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當我追看到最新話的時候,心裏不禁冒起很多疑問。故事講述主角久未聯絡的初戀女朋友的屍體被發現在大棠後山,但可疑的地方就是本應二十四歲的她卻穿著高中的校服,連外觀都像是高中生一樣。主角正懷疑有其他的
時空旅行者殺了女生,如果時空旅行者是殺手的話必定會引起社會關注,因為根本沒有方法可以捉拿犯人。
       
「時空旅行者同時空旅行者嘅對峙,的確很有趣!」我舉起拇指,深感佩服,「主角之所以返到過去都搵唔到兇手都係因為對手係時空旅行者嘅緣故啦,到底結果會係點呢?」
       
「想知?」傅凱瑞對桌上的手提電腦轉向我,「你一定估唔到個結局係點,畀你做我結局篇嘅第一個讀者喇。」我接過電腦靜靜細閱。
       
「係呢,又會咁好搵我食飯嘅。」凱瑞舉手揚意,侍應隨即過來為我倆點菜。
     
「我想試下寫故事,嗯……其實我已經有idea。」我舉頭看看傅凱瑞的反應,他點點頭之後冷笑了一下。


       
「高烙然你終於不甘平凡喇咩,想當年你揀咗入大學,到畢業先突然醒覺想追逐夢想?」凱瑞好像有點不屑我的決定,但與此同時我亦看完了他寫的結局。
      
  「兇手竟然係佢,你呢個故事可以出書喎,題材又特別,懸疑得嚟又帶點搞笑,而且結局真係估你唔到!」聽到我的評價,他暗暗一笑。

我繼續說:「我當年錯喇,當我發覺自己真係要投身呢個社會,我好驚,我好驚到我死個日我會後悔自己點解唔忠於自己想做嘅嘢。點解我要做社會想我做嘅人?」
       
「開竅喇咩,其實唔遲嘅,你只係慢我起步幾年姐。其實我兩個月後就出書喇,呢個故事喺連載個陣出版社已經聯絡過我,話個故事好有potential,願意同我簽臨時合約,唔想我將個故賣比其他出版社。今日編輯打畀我,話係時候趁個故事仲係講故台hit嘅時候出書。」
       
「真係?恭喜晒!你離你嘅夢想只係差一步,而我就係時候踏出第一步。」


       
「你?你得咩?」凱瑞這一句就像子彈一樣穿過我心房,子彈的旋轉所泛起的是我的錯愕與一絲怒火。
       
「你而家出書就得戚到咁?你憑咩話我唔得?」
       
「你睇過幾多個講故台嘅故?紙言你又知唔知係咩?而家係網上連載緊嘅小說有幾多個?而家興啲咩類型嘅故事?墨說、沙士被壓、有心無默又係邊個?佢地寫開咩類型嘅作品?佢地各自有咩特色?佢地到底寫左幾多個故事先得到讀者同出版社嘅青睞?
       
「你以為每個人係講故台求其寫個故仔就可以出書?你知唔知網絡小說有咩特色?點先可以吸引到讀者?主題?故事?風格?同讀者點互動?」
       
我頓時啞口無然,然後我道出一個字:「心」。


       
他聽到之後冷靜起來,靜默一會後他說:「你仲記得我講寫故事最重要嘅係用心,證明你已經準備好。你話你有idea,講嚟聽下。」我慢慢講出我心中的想法,豈料換來的是凱瑞的失望。
      
  「仲以為係啲咩新奇事,呢條橋好耐之前有人用過,得左之後就好多人跟住模仿,唔掂㗎!」
   
     甚少看網絡小說的我對於自己的橋段原來已經「用到爛晒」一事居然懵然不知。
     
   「咁即係要由頭嚟過啦……」我是那種容易心灰意冷的人,不過在抱怨的同時,腦中一直在想其他可行的故事設定。
      
  「或者你睇下講故台啲故先,了解下佢地嘅特色,咁會易好多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