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故台,由2011年開始一路出產很多知名的網絡作家,向西村上春樹的《一路向西》、Mr. Pizza《那夜凌晨,我坐上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薛可正的《男人唔可以窮》三位的小說更是令講故台百花齊放的原因之一。他們的故事令人發現寫小說除了可以出書,還有機會被拍成電影。隨後越來越多人在講故台分享他們的故事。直至今天,正在講故台連載的故事超過五十個,當中出名的作家更加是十指手指也數不盡:張晨,于日辰,墨說,八輩子的約定、三聯幫牟中三、凍忌廉、藍橘子、沙士被壓,有心無默等等。每位作家皆有其擅長的故事種類,獨特的寫作手法,令講故台到現在都是最受歡迎的討論板之一。
       
「到底點先可以係咁多咁傑出作家之中突圍而出?」
       
「你有冇留意呢幾年高登興啲咩故?」凱瑞坐在沙發上吃著薯片問。我邀請凱瑞到我家作客,順道尋找可以一試的題材。
       
「高登一直好興屍故,生存遊戲同人性考驗嘅故事,屍故的話一定要提紫色西瓜波嘅《以內臟為賭注,救我所愛的人》,生存遊戲的話張晨嘅《封鎖海馬公園,來一場生存試煉》同《封鎖維園年宵,來一場死亡遊戲》,到近排中出路飛嘅《我接到一個神秘工作面試邀請》都引起好大嘅迴響。」
       
「仲有冇?」
       


「另外懸疑故,穿越故,到純愛故都係高登嘅主流,比較出名嘅有有心無默嘅《自從知道咗西營盤站延遲嘅秘密之後,我就再唔敢搭港島綫。》,墨說嘅《十四天》同孔明嘅《我將一位宅女變成女神,然後再將自己變成佢隻兵》、軒達臣嘅《女神話我考第一就畀我中出》到呢排銀灰色的死嘅《女神話贏左遊戲,就真空同我出一日街》都係好好嘅例子。當然我根本冇可能睇晒講故台所有嘅故,所以仲有好多好好嘅作品冇提及到。
       
「仲有,驚慄故黎講紫色西瓜波嘅《連接升降機的殺戮》令人非常深刻,而沙士被壓嘅長篇鬼故《天黑莫回頭》同以sad ending出名凍忌廉都係講故台長期一有新故就好多人留名睇嘅作者。」
       
「你有冇留意講故台嘅故係特別唔同?」凱瑞滿意地點頭。
       
「我覺得一個故事最重要嘅反而唔係故事或者主題,而係個名。」
       
「詳述之。」
       


「以軒達臣同銀灰色的死嘅故作例子,佢地用中出、真空呢啲字眼去吸引讀者嘅眼球,而事實上故事入面只係用呢個噱頭都串連成個故事,所以由訂故事嘅題目已經可以分辨邊啲故仔較容易突圍,當然佢地所寫嘅故事同文筆都要有返咁上下質素先可以留住讀者。你睇下銀仔將籃球描寫得栩栩如生就知啦!
       
「另外高登的故事名通常都好長,題目所帶出嘅係故事嘅主題,但用啲令人有疑問嘅標題從而吸引人睇。例如八輩子的約定《今日我係圖書館借左本魔法書返屋企》、羊格嘅《我夠膽講,無嘢痴線得過要去追個文青女仔》,書名已經帶出故事嘅主題,同時令人想知我借左本魔法書之後點?點解追文青女仔係痴線?」
       
「分析得好好,你有冇諗過你自己想邊一類型嘅故事?高登有咁多出名嘅題材同設定,我就唔太建議你做啲換湯不換藥嘅故事,但當然模仿係搵出自己風格嘅一條路之一。」
       
「我比較鐘意寫愛情故事,但係要真係諗到一個真係有趣嘅故,唔可以換湯不換藥,唔通以為寫個《女神話我考到八科5**就同我玩69》就可以突圍而出咩?」
       
「所以你而家要做嘅嘢就係要搵靈感,去諗一個你自己都覺得有趣嘅故事,愛情故又好咩都好。我呢,就返工作室諗下一個故;你呢,就留係到慢慢諗到諗到為止。」凱瑞放低手上的薯片,就提起公事包揮袖而去。
       


對,剩低我獨個苦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