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這是男男的愛愛小說,基督徒請迴避]]]

一直都不知道荷蘭的天氣是怎麼樣,也許是因為我不留意身邊的事物...其實不單只是事物,就連在我身邊的人,我也沒多留意,因此我才會失去了小然。八月的天氣於荷蘭機場上,我受著邀請而前來...

「亦迦!」小然精神奕奕的跑向我,仍是那麼可愛的模樣,像是最初我們的相識。

「小然,謝謝你來接我!」我笑,難得地控制了內心的悸動,很想抱住他。可惜在他身後的那個人絕不允許吧?

「走吧!」聲音有點急促也有點嘔氣的是黎,是我可愛的「弟弟」。

小然對我燦爛的笑,毫不尷尬的跟我熱烈相擁,仍是那一臉稚氣。誰又知道這一張漂亮的臉已經登上國際知名的模特兒行列?已經四年了!這四年來,是心安定了下來還是什麼原因?在小然身上的光茫愈見明顯。短短四年的光景,小然用行動証明了自己想當模特兒的決心。

在車內,黎一直皺著眉頭駕駛,而我跟小然在後排舒適的坐著。小然一直都很興奮的跟我說話,一會兒介紹荷蘭名勝、一會兒又談到自己的近況,更多的是關於他模特兒的工作。

「亦迦,你說我應不應該當這個牌子的代言人啊?」自那腦部手術之後,小然說話明顯比以前不清,但那也顯得他出奇的可愛。

「這個牌子,要出席很多記者會、慶祝會,而且一簽約就要為他們拍攝兩個電視廣告,形象又不能轉變...限制也算是很嚴的。」我啄磨著小然給我的文件。

「對!我考慮了很久,因為限制挺嚴,只不過他們的電視廣告是整年都播放!」不經意的,我聞到由小然身上發出的味道,是黎慣用的古龍水。

心忽然的被刺了一下,不動聲色的說:「納斯呢?他有沒有給你什麼意見?」

「啊!對了!」小然像是想起什麼東西很興奮的說:「納斯他叫我不要做這牌子的代言人!」

「嗯?」耐心的等待小然示意。一個大大的笑容在小然臉上擴散,我真不知道人可以有那麼多變化的快樂表情。

「納斯也說他們的條件太苛刻,他會先去跟他們再談一下,要是他們不讓步就回絕。之後再跟記者發放消息,說這會讓我的知名度提高。」說到最後,小然的眼睛也成了彎月形的。

「你...為什麼那麼高興?」衝口而出的說話,幾乎要讓我失態。原本我並不想這樣說,只是我真的很想知道,是什麼讓小然笑得那麼的燦爛。

「沒有什麼。」小然臉紅了一紅想了想,不太好意思的說:「因為這樣令我覺得很漸近你!」

「到了!」有點咬牙切齒的聲音自黎口中發出。看看車外,已經到了白蘭度烈家族在荷蘭經營的一間酒店。

「下車吧!」我輕輕的拍了拍小然的大腿,得到的是小然的笑容以及黎的怒容。坦白說,我很感激黎及時的到步,否則我很可能會去吻小然。只是我很明白小然再也不是我可以隨便觸碰的人。

「亦迦,很久不見了。」簡單的一句說話,就看見納斯在酒店大門前等待我們。

納斯跟我自小相識,後來又跟在我身邊工作了五年半,是我讓他當小然的經理人。很奇怪,這個跟我同齡的冷臉男子,莫名地讓我感到安心,我很信任他,莫名其妙的相信他。

因此在我要他當小然的經理人之時,我心內很有掙扎。如今,我知道當年我的決定是對的。納斯看來生活得很好,而且我知道他比較喜歡處理模特兒的事多於其他商業範疇。

「很久不見了!」我跟納斯互相握了一下手:「你的決定是對的!納斯!」我指的是小然剛在車上跟我說的代言人問題。納斯明顯了解我的意思,向我點了點頭,嘴巴淡淡的向上揚。只是,很快又恢復那冷冰冰的感覺。

「亦迦,你肚子餓嗎?」小然從見我開始就有意無意的忽略黎的存在,不知道怎的,這令我很想笑也有點...窩心。

「有一點,行李先送上房,我們到餐廳吃點什麼吧。」摸了摸小然的頭,他的頭髮還是軟軟的、輕輕的。

「好的!」小然向我滿足的笑,轉過臉忽然兇兇的對著黎說:「拿行李上去!」然後就拉著我的手進餐廳。

「小然,發生什麼事了?黎欺負了你嗎?」在酒店的VIP咖啡廳內,我忍不住問。

小然在我心中的位置是非常特別,雖然成不了情人,但我想保護他。而且要放下一個曾經可以進駐你內心的人,我想用一輩子的時間也忘不了。

「沒什麼。」看見小然有點落寞的神情,彷彿之前的快樂以及笑容都是虛構出來的。

「小然!」下意識的伸手去握他的手。

「亦迦...」有點不知所措的,小然躲開了我的手。

「對不起,我...」咖啡的味道變得苦澀,不是情人,連碰一下手也不被准許。

「對不起!」小然說:「是我向你說『對不起』才對!因為我...利用你來氣黎...」

「我知道。」從收到了小然給我的電話就知道。

雖然我們不多不少也有保持一定的連繫,但多是用電郵,突然的收到小然給我打電話,還叫我來荷蘭,我多多少少都猜出事情並非只有想跟我旅行那麼的簡單。小然垂下頭,手指一直磨擦他無名指上的銀戒,我知道那是黎送他的戒指。「是不是因為這個?」我輕輕的拉著他的手,這次他沒有逃開。

「他不肯跟我結婚。」像是得不到心愛的玩具一樣,小然整個臉孔都有淡淡的憂愁以及委屈。

「戒指的意思就是:『套著你,套著我』。」我眼睛盯著那小小的銀戒,銀光耀目得令我眼睛生痛。「有戒指就足夠了。」

相關文章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