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家澧人氣開始慢慢上升,她的Instagram Follower轉眼已經超過一千。當初她做了兼職模特兒,說要把帳號設定公開後,我發覺她的相片下多了很多留言。

{家澧BB好cute啊!}

{好靚,如果識到你就好}

這類留言已經由見怪不慣慢慢變成見慣不怪,但心總是有一點點不是味兒。不過至少這些人沒有實質做很變態的事,所以我都放任不管。對啊,自那次我傳訊息給厹強後,他的確少了找家澧。不過他這樣保持距離卻令我不知所措,也許某一日他又會做些什麼去搶走我的家澧,所以不得不提防。

如是者再過一個月,家澧的工作越接越多,也越來越有名。我已經兩日沒有見過她,相思之苦都不知該如何解。我雖然不迷信,但星座書說巨蟹座的人對於自己愛的人都會一日不見如隔三秋,雖然根本是廢話,但我真的遇過對愛人愛理不理的人。他們那種七日不見如隔一週的心態我不了解,也許是不夠喜愛吧,但我深知我真的很愛家澧。被大家發現我是個情痴,哈哈!



其實這刻的我也曾經想過我倆追夢的旅程也許令我們越行越遠,但我總迫自己不要想得這麼悲觀。
「BB啊,其實寫故事係點㗎,辛唔辛苦?」家澧很少過問我寫作的情況,因為多數我都是把自己困在家中不停地寫。

「嗯……好啦,等我教開班授徒!」我打開Microsoft Word,開啟一個名為《紅白極速約會》的空白檔案。

【首先你要諗諗故事嘅第一章,要清晰交代故事最重要嘅地方,因為好多時候讀者只會走馬看花睇你第一章再決定會唔會追睇落去。】

師父話過做這個行業不可能會找到另一半,問我會否後悔。當初的我年少氣盛,見這行業青黃不接,加上薪金的確令人心癢癢,二話不說就說自己願意加入。

【頭兩行當然要加啲懸念,但過多、過長嘅鋪排正正係大忌,所以跟住落去就要自我介紹,講出這個故事的第一個特色。】



我姓潘單字一個璐,是一名堂倌。對,就是在殯儀館的喪禮主持人。到了三十歲,所知道師父當初的話是一個忠告。一個三十歲的男人,雖然賺的錢足夠養活兩個人,但奈何一直都找不到另一半。

【嗱!講完男主角係一個因為工作身份而一直搵唔到女朋友嘅人之後,就要將時間推進。】

師父話,人的際遇是天注定,做人只好默默接受。那,我們的相遇大概也是天所注定的。

「喂!阿璐你得唔得閒?」中學同學阿Kai致電來,看來有要事。

「得啊,今晚冇工開,所以好得閒。」



「幫我去一個地方,快!」阿Kai草草交待地址後便掛線,我還未問到底我要做些什麼,看來只好硬著頭皮上。地址顯示的好像是一間咖啡店,還是為阿Kai行一趟吧。

我轉眼來到銅鑼灣SOGO門外,還有10分鐘的路程就會到達。在我眼前有一個女生急步地經過我,但我發現她的鞋帶鬆了。

【男女主角喺呢到就第一次相遇,當然佢哋之後會再見啦,喺咖啡店入面。】

「小姐,你鬆帶甩咗啊!」我輕拍她的肩提醒道。女生轉個頭來,世界的運行頃刻放慢起來,女生的長髮一甩,我就吃毛了。

【當然要加少少搞笑位,令故事唔好太生硬太死板。】

我沒有後悔叫住那女生,女生一襲黑色長鬈髮,藍襯衫加上黑長裙,時尚而「文青」

「唔該!」她說畢便跪在我面前繫上鞋帶,站起身後對我一笑。她清秀的眼眉、略小的眼睛與鼻子,加上薄薄雙唇,雖然不是什麼美人胚子,但笑起來的梨渦卻像黑洞般把我的心吸走。



【男主角動心又點,佢又會諗起自己嘅職業。】

正常的男生也許會借機搭訕,甚至大膽地「抄牌」,但我自己的職業只會嚇走身邊的異性,所以我回報微笑,然後逕自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