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追女仔嘅好橋?」凱瑞不作多餘的話,直接說到重點。
       
這個問題可以難倒了我,雖說我有追求過女生的經驗,但終究都是失敗告終。我跟家澧之間都是很自然地走在一起,雖然她多番暗示,但我一直以為自己會錯意,所以久久不敢進取地追求。
       
「我真係冇咩經驗喎……咁佢啲咩人先?Detail啦!」雖然凱瑞平時什麼都會跟我說,但有關戀愛的事我卻未曾聽他提及。
       
「嗯……正式嚟講我唔識佢㗎!」
       
「吓?」那我就把接下來的時間交給凱瑞吧。       
大家有冇試過係街上面見過一啲好啱你嘅Type嘅女仔?雖然你可能話我只係睇樣好可恥,但令我留意起呢個女仔係因為佢睇梗嘅嘢。我一直有個習慣,就係去咖啡店寫文,只要買一兩杯咖啡就可以坐一日,係一件好抵嘅事。我每次都盡量坐係鋪頭入面嘅一角,因為啲人行嚟行去好令人失去專注力,呢樣對於作家嚟講係好重要嘅事,要知道如果我有個靈感,但畀其他人騷擾而搞到唔記得咗係幾令人嬲嘅事。



我坐嘅位置前面總會有個女仔背對住我坐,一個星期總會見到佢兩三次。有一次我出去買咖啡嘅時候畀我望到佢電腦嘅moon正正就係睇梗我作嘅故事,我仲見到佢有買我之前出個幾本書,個一刻我好有衝動認識呢個女仔。不過我又諗,識咗佢又點?大家日日係到見個感覺一定好odd,所以我都係唔諗住主動識佢。

自個次之後我每次去咖啡店都期待見到佢,有時仲會特登早少少到,或者行出行入多幾次望吓佢。係咪好痴漢?咁就過咗成個月,但我同個女仔都仲係零進展,如果我普普通通咁行過出話我就係傅凱瑞感覺真係好柒……烙言,有冇咩好橋畀我識呢個女仔?我見佢每次嚟同走都係一個人,應該係單身女仔嚟㗎。       
聽過凱瑞講述這個女生的事,多鬼主意的我突然又有靈感。
       
「你條友最叻係咩?」我問凱瑞,他想了良久都想不到。
       
「你條友連自己優點都講唔出,冇救㗎喇!」我裝認真。
       


「唔係啩……我……我識作文囉!我靚仔過你囉!」凱瑞托一托眼鏡急回答。
       
「你個柒頭邊忽靚仔……你都識講自己識作文,咁你咪寫個新故事講佢囉!」我續道,「作家取材成日都係講人哋,有冇諗過可以用自己做題材,講自己嘅故事?好多作家諗啲超現實嘅故事,但好多時因為唔了解主角經歷嗰堆事會有咩感想,所以係心理描寫方法好明顯不足。你見我第一個故最後都用左自己同家澧嘅名同性格落去,咁樣就可以令到呢兩個主角嘅描寫更加貼地同真實。同埋你成日話想識吓新嘅風格,係時候試下寫愛情故事啦!」
       
「咁即係……寫一個故事講佢?唔知邊到入手喎……」我未曾見過凱瑞如此苦惱的樣子,原來女生真的會智商壓制男生,大部分的男生在女生面前都束手無策,除非你是個可以把女生玩於股掌之中的帥哥,不然要猜測女生的想法真的比攻讀博士還要困難。
       
我叫凱瑞自己想想接下來怎用故事去追求女生之後就掛了線,怎料又有來電。竟然是阿天……?
       
「喂,阿天?好少可無啦啦打嚟喎,近排點啊?我下個故事要遲少少先出到啊,到時再搵你幫手設計啦!」
       


「Hi Elvin,Actually我打嚟係有啲好urgent嘅事想請你幫吓手……」阿天的聲音有點奇怪,到底發生什麼事?阿天叫我去港鐵觀塘站等候她,我換個衫後便出門。到達目的地後發覺阿天正戴著墨鏡跟口罩,一身黑色外套和黑色套,裝扮得就像一個賊人一樣,要不是她向我招手,我都不知道正是她本人。
       
「你搞咩啊?搵我一齊打劫?」我說笑道。
       
「Nope, 我懷疑我boyfriend有affair。佢住黃大仙嘅,佢今日明明要去九龍塘返工,但佢竟然搭MTR嚟咗觀塘。」
       
「Wow!你trace佢?」我又忍不住用ABC tone講話。
       
「係佢呢排好weird啊,平時check佢啲message佢都好合作,但近排竟然話要話要啲privacy。Oh my god! 佢一定係同緊其他女仔chat所以唔敢畀我睇囉!」對於女生查看男生手機的訊息我真的大惑不解,當Telegram都已經有secret chat的時候,其實男生要出軌的話根本沒法阻止,你留到他的人,但他的心早已遠去。以我和家澧為例,我們都不會互相查看對方的電話,她身邊有任何男生纏著她的時候她都會跟我說,跟我商討怎樣趕走他們。當然我不會膽敢跟女生講真說話,我只是點點頭和應。
       
「So,我哋要做啲咩?你又知佢去左觀塘邊到?」我直搗黃龍地問。
       
「我直覺佢去咗佢band房,佢同佢班bandmate係工廠大廈租咗個單位,周不時都會去個到夾band。不過佢哋應該星期六先會一齊,但今日係Monday,可能佢就係係band房唔知做啲咩。」
       
「You mean我哋去阿助band房take a look?我唔覺得佢會猖狂到帶其他女仔去佢band房喎……」連工都不返,約女生去band房?我懷著「真係捉到姦?」嘅懷疑跟阿天慢慢去到阿助的band房門外。


       
「Hold on,我哋要ready少少嘢。」她示意我用手機拍片,她靜靜地數「三、二、一」,之後我們兩個就像飛虎隊般衝進band房。我驟看房中空無一人,於是笑起來。
       
「你太多疑喇,呢到都冇人。」我下意識把手機錄影暫停,靜坐在band房的沙發上。
       
阿天沒有理會我繼續四圍查看,我看著她慢慢走到band房的其中一個小房間門外,突然停下步伐。我心中突然有一陣寒意,於是慢慢踱步到阿天的身邊。
       
唔撚係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