生性,阿媽得番你,你要睇住佢,啲保險金,你攞去買樓又好、做生意又好,快啲結婚畀孫阿媽抱啦!仲有我好耐無見過老豆,唔再憎佢,如果你得閒就多啲探佢啦!我成世人,做咩都失敗,唔識做人個仔,唔識做人大佬,我…唔,最後,我想講,我愛你地…」 我不敢正視這個世界,那我便倒後行向天台邊緣,在十多步的距離,我想到了很多往事,都是苦多樂少,原來我的人生,真的沒有什麼值得留戀。 人活到這樣,有何意思? 一念及此,我已經踏出了天台,昂視著最後的月色,向殘忍又不公的祂投以一個怨憤、憎恨的眼神。 耳際生風,因地心吸力的關係急速下墜,我伸出了手,並不是我對這世界再有留戀,而是昂然地對這個我活了三十三年的地方作出道別。 別了,我很累,我要離開了。 為什麼我會活得這樣失敗? 如果一切可以重頭來過的話,我一定會活得更好。 當他從天台躍下,醒來居然回到了1998年,他能否善用預知十八年的大小事此一優勢,把過去所犯的錯,統統糾正,改變自己悲慘的命運…

章節

相關文章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