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解釋得幾好吖,50%嘅機會令到兩個結局都有可能發生。」
       
「大腦開發再加中國曆法,其實諗住加多啲唔同元素㗎。」
       
「其實係啊,我都好想好似情雙寫嘅《再來一次,然後成為英雄》咁,將古代人物現代化,講埋前世今生、平行時空同異能,但又會有校園元素,雖然好多嘢但係每一部分都拿捏得恰到好處。奈何自己道行未夠……」
       
「你可以好似真的長大鳥《唔洗呃我啦,我一睇得出你係唔係處女》,只係focus喺異能呢一個方向,我相信會易寫好多。同埋用左眼就知道邊個係處女都幾好吖,哈哈!」凱瑞嘗試幫我下一個故事提供靈感,但我想寫的是一個現實的矛盾故事。
       
凱瑞見我若有所思,繼續說:「不過我覺得你擅長嘅都係寫愛情故事。聽歌怪人個故雖然係搞笑類講狩獵靈魂,但最後個段感情線令個故事去咗令一個境界。Free Hug都係,你係故事入面用啲屎橋的確係幾sweet嘅,所以你可以寫一個……矛盾嘅愛情故事!」
       


矛盾……愛情故事……?不少愛情故事寫的都是不受世間允許的愛情,簡單如莎士比亞著名戲劇《羅密歐與茱麗葉》,生於Capulet同Montague這兩個世仇的家族中兩人最終先後自盡,實為家喻戶曉的淒美故事。題外話,以下那部不是莎士比亞四大悲劇之一?我肯定不是《奧賽羅》,嘿嘿!《馬克白》、《李爾王》、《哈姆雷特》和《羅密歐與茱麗葉》嘛,讀Drama的陳芷菁都這樣說的。
       
「世仇呢條橋又係玩到爛晒,我再諗諗啦!」       
對於一個final year的學生,除了考試功課Project,最令人頭痛的是畢業論文。我和家澧都各自為了自己的論文而忙碌起來,可是我們跑向夢想的步伐從未停過。
       
「死喇,下星期present但之前個日要去studio影相。」家澧抱怨道。
       
「呵呵,好彩我而家未出新故,仲可以專心做final year project!」我揶揄道。「幫我整PowerPoint!」家澧命令我。
       
「明天還要上課,不了。」我忍著笑說。


       
家澧親了我一下重覆再說:「幫我整PowerPoint啦!」衰婆到底何時學會這一招絕招。「我覺得唔夠……」我連個「夠」字都未說完,又受到一輪紅唇攻擊。
       
「得喇得喇得喇……我投降喇!你話點就點啦大人!」在學校露天咖啡店這麼明目張膽我怕被人偷拍放上網……
       
「乖!你真係未諗到好故事idea?」家澧看似隨口問,但事實很關心我靈感之泉乾涸的問題。
       
「我諗住寫一個矛盾嘅愛情故事,但角色背景係點我未諗到。」
       
「矛盾……世仇?唔得唔得,世仇愛情故事太多喇……」家澧拼命地幫我思考,這傻丫頭很想為我分擔煩惱,這也是她可愛之處。


       
「咁不如職業上嘅矛盾!例如……兵同賊?或者……醫生同殺手!」家澧的建議的確不錯,啊!
       
「不如係堂倌同大妗姐!一個做白事,一個做紅事,紅白相沖!今日我將紅同白獻畀你!」我跳起身扮魔術師Albert Tam「扭屎忽花」。
       
家澧笑個不停,「人哋睇到喇白痴!」其實我也感覺到旁人的眼光,於是我轉個身來,「紅同白,畀晒你地!」我大聲吆喝,家澧更加笑得失控,旁邊也開始恥笑屁股扭來扭去的我。在人群中探個頭來的竟然是阿祖。
       
「死咗去邊啊阿祖!食肥婆食得滯得滯?」我以取笑作招呼,我真是個渾蛋。
       
「你有冇睇過《與肥婆瘋狂做愛36小時》嗰個故事?我……」他故作驚恐。
       
「你……癡線!」我真的被他所說的嚇怕了,再亂幻想都不能幻想阿祖跟肥芝……
       
「高烙然你個變態!」在我身後的家澧說道。



「Sorry,我嘅靈感女神,你令我乾涸嘅世界都濕滑起嚟,我無以為報,唯有今世做你注定嘅情人!」

家澧臉紅起來:「咩濕滑!變態佬!」

「夠喇你兩個唔好再打情罵俏,係時候去上堂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