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係啊,個計劃擱置咗……」家澧倚著我,可能她知道我其實很介意出書失敗的事,只是靜靜地做我懷抱內的女人。

我偷瞄一下家澧,身為男朋友,自己另一半也滿懷心事一事我亦看得出來。「做咩啊,有心事?」我輕搖她身體。

「冇……冇啊,你已經咁多嘢煩,我唔想再畀負擔你。」這麼賢良淑德的女朋友,可謂幾生修到。不過女朋友有心事我豈能置之不顧呢?

「你講啦BB,睇吓我有冇辦法幫到你?」
       
「係咁嘅……最近有個人成日纏住我……」家澧的聲音微微顫抖,看來真的很不安。有一個這麼漂亮的女朋友,狂花浪蝶也是無可避免。我們已經不時在社交網絡發放閃光彈去趕退厹們,但唯獨是這個叫阿強的人,卻明知故犯地騷擾家澧。
       


我如常地安慰著家澧,一邊閒話家常,但一邊正盤算如果對付厹強。
       
如果用這一招……

「畀佢WhatsApp我。」我從家澧手機中得知厹強的電話,秒速發送了一個訊息。

【走啦!我唔想搞大佢。】

「高烙然你又亂嚟啦!」家澧隨手拿起一個咕臣騎在我身上追打著我。因為我正坐在沙發上根本無力反抗,於是我反客為主反摔她在沙發上。



「我諗……我要重振雄風!」

「救命啊!吖,唔好!停啊!喂呢到唔得啊!」我重申一次這個故事是純愛故,所以我只是擳她令她大笑,大家不要誤會。

我回頭看看電話,厹強已經看過我的訊息,不過並沒有作出回應。希望他收到我的「最後通諜」後能夠知難而退。

「咁BB你有冇新故仔嘅idea?」「大戰」過後,家澧問我。

「先幾日我哋咪去海旁見到人玩Free Hug嘅,所以我諗到個有關Free Hug嘅故事。」
聖誕節,又是一個折磨我心理的節日。今天我終於完結了十八年的單身生活,無錯,踏入第十九年。我生於聖誕節,朋友取笑說我是情人節的意外,我笑笑說他生於萬聖節,你也是大除夕的意外。


剛入讀大學,或許大家都是成年人的關係,新結識的朋友比中學的舊同學更瘋狂。通宵打機唱K已是見慣不怪,怎料這班單身狗居然想於情人節到尖沙咀海旁搞Free Hug。Free Hug這項活動聽說是由一個澳洲人創辦,希望藉著向陌生人擁抱減少人與人之間的隔閡和發放溫暖。這活動本義是好的,但眼前這群人比起傳播溫暖,趁機抽水才是他們的目的。你知道大學最重要的事是什麼?上莊、住Hall、走堂、拍拖、做Part-time?當然重要,但最重要的可是「埋堆」。如果你沒有埋堆,你只會被淪為做什麼都獨自一個的邊緣人,因此就算你有多不滿他們所作所為,為了能融入這群人,這些應酬也是少不免。

「喂!喺邊啊你?我哋到咗海旁喇。」健仔每隔五分鐘就WhatsApp我一次,生怕我會「走數」爽約。

「轉個彎就到。」我掀開棉被,準備去梳洗。所謂「遲到好過冇到」,我一個小時後終於到達尖東海旁。健仔遞一個寫上「FREE HUG!」的紙板,示意我高舉並跟行人們擁抱。香港是中西文化交雜之地,但普遍都持著東方保守的傳統概念。站在大街近兩個小時,與我們擁抱的人都不夠一百名,怎看這個活動比較像與海風擁抱。我打了一個噴嚏後,遠遠看見一個身穿oversize米色冷衫的女生走過來。她身高約一米六八,冷衫配上短裙和黑絲襪,樣子眉清目秀,一襲墨綠色短髮吸引著我的目光。她走到我跟前後停下來,一直盯著我高舉的紙板。她站在我前面足足一分鐘,但一語不發。

「你……Free Hug?」我疑惑地問道。她仍是不作聲,渡輪的鳴笛聲劃破我倆間的寂靜,她突然撲過來擁抱著我,我手中的紙板「咔」的一聲倒下。

「小……小姐,其實唔洗攬得咁緊……」女生就像抱著情人般把全身貼近我。基於我是一個君子,我下意識地把身體向前屈曲,雙手卻不知該放在哪裏。「你知唔知咩叫攬?抱住我啦!」女生命令道。我慢慢把雙手放在她的肩膀,輕輕地摟住她。「抱緊啲!我叫你放手之前唔準走!」女生又下一道命令,對現況摸不著頭腦的我卻被女生震懾,就像隻寵物犬一般言聽計從。
縱使是情人節,要知道在鬧市中心這樣緊緊相擁是多麼令人注目。遠處看到我的健仔和朋友們更歡呼起來。

「屌你哋靜啲!」我向健仔住造口形示意他們閉咀。「小姐你仲想抱幾耐?再咁我要收你人工……」我輕輕在女生的耳邊說,怎料她竟開始抽泣起來。「我……我畀五百蚊你……你繼續……畀我抱住……」女生一邊哭一邊說。豪爽的女生我很欣賞,但我感覺到我的右肩涼涼的。接下來感覺到的是女生在我右肩左右磨蹭,以及擤鼻涕的聲音……

「小姐,件衫記住賠……」女生又哭又停,我們兩個以同一個姿態站了差不多一小時。有位外國人慢慢走過來,往我屁股的褲袋插了一張五十元紙幣,「Nice performance art!」我猜我倆被當成那些入錢才會動的行為藝術家。我如像機械人般將雙手位置交換,把這場戲演下去。這舉卻令其他行人慢慢走過來拍照。「喂,大獲喇!人哋以為我哋喺到表演梗啊!」女生沒有回應,更沒有動。



仆街,個女仔瞓著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