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感不像運氣般「話嚟就嚟」,我足足苦惱一個星期都亳無頭緒。我可以作一個普通的純愛故事,但主角的設定、男女主角怎相遇相愛,沒有特色可不能留住讀者的心,當然醒目的標題也是必須。
       
既然找不到靈感,不如就出外散心,順道吃個晚飯。我戴上耳筒,播放著最愛的歌,帶著節奏一步一步走向巴士站,等了二十多分鐘終於上車。

我居住的就是高登仔經常笑要回鄉証的天水圍,而大學同學永遠都是掛著驚訝的表情關心我。

「點解嘅?咁咪好遠好辛苦囉?」吳若希式的反應入木三分,霞姐!加肥芝人工!

「雖然平時出入要騎牛去天水圍西鐵驛站再轉港鐵,但一來一回只需要兩個幾鐘,好方便ですね!」



「牛牛,巧打耳牙!」肥芝的回應我真的想一拳轟她的臉。巧你老母,打你老母,耳你老母,牙你老母!

「牛牛?好得意啊,下次我嚟探你同牛牛吖!」故事來到第六章,相信沒有人會願意只看一對好基友追夢的故事,所以很老套地不得不離題介紹一下本故事的感情線。因為無論屍故或是人性故,都不能對愛情隻字不提,一點筆墨都不著。這個故事的第一女主角就是她——袁家澧。對,跟ViuTV那位袁澧林名字很相似。本人獨愛短髮的女生,而袁澧林正正是我最愛的類型。儘管家澧是個染棕色髮的長髮女生,但她散發的那種很Pure很True的氣場令我由第一眼已經被迷倒。

——點得意都唔夠你得意!

恥度不足的我當然沒有勇氣說出這番甜言蜜語,你一顰一笑都足以羞花閉月沉魚落雁,可惜不擅言詞的我難道要寫情信?

可能因為我越說越遠,音樂聲的停止頃刻把我跟女神的美夢中扯回現實。原來我剛剛在家一直看講故台的故事而忘記了充電,沒有攜帶流動充電器的我只好靜靜地看看窗外風景,亦懶得把耳筒除下來。



「阿仔,你成績咁差唔掂㗎,以後阿媽仲要靠你養啊,生性啦!」聽不到音樂,反而聽到的是乘客的聊天聲,對面這對母子的話令我覺得很有趣。

「阿媽,我唔係讀書材料我知啊,你唔好迫我啦!我嘅夢想只係想做一個足球員,由青訓慢慢打去預備軍,打上甲組,再去英超踢!」小朋友左手緊抱著足球,眼神十分堅定地看著母親。

「等得你出名,阿媽我早就餓死街頭咯!再咁落去唔畀你落街踢波㗎!」

那個志願成為足球員的小朋友,慢慢與希望成為作家的我重疊起來,在地球上這一刻到底有多少人為自己夢想而打拼,又有多少人已經向現實屈服?

「小朋友,你有幾想做足球員?」我意想不到地插嘴。



「哥哥!我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好想成為足球員!」

「媽媽你睇下,既然小朋友對於自己嘅夢想咁堅持,你不如就比佢試下。夢想嘅嘢,一生人只有一次機會,佢唔試過唔會心息,唔試過盞佢大個後悔。」我將想跟自己說的話一字不漏跟小朋友的媽媽說。

「阿仔,你係想做嘅就認真做,千祈唔可以半途而廢。」母親沒好氣地笑說。

「收到!」小朋友雀躍地用手拍響足球。

之後那兩母子一邊笑著一邊下車,還向車上的我揮手道別。如果香港的父母都可以讓自己子女選擇自己飛的方式,香港的未來相信會更多姿多采。

多虧這個小朋友,我終於想到我第一個故事的題材。
《我係一個戴耳機扮聽歌嘅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