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生於十月二十七日,天蠍座的袁家澧。我是一個毫不起眼的女生,架著眼鏡,有點點Baby Fat,所以中學的時候朋友不多。阿芝是我青梅竹馬的唯一好友,每次有女生取笑我、欺負我都是她替我出頭。我一直都沒有什麼人生目標,每天都是渾渾噩噩地過活。剛剛我提到欺負我的都是女生吧?對啊,我就讀的學校是女校。女校對於男生也許是一個傳說吧,的確不少女生會視師姐為偶像,所以不少女生都是同性戀。女校並有很多男仔頭都女生會當自己的老大,會成群結隊的欺負其他女生,但如何欺負?我不太想再提及……
       
女校的唯一好處就是每年十二月都會跟鄰近的男校辦聯校聖誕聯歡會,很多女生都希望趁這個機會結識心儀的男生。每次聖誕聯歡會過後的上課天都會有很多男生來學校接女生放學,這也是所謂的青春吧!六年的女校生活雖然傷心事比開心事多,但中五那年的聖誕聯歡會我卻念念不忘。
       
「阿澧,下星期又Christmas Party喇喎,有冇諗住點著靚啲去識靚仔?」阿芝問。我是很內向的女生,所以根本沒有想過要藉此機會吸引男生。
       
「不如……我幫你揀衫吖!」我倒是不介意,但只要不注目就可以,因為我一直都是毫不起眼的人。
       
最後阿芝幫我選了一件純白色的連身短裙,我非常滿意,因為我很喜歡白色。
       


聖誕聯歡會今年的主題是面具派對,我和阿芝在登記處拿過面罩便戴上進場。場內有一隊Live band,一直為舞會伴奏著慢歌,一對對男女在舞池中跳著舞。我靜靜地坐在一角,除了害怕被人搭訕,更是因為舞台上有一個很特別的男生。他在舞台的左邊彈著結他,燈光的映照下是多麼的帥。音樂完結時,他向眾人鞠躬,然後慢慢行向咪高峰。
       
「之後呢一首歌係我自己填詞嘅歌,但原曲大家一定聽過。」
       
鼓手輕輕打著High-hat給男生節奏,歌曲的前奏已經把我醉倒,是Eric Clapton的Wonderful Tonight。
唇上透著微溫  和你走於街中暗燈
就像永被情困  和我戀上此刻氣氛
身邊的那人  互贈熱烈的吻
情難自禁    雙方的心那樣近
       
男生填的詞訴說著一對痴纏的情侶,是他和他女朋友的故事嗎?我一邊享受著,但心裏卻有一陣醋意。
願意這一生  從此不分
拒絕做寂寞的人


就算天多高  海多深
仍然願天天等你回來 say I love you
       
歌曲的副歌更是深情,但眼前來了一位男生,他個子很高,看來是籃球隊的成員。「May I?」如果我走進舞池就能更近的看到台上的男生,於是我伸出右手答應。我們雖然一直跳著舞,但我的眼光沒有從台上的男生離開。少女情懷總是詩,我的初戀大概就於那刻埋下種籽,發芽?就是接下來的事。可能因為我只顧看著台上,對身後的飲品區懵然不知。對,我很戲劇性地撞向桌上的雜果賓治(P.S. 中五我們未滿十八歲,怎會有紅酒!)。我本以為跟我跳舞的男生會好好的照顧,但那人居然暗罵一句後逕自走去……我純白的短裙染成一片橙色,但我卻不知所措。阿芝到底去哪了……戴著面具並沒有把我的羞恥感降低,因為我最怕的就是成為眾人的焦點。我無助地坐在地下,頃刻歌聲暫停,原來男生跑了下來。
       
「你冇事吖嘛?」他脫了身上的外套圍在我裙上。
       
「多謝……」幸好燈光昏暗加上我戴著面具,我臉的泛紅才沒有被他看穿。
       
「你褸住先,遲啲畀返我。」男生說完這句後便跑回台上道歉。大家是否以為這是個漂亮的邂逅故事?事實是我在聯歡會完結後沒有再見過他,名字不知道,連外套都沒有還。他的外套我已經洗乾淨,我一直存放到現在。希望大家不要講給烙然知道,呵呵!這就是我的初戀,初戀大概都是未戀先失,但卻如此令人刻骨銘心,我相信終有一天我可以把外套還給他。明天我跟大家講我和烙然相識的故事吧!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