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好羨慕你。」凱瑞轉移話題的速度有點令我吃不消。

「你知唔知我出第一本書之前寫過幾多個故仔?五個。有啲由一開始到完結都係無人問津,有啲甚至食負評食到飽晒,但你第一個故仔已經咁成功。話就話而家我準備梗出第二本書,但我知道你一定比我行得更遠。」凱瑞突然提到他的過去,原來他也不是一帆風順。「所以你嗰陣為咗撐阿天而放棄咁好嘅機會我真心好嬲,要知道一個作家得到讀者嘅支持已經毫不容易,更何況係一間牟利嘅出版社。你知唔知每年有幾多人投稿去出版社為咗發呢個夢,好多人只能為慨嘆自己的文筆不如人,自己的故事未夠班吸引人,佢哋就好似用一對蠟造嘅翅膀去飛向太陽,那怕自己永遠到達唔到自己嘅夢想,但寧願係半空跌死,都不甘於喺地上度過匆匆一生。」我感覺到凱瑞由衷地說出這一番話。

「死仔,搞咩又咁感性,你畀咁多建議我嘅故事,我都應該要幫返你。」我不了解凱瑞面對過的失敗。我也知道一步登天未必是好事,經歷過失敗的人才知道成功的珍貴,而他正正在分享他的經驗給我,為的就是不想我重轁覆轍。

「你寫完呢個故事,有冇新主意?」

「冇啊,我發覺我次次都會腦閉塞。」



「你有冇睇過陳四月嘅《夢慾願墮》,我覺得單元性嘅故事有睇頭。陳四月嘅故事好叻於建立一個個散落嘅碎片,而最後利用呢堆碎片埋下嘅伏筆去敘述一個扣人心弦嘅主線。之前《輪迴交易現場》已經係咁,我好鐘意佢呢種鋪排嘅細心。」

「我諗我可以試吓可唔可行,不過真係要啲時間。」

「隨住時間嘅推進,故事嘅新意可以話越嚟越少,但作家就係要做創造獨一無二嘅新主意。呢個係我哋嘅本份啊!」我笑笑。
資料搜集可不是易事,所以我把《紅白極速約會》暫時擱置,先把畢業論文做好,不然要defer的話就糟了。

連續辛苦了三個月,終於把畢業論文和最後一個學期的考試都完成,亦代表畢業之時不遠矣。身邊的同學都為了畢業後的出路而苦惱,除了家澧。

「我諗過喇,畢業完做全職模特兒!同埋而家都有實驗電視搵我客串,我覺得試下做藝人或者唔錯。」家澧一邊幻想一邊跟我說。



我呷一口咖啡說:「你都決定晒,我都阻唔到你啦!同埋我都支持你啊,有個明星女朋友成件事不知幾威幾疊馬!係呢……對面個枱有個女仔好似眼甘甘咁望住你,佢係咪識你啊?」家澧回頭望一望那邊的女生微笑。此舉令女生鼓起勇氣走過來,「你係咪……袁家澧?我好鐘意你㗎,可唔可以同我影張相?」

女生毫不客氣地把手機遞給我,我沒好氣地為她們拍照。

「係呢你有冇睇過一個叫伊高仙貝寫嘅故事?好好睇㗎!」家澧識趣地為我宣傳意圖令我消氣。

「有啊,係幾sweet嘅,你都有睇嘅?」女生回答後家澧指向我。

「佢係伊高仙貝。要唔要影相?」家澧提議,女生望一望我,然後轉身就走。



……我以後一定令你後悔的!你要為拒絕合照而後悔一世!

家澧沒想到女生會狠狠拒絕,竟按捺不住笑了。

「夠喇!夠喇!」我已經生氣得面紅耳赤,但她沒有停止的意圖。

我伸出雙手捏她雙頰,「笑笑笑,咁鐘意笑?笑吖!你敢再笑?」雖然家澧沒辦法作出笑顏,但她仍發出「咔咔」的笑聲。我決定出絕招,不待她反應就親下去,一邊親一邊說:「笑吖!你敢再笑?」

「喂你啲口水漏入嚟喇!」

「仲好,食過我口水尾以後就係我嘅人!」
讀者們,大家好!我是誰?我是袁家澧啊!這故事一直以高烙然那個衰人作第一人身敘述,想必大家都厭倦了,所以作者想以我的角度去講述我的故事。對啊,最近模特兒的工作忙過不停,但懷緬過去常陶醉,樂事總比流淚事多。我明天跟大家說我的故事吧!等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