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光景,我看見房間中有一張床,大概是供band隊成員留宿過夜用,當我在想工廠大廈能否作住宅用途的同時,床上有一男兩女正纏綿著。床上的阿助和一名金長髮女生和灰短髮女生(暫稱叫阿金和阿灰,這種小配角我連她們的名字都不想知道)正忘我地進行活塞活動。阿助躺在床上,阿金坐在阿助的臉上使勁地前後扭動,而阿助就伸出舌頭「嗦嗦嗦」地品嘗阿金私處的味道,另一邊廂阿灰跪坐在阿助跟前忙碌地吞吐著阿助的肉棒,更不時發出「噗嗞」的聲音。阿助的左手高舉,輕輕地揉著阿金的左峰,右手又貪婪在阿灰的乳頭上打轉……好啦!再這樣下去這故事會完蛋的。我本想吃著花生近距離觀看這如像AV的情節,但在我左邊的阿天已經流下眼淚來,看來世界大戰快要抹黑宇宙了……眼前這三條肉蟲竟然陶醉得懵然不知,我都不知道該憤怒還是大笑才好了……
       
「林之助!」阿天聲如洪鐘的大叫,把我嚇得連手機都掉了。仆街爆mon……現在不是關心我電話的時候,我怕身邊這個女生會發瘋。
       
「阿天?呀……呀……」阿助被阿金坐著根本什麼鬼都看不到,但還認得阿天的聲音,但這白痴居然在這個時候高潮。他一邊使勁地想看看在門外的我們,但阿灰的口技令阿助在不適當的時候高潮,就這樣我和阿天就看著他的肉棒一下一下的噴出白色的精華,阿灰被噴得一臉都是精液,連灰色的頭髮上都有一灘白中帶黃的液體。
       
「嘩!你都幾熱氣吓……」我衝口而出地道。身邊的阿天憤怒地望向我大喊:「You shut the fuck up!」我被她的氣勢嚇到連呼吸都不敢。
       
阿金好像在向阿天示威般繼續用她的私處在阿助的臉上磨蹭,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更不時發出嬌喘和呻吟。阿灰向我們這邊走過來,衝向我身後的洗手間去洗淨臉上的精液,途中她的胸部掃過我的手臂,我立馬叫了出來。
       


「非禮啊屌!」阿天無視我的求救,氣沖沖地走向阿金,高舉右手如像擲棒球般一巴掌摑向阿金。阿金到這刻才從私處的刺激中反應過來,立馬衝到洗手間去。對啊,她的胸部又掃向我的手臂,但這次我不敢太大叫,因為眼前的阿天如像有一股火焰包裹她身體一樣怒火中燒。
       
「我……我去睇睇個兩個女仔先。」我胡亂作個藉口便走到band房的沙發坐下。與此同時阿灰亦在洗手間走了出來坐在我身旁,「小姐,你可唔可以著返件衫先?」大家都知道我很喜歡短頭髮的女生,試想像有一個一絲不掛的短髮女生坐在你身邊你會怎麼辦?我別個臉本想逃避她的胴體,但阿金又一絲不掛地坐在我左邊……「我有女朋友㗎……可唔可以放過我?」我閉上雙眼,雙腿緊緊夾著下半身說。
       
「你傻㗎?你個friend係間房到,我哋啲衫咪係入面,而家咁點入去?」阿灰出口罵道。
       
「我明,但你哋用手避吓私人部位好冇?唉……屌!」我沒好氣地說。Okay我讓一步,我衝鋒廿一上身般衝入房把她們的衣物都拿出來拋給她們。
阿灰跟阿金接過衣物後便在我面前穿上衣服,「屌,入廁所啦好嘛?」我好像被眼前這兩人強姦般,回去一定要跟家澧報案……
       
阿灰換好衣服後走到我身邊,一邊用雙峰壓向我,一邊湊向我耳邊說:「你條友扮咩好人君子,定你係處啊?」她笑笑之後就跟阿金離開band房。她怎麼知道我是……?


       
招呼完剛剛那兩名女生後,阿天和阿助沒有發出過一絲聲音更是令我覺得可怕……我趕忙看看band房內有沒有任何利器,幸好沒有……
       
「你對得我住咩?林之助!」阿天又一聲大叫。不過良久我都聽不到阿助的答覆。
       
「講嘢啦林之助!3P好開心啦?奶閪奶得好開心啦!畀人含得好開心啦!」阿天突然摒棄她的ABC腔。
       
「咁……咁男人都有需要嘛!你唔畀我我咪出去搵人幫我解決囉!」阿助終於開口,原來阿天一直沒有跟他做那個……不過用這個藉口將外遇合法化會否太卑鄙……
       
「咁你就可以背住我去偷食?咩道理?而家我唔畀你屌反而係我錯?」阿天將我的論點如實說出,我就看看阿助怎反駁下去。


       
「原本我諗住冇人知,我繼續做你眼中好好嘅男朋友,而家咁即係要分手啦!你自己上嚟拆穿我,你自己承受呢個後果!」嘩!好一招惡人先各狀,阿助急急穿回衣服,「我條底褲呢?係咪出面個撚樣偷撚咗啊?」我?難道我剛剛太趕急的關係把他的內褲都拿走了嗎?
       
「冇喎,係咪你嗰條女拎咗嚟做紀念?」我向房間大叫。阿助連內褲都不穿就直接穿上牛仔褲離開band房。
       
「鬼唔望你一陣拉褲鏈卡住啲毛痛死你……」我喃喃自道,把注意力轉向已經哭成淚人的阿天。
       
「Are you okay?」我試探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