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諗左好耐㗎!你知唔知我點做到?」家澧像做了惡作劇的小孩般傻笑,好像在考驗我。
    
我深思了二十秒終於開口:「我已經知道真相係點,我賭上我爺爺金田一耕作之名,一定要拆穿你!」家澧沒好氣地拍我的頭。
    
「一睇就知你用Telegram自己pm自己錄音,頭先一插耳機個下你扮聽梗歌,之後幫我戴咗耳機就播錄音。」
    
「你又知係Telegram嘅?」
    
「你播第一段播音之後就冇再㩒過個電話,證明啲三段錄音係一次過播晒出嚟,WhatApp唔得夠一次過自動播晒分段嘅錄音,得Telegram得咋嘛。」
  


 「阿一你嘅推理好完美啊!」我想家澧沒有意料到我分析能力會這麼好。
    
「咁美雪,可唔可以畀我錫多你一次?」我輕吻家澧,如果這一刻香港下雪有多好。喂!作者,你是這小說的話事人,不如控制香港下雪啦!
    
「嘩!落雪啊!」嘩!作者你好有效率啊……天空滿佈白白的雪花徐徐落下。這個故事就在沒有BBQ之下大團圓結局。
  
 傻啦,怎會完?
    
「乞嚏!乜原來係綿花嚟咋……」家澧有點失望,我想這一刻的主題曲,大概是……
    


綿綿頭上飛花,散聚了無牽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如是者又過了兩個月,我的處男作在大受好評之下落幕,很多巴打絲打都期待我下一個故事,但我卻苦無頭緒。
    
凱瑞的賭場故事亦都完結,我們兩人對視而坐,各懷心事。
    
「個賭場故係寫得幾好,但牽涉太多賭博成分同粗俗對白,搞到出版社冇興趣為佢出書。聽講佢地對你個個惡魔故好有興趣,或者到你有機會出書。」
    
「我有冇聽錯?個故完左個幾月都冇人搵過我,我以為冇機會㗎喇!我當然想呢個故事可以出實體書,話晒係我同家澧好有紀念價值嘅故事。」


    
「呢啲嘢已經係其次,問題係而家我哋兩個都冇頭緒啊!」
    
「落街行吓啦,順便食個飯。」我建議兩人先稍作休息。
    
「係喎烙然,你有冇玩過呢隻game,我覺得幾得意。」
    
向來對手機遊戲零興趣的我根本沒有留意,於是敷衍地說:「咁鐘意咪課金囉!你又唔係冇錢。」
    
「你講多次?」凱瑞整個人怔住了。
    
「我話,你課金囉!」
    
「掂啊!掂啊!」凱瑞雙手捉著我的手上下搖晃,「Thanks,好兄弟!我返上去先,幫我買外賣!」他像一支發射了的箭直奔回他所住的大廈。
    


「即係有靈感啦……」我搖一搖走,行進轉角的茶餐廳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我等候外賣期間,電話又響起。凱瑞打來嗎?
    
「喂,請問係咪伊高仙貝先生?」明明我沒有跟其他人透露我的身份。
    
「我係,你係?」
    
「你好我係星願出版社打嚟㗎,閤下所寫嘅《我係一個戴耳機扮聽歌嘅怪人》好有趣,所以想問下你有冇興趣同我哋合作?」
    
「好!好!好啊,幾時?我而家嚟?」我掩蓋不到自己雀躍的心情。
    
「下星期二下晝三點上嚟Okay嘛,地址係……」
    


「冇問題!我落堂即刻衝過嚟,多謝你!」
  
 我掛斷電話後立即致電家澧:「喂,BB我有機會出書喇!」我欣喜的向家澧、凱瑞和阿天報捷,但一切真的會這麼如意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威啦,就出書啦高烙然!」我回到凱瑞家後把外賣遞給他。
    
「傾咋,不過已經近左一步啦!」我打開眼前的干炒牛河開始狼吞虎嚥。
    
「咁你又諗到啲咩啊凱瑞?」
    
「你有冇諗過如果人生所有野可以課金抽返嚟會點?無論友情、愛情、親情、事業、金錢、名利都可以由呢部抽蛋機抽出嚟。你想唔想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