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二十四日——平安夜。自三年前分手後已經過了三個單身的聖誕,看來今年會有轉機。天氣忽然急轉直下,卻令聖誕氣氛更濃厚。我呷著從朗豪坊Pacific Coffee買的熱朱古力,靜靜地漫步去港鐵站等候她。
       
我很喜歉陳百強,《幾分鐘的約會》更是我百聽不厭之選。
       
地下鐵碰著她,好比心中愛神進入夢。
       
對,這主題曲繼續播,因為家澧來了。
      
  地下鐵再遇她,沉默對望車廂中。
       


「等咗好耐?」我不敢相信眼前的是她,她剪去一把長髮,又把頭髮染回黑色。頭上戴著一要冷帽,可愛程度簡直……已經超越文字可以形容的程度。
       
「好驚喜……你又知我鐘意短髮嘅女仔嘅?」大概我現在跟香吉士看到美女的樣子雷同,因為真的太美了,「短髮好襯你。」我補充一句。
       
「你Instagram成日係到頌讚短髮女仔,我都睇到悶喇!」
       
「咁你又諗住畀咩驚喜我?」她嘴角微微歪向上奸笑著。
       
「你睇吓我最新篇文。」我把手機遞向她,她發光的眼眸定眼看著螢幕,良久過後終於有反應。
       


「高烙然!」她大聲吆喝,身邊的情侶都轉身望過來。家澧深知自己反應過大,把音量收細責罵:「點解將我寫咗落個故事到?你係咪傻㗎!       
「不如收手,我唔可以狩獵佢嘅靈魂。」
       
【由你同佢搭話個一下,佢嘅靈魂已經被鎖定。】
       
「求下你,放過佢!」
       
【不了。】
       
我憤怒地除下耳筒,眼中的淚水不禁流下來。找方法找方法找方法!惡魔的死敵是天使,找天使!不行……我狩獵過99個靈魂,就算我死都只是下地獄的靈魂……       


「你癡線㗎!寫我係米迦勒指派淨化靈魂嘅人。你咪走啊!」家澧作狀要追打我,我當然拔腿就跑。如此追逐了幾分鐘,眼看快要被她追到,我毅然急停轉身張開兩臂,家澧收掣不及整個人撲進我懷內。
       
「嚟淨化我啦!」我緊緊擁著她。起初她一直反抗,意圖掙脫我,但慢慢發覺無力抗拒,安靜下來。如果要生動地形容,就是我拋出精靈球把家澧鎖進去,然後球左右搖晃著,到最後停下。
       
捉住你了!袁家澧!
       
「喂,做我女朋友好冇?」她沒有回應,只是緊緊地抱著我。
       
「喂你唔係又瞓著咗啊?」
       
「好啊!」她輕輕地說,然後用力地掙脫我並跑走。
       
我加速追上去,右手牽去她左手並放在我外套的袋內。
       
「喂你好多手汗啊!」口裏說不但身體卻很誠實,我倆的手緊緊地十指緊扣。媽,我成功了!


       
我倆沿著彌敦道漫步到始創中心,再走進CD Warehouse。家澧順手選了一個耳機,把3.5mm插頭放進她手機。她一邊聽著歌一邊輕輕跟隨拍子搖動。
       
「乜真係好好聽咩?」我笑笑問。家澧轉個頭來,除下耳機之後為我戴上。
       
慢著,這個場面很熟悉。
       
「你聽吓喇!」老子我什麼鬼都聽不到,耳機把周遭的環境聲都隔開。
       
【高烙然,我好鐘意你!】

「吓?」明明眼前的家澧沒有說話,只是雙眼凝望著我。
   
「貝力亞魯你同我出嚟!」大家是否認為這個故事要崩壞呢?傻啦,無可能。
       


【你雖然有時好白痴,但係有時又好浪漫。】

【我真係冇諗過你會係寫故仔嘅人。高烙然,可唔可以同我一齊?】
      
 聽到家澧的心聲,我除下耳機輕摟著她的腰並說:「我會一心一意對你好,我會每日講甜言蜜語氹你開心,我會一直喺你身邊。咁你願唔願意同我一齊?」
       
「好!」家澧答應後緊抱著我。我們的愛在這裏開始,我們的第一個吻,都在這裏發生。
       
【貝力亞魯,Tha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