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坐在西餐廳,靜靜地凝視窗外的行人。又想起當初想當作家的夢想,以及中學畢業那時面對現實的那過去的我。如果現在跟他說我想追夢的話他會有什麼反應呢?阿祖曾經問我是否為了逃避現實才突然想追回那些年的夢想。

「傻啦,我上左大學之後一直keep住有作文,只不過我唔覺得個啲文足夠令讀者認同我。我唔係想逃避現實,只係想喺不得不面對現實之前,試多一次做自己真正想做嘅事,唔想做社會期望我成為嘅人,而係我自己所期望自己會係點嘅人。」

阿祖聽畢之後沒有說話,只是拍一拍我肩膀,然後通過入閘機,慢慢消失在我視線之中。   

我拉開手機瀏覽著講故台,一個我很少瀏覽的討論區,看著一個個帖文,有些叫好叫座,有些卻無人問津。到底怎樣才是好的故事,才能吸引讀者的注意和垂青呢?

「好耐冇見,高烙然!」他的聲音把我的注意力從手機中喚醒過來。我站起輕輕抱了他一下,然後準備點餐。



「咪住,你畀少少時間我,我有啲好重要嘅嘢未做。」他氣吁吁的坐下,然後從他隨身的公事包拿出一部電腦,手指在鍵盤上「噠噠噠」的舞蹈起來。

「唔係啩,話晒三年幾冇見,一見就成個毒撚咁拎起部電腦係到打打打,公司有嘢未搞掂咩?」我笑笑,心想這個人真是個工作狂。

「我應承左今晚八點前先出到文啊,但我仲差幾百字先寫完今日出文嘅份量,你肚餓的話你叫嘢食先啦,唔使等我。」寫文章?我注意力又轉向畫面上的講故台,忽然瞥見一個熟悉的名字。

「乜有人真係會用真名上討論區㗎咩,傅凱瑞?」

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名為《等我試下用時空旅行查案先》的帖文,作者正正是傅凱瑞。



「你理得我?你有睇咩,有冇咩意見可以畀返我?」我搖一搖頭,然後趁他在埋頭苦幹之際一字一字的閱讀他所寫的故事。       
我叫時仁,唔瞞大家,我係一個時空旅行者。

你地成日話咩整個時光機去隊冧自己老豆睇下自己會唔會收皮,我就真係去左試下隊冧我老豆,我真係試過。細節唔記得咗,因為每次我去完其他嘅時空返嚟我就會唔記得嗰陣嘅記憶。至於點解我知我有去隊冧我老豆?因為我老豆冇死到,嗰日仲打到我屎忽開花。

因為我係時空旅行者,我曾經諗過點樣好好利用我嘅能力。我試過去搵返過去嘅自己,同佢講下期六合彩Number係啲咩,但次次返返現在,個銀行戶口都係得$124.5,到嗰一刻我先發現,時間真係未必只係一條直線,或者可以理解為其中一個事實係時間線嘅收束點,無論點改變過去,或者想跳去另一個平行時空嘅分支,到最後都會殊途同歸去到同一個時間收束點。

簡單啲嚟講,即係我就算點提以前嘅我,總會有突發嘅事令過去嘅我買唔到六合彩,我只能夠繼續踏踏實實做人。

雖然我改變唔到過去所導致嘅現在,但我可以由返返過去到改變現在,即係改變到未來。



你可能會話,你講左自己去時空旅行會失憶㗎喎,咁你點知過去發生咩事。你都白癡嘅,用部電話記低佢咪得囉!       
我看完第一章後忍不住大笑,傅凱瑞望一了我一眼,似笑非笑地說:「你睇落去你就笑唔出,你真係以為呢個故係啲鳩下鳩下嘅搞笑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