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的推進總是很快,自阿天那天捉姦之後又過了數星期,我費盡心思哄回家澧後就來了旅遊的時間了。一個多月的旅行就像出走一樣很瘋狂,但年輕不輕狂的話只怕及後沒有機會了。行程、住宿、JR Pass、機票,將一切都打點好是我的陋習,我對於未來的未知性經常感到焦躁不安,不把一切都計劃好的話我一定會徹夜難眠。與此相對的家澧享受未來的未知,雖然不免會碰釘,但也許會有驚喜,或是更特別的體驗。不過在這趟旅行她都讓我打點一切,對於一個愛自由的女生已經是最大的讓步吧……
       
「行程我用呢個App查好晒時間表,所以唔驚會搭錯車!」我驕傲地說。
       
「知喇!到時我就只係跟住你周圍去,咩都你打點晒!乖仔!」家澧挨坐著我身邊說。
       
「話時話,民宿啲床都係雙人床嚟,你唔介意㗎可?」
       
「我係你女朋友嚟,怕咩姐!」起初我還害怕家澧會介意二人一起睡同一張床,不過正常情侶都不會介意的吧……
      


  我們乘搭早機到鹿兒島正式開始我們的旅程,其實這是我第一次去日本,雖然我從中學開始便學習日文,但與真正的日本人交流真的是第一次。
       
我們的旅程從鹿兒島(南九州)開始,途經福岡(北九州)、四國、再到廣島和京都、大阪(關西)。接下來到名古屋、東京,最後到北海道,不去仙台的原因當然是因為幅射啦!
       
「最衰一買嘢就一定要寄返香港,唔係都唔知點抬去北海道……」在福岡的家澧失望地說,一個多月的旅行是很開心充實,但我們就不能大買特買,因為我們的行李都盡量輕便。
       
「買啦!橫掂我哋之後係大阪同東京都會留耐啲,買野一定少不免。我都諗住寄返香港算,係就係貴左啲……」我提議道,雖然我心正想著這次旅行把我一貧如洗,但這也是代價的一種吧。聽到我這句話的家澧於是就在福岡開始了她的購物之旅,那天在天神我提著一大堆購物袋尾隨在她後面,畫面這應很可笑。
       
可能是買得太高興的關係,她在福岡至廣島短短一個半小時的車程中終於捱不住睡死過去。我就一邊吃著在Familymart買的飯糰,一邊細看在我肩膀的家澧。
       


這幾晚家澧和我都只是相擁而睡,明明討論區很多人都說旅行中的情侶是特別容易……是要我做主動嗎?不過我沒有安全套啊……我一邊看著家澧一邊胡思亂想,原本睏了的我想睡都睡不著。
       
在看過廣島著名的水上鳥居和品嘗廣島有名的燒蠔之後,我們就到下一個景點——鳥取。
       
「好得意啊!個車站有名偵探柯南嘅少年偵探團嘅沙雕,幫我影相!」身為一個稱職的男朋友,攝影技術都要有相當的水平。我大師級的攝影水平已經得到模特兒袁家澧的認可!我熟練地拍了幾張相後便拖著家澧去到著名的鳥取砂丘。
      
  「嘩!個砂丘喺正個海旁邊,好神奇!」我看見眼前的景色後不禁驚歎。在藍藍的天空下有著褐色砂丘,相互映襯就像一張圖畫一樣。
       
我們就像拍日劇般在沙灘上漫步,迎著海風、吃著沙度過一個下午。
      


  除了這些景點,其實我是一個「城膠」。我這次旅程的重點之一就是盡量去最多的百大名城!大家知不知道有一個百大名城的蓋印集供各位「集郵」,對於我這個「城膠」就像是接下了任務一樣,每去一個地方第一時間就是了解附近有什麼名城,然後就衝過去拍照和蓋印。家澧一開始都沒我好氣地跟著我周圍去,但她現在都慢慢愛上了日本的名城們。
       
「去完鳥取咪可以去姬路城囉!」家澧主動提議。姬路城是一座純白色的名城,它大概是我最喜愛的名城之一。我如習慣般蓋上屬於姬路城的蓋章,以後就和「白色美人」告別。
      
  我們終於到達第二個長駐點——大阪。因為關西的景點大多都圍繞著大阪,所以我們不需要趕行程,可以慢慢走遊覽大阪。比起著名的心齋橋和道頓堀這些熱鬧的購物點,我更喜歡看神社和名城。我陪著家澧逛街,但心入面一直想著大阪城,看來我已經是個沒救的「城膠」。
       
「呢間鋪頭咁得意嘅,賣咩㗎呢?」家澧好奇地指著對面的一間鋪頭問我。
       
「唔知喎,入去睇下囉……」我敷衍回答。我和家澧拖著手走進鋪頭,店內的商品頓時令我們停下來。
       
眼前的一張張AV的海報,還有一個案內圖指示每一層有什麼賣,但大多都是成人用品。
       
「呃……行錯鋪頭喎,走啦!」我說道。
       
「你嚟日本都係想行呢啲鋪頭姐,同埋我都未見過,又有唔少情侶一齊行……睇吓都冇所謂嘅。」家澧雖然這樣說,但眼神一直逃避店內屏幕正播放的試看片段。我們在店內四周看著不同的商店,家澧不斷問那些商店是什麼,害我都不太敢解釋得太詳細。


       
「我係咪好變態……呢啲嘢我全部都知係咩。」我指向架上一堆堆的「名器」。
       
「都正常嘅……呢個咩嚟?媚藥?」家澧發現了不得了的東西,我連忙解釋道:「呃……咪有催情作用嘅……囉!」
       
「我哋瞓埋一齊咁多日,你冇諗過同我……」家澧你又語出驚人!我臉也紅了起來。
       
「哈哈哈!走啦走啦!」我拉著家澧離開那家店,然後在附近的一家拉麵店吃晚餐。
       
「塩ラーメン二つください。はい、お願いします。(唔該我要兩碗鹽拉麵,係,拜託晒)」我跟店員下了單後突然尿急。
       
「我去個小便先!」我匆忙地跑出拉麵店找洗手間,回來後家澧已經開始吃她的拉麵。
       
「呢到有廁所㗎喎!」她指著店內的洗手間說。
       


「係咩……急得滯唔覺。いただきます(我不客氣了)」因為太肚餓的關係,語畢便狼吞虎嚥起來。我們吃完拉麵後便付款,我摸摸外套內袋內的「那東西」後便跟家澧回到民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