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晚我按捺不住地再戴起耳筒,本以為空無一人的房間應該什麼都聽不到。
       
【你終於發現你嘅能力喇?】
       
「嘩頂!你係邊個?點解我會識讀心術。」要知道在毫無心理準備之下聽到一把陌生的聲音在你耳邊說話是多麼令人驚慄的事。
       
【我叫貝力亞魯,係一隻墮落嘅天使,即係惡魔。】
       
貝力亞魯這個名字很熟悉……好像是跑online那隻寵物,又或是《D. Gray Man》中那個像希特拉的長官。
      


【其實我都讀到你心,我唔係咩跑online寵物,但我覺得佢畫得我幾可愛。另外驅魔少年我都幾鐘意睇。】
       
貝力亞魯意想不到地對我吐槽,可能是因為習慣了這一個時代。
       
「咁請問貝力亞魯大人,你搞咩咁整蠱小弟我呢?」
       
【冇,路西法話我近排太得閒,所以叫我嚟凡間打個轉,順便狩獵一下靈魂。】
       
「我……我無辜㗎,我仲有好多嘢未做,你搵第二個啦bye!」
       


【如果我要殺你,你仲扮到達哥?你係被選中嘅人,注定要為幫我狩獵靈魂。】
       
「咁你不如直接畀本死亡筆記我,點解要比讀心術呢種能力我?」抱歉我今天受到的打擊真的很大,連對著惡魔都可以惡言相向。
       
【其實你嘅能力都係抽返嚟,係你狩獵100個靈魂之前你都無可能失去呢種能力。】
       
「我連劏雞都唔識你叫我去殺人?」比起害怕殺人,我更怕自己根本沒有能力殺人。

【你只需要氹到人同你做惡魔嘅交易,佢嘅靈魂係死後就會被收割。】



「即係做sales啦?咁好簡單姐!不過我咁搞法,會唔會比天使捉去餵狗?」

【……你覺得地獄三頭犬出名啲,定係天堂個隻旺財出名啲?總之萬大事我照住你,得未?】

「Yes Sir!不過可唔可以唔好裝我沖涼同打丁?話晒私隱嚟。」


【其實只有係冇人嘅地方戴耳筒先會聽到我嘅聲音,我唔會監視住你。】

【係喇,可唔可以播套MIDE-379畀我睇吓?】
作者先生,你已經將我的作品節錄了一千五百字意圖「呃字數」,不如回來故事的主線?

——你這個故事好像比我這個有趣,我都打算不再節錄,免得你把我的讀者都撬走。

其實,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我花了近五個小時,終於完成了故事的頭五章。這個故事除了運用書面語、口語的「雙刀流」,更加了不少吐槽位希望搏得讀者一笑。雖然我很滿意這個故事,已經有衝動把它放到講故台,但一定會被我的編輯狠狠責罵。

「喂,凱瑞?係啊,我寫好頭五章喇,我email畀你睇睇啦!」我把電郵發送過後收起電腦離去。

翌日早上,我收到凱瑞的WhatsApp。他邀請我到他家作客,順道探討故事的細節。

「你呢個故事好有趣,但略嫌搞笑位太多,可能會趕走一啲想睇認真故事嘅讀者。同埋人物描述好似太過簡單,話就話故事嘅結構比一切重要,但角色嘅塑造亦不可或缺。」

「我會做啲修改同校對,多謝你嘅意見。明明呢啲嘢你WhatsApp講咪得,做咩要搵我上嚟,知唔知天水圍嚟西環幾貴……」我語音剛落,凱瑞便從書架拋出一本書,我下意識地接過來一看,原來是《時間旅行者》的樣本書。

「個封面design得幾靚喎,幾時見街?」

「下個月一號。」



「恭喜晒啦,你已經係一個作家喇!」書,始終都是實體的好,那陣油墨味跟紙的香味真令人愛不惜手。

「傻啦!我仲要開新故㗎,呢排忙出書搞到冇咩時間寫文。

「喂!有樣好重要嘅嘢你好似未做。

「你有討論區account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