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想過在講故台開Post直接指責Mr. Q偷取我的故事據為己有,但最重要的是我沒有證據……儘管我的故事的檔案早在幾個月前就建立,但用此做證據的話根本沒有力,因為講故台都是半匿名地發文,除非我在更早時間用自己身份發佈了故事,否則根本沒有方法證明另一個用戶偷了我的故事。與其在網上開戰,不如直接抽真兇出來當面對質,問題在於怎樣找出真兇?
       
家澧今日原訂要在早上為一家雜誌社拍硬照,這代表她能接觸到的人應該有……模特兒公司的人和雜誌社的人?
       
我組織過後再致電家澧,但是沒有回應……又在忙嗎?
       
大家拍拖的時候總會經歷過熱戀期,當時我還誇下海口說只要相處的時候多給對方驚喜,熱戀期是可以持久的。不過自從從日本回來後,大家的見面比以前更少,倦怠期看來已經無聲無息地侵蝕我倆的關係。很多時候想見家澧,但她總以有工作在身而推卻我的約會。在大家眼中,我就像個自由工作者,自己可以好好分配時間去和心愛的人相處,但家澧就像個正常的「打工仔」,時間不是自己可以分配得來的。儘管我們多想見面,但很多事情都身不由己,當你投身社會後你就能真切地感受到那股無力感。即使你想作出反抗,但為了生計,為了每個月「雞碎」般的薪金而放棄自己重視的一切。如果我沒有像凱瑞一樣走上寫作之路,大概我正在努力地尋找會計師的工作,什麼Big Four……想到如果自己要做這麼死板而辛苦的工作就想死了,沒錯是賺到很多錢,但跟賣了自己的靈魂沒什麼分別。正當我在思考人生之時,家澧終於找我了。
       
「你記唔記得自己個袋會放喺邊啲位,令人有機會係入面偷到嘢?」我就像偵探般問道。
       


「大概可以掂到我個袋嘅人只有我經理人,同……雜誌社嘅編輯。因為個編輯幫過我拎個袋……」家澧努力地回想,「我試下問吓佢地啦……再聯絡。」
       
希望真的是那兩個人其中一個把我的故事偷了並放在講故台吧……不如直接去找家澧和那兩人馬上對質吧?如果推理正確,家澧的USE手指會在兩個可疑人的手上,如果被她銷毀證據的話,這件事就鐵定石沈大海。意識到時間的重要性的我馬上動身往家澧所在的雜誌社,但在這之前我決定再致電家澧。
       
「喂……間嘢係邊?」哈哈,我怎知道她在哪家雜誌社的Studio呢?
       
我抵達後家澧已在門外迎接,我馬上找來家澧的經理人和雜誌社的編輯。我簡單講述自己的經歷後要求家澧幫忙作搜查,兩人都非常合作,但在她們的行裝中都找不到消失的USB手指。推理錯誤?我謝過兩人後又繼續沉思……
       
「你肯定你真係帶住隻USB手指嚟呢到?」家澧想了想後搖頭。即是有機會遺留在她的家裏,被她的家人撿到吧……?要懷疑家澧的家人嗎?不如就趁機拜訪一下世伯伯母吧!我到附近的酒鋪買了一支餐酒後接家澧下班,然後就跟家澧回家。
       


「世伯伯母你好,我係高烙然,呢到小小心意……」
       
「你就係阿然啊?幾高大喎,唔錯唔錯!」我尷尬地笑笑,而家澧就紅通了臉地趕走伯母。我對世伯點點頭,大概男人之間只需要一個眼神便知道對方是否友善。
       
「我同家澧拍咗拖咁耐都未上門見世伯伯母,真係唔好意思!」自從去了日本旅行,我下意識便習慣了鞠躬,凱瑞更笑說我好像被思想改造了一樣,不過禮多人不怪嘛,所以我也沒有戒掉這習慣的意思。
       
「傻啦,要你咁破費買支餐酒嚟我哋先唔好意思。」世伯的話令我感受到他們大概不是公屋潮文中的家長,我暗舒一口氣。
       
用餐期間我和家澧父母都傾談得非常開心,大概他們對我的印象都不錯吧!他們對於我追尋夢想的意向亦很同意,只是希望我設下期限,否則到頭來一事無成。我曾經說過我是一個為未來擔憂的人,而家澧是活在當下的人,我想如果我二十六歲前都得不到任何成就的話,那就代表我是個平凡人,只能夠安守本份打工打到老吧……
       


差點忘記了正題,飯後我和家澧走進睡房,四處尋找她的USB手指。如果找得到的話,所有調查又要推倒重來,不然又要繼續追查手指的去向。
       
「我搵到喇……」家澧在抽屜的最深處找到USB手指,那同時代表我再也不知道為何自己的作品會對外流出。
       
「然仔我哋焗咗啲曲奇啊!出嚟食啦!」家澧媽從廚房大叫。曲奇?對!曲奇!我開始努力回想,我知道我要去哪裏了。       
「叮噹!」我按下門鈴,靜待人來開門。
       
「邊個啊……係你?」厹強驚訝地看著我。
       
「係啊!你好,Mr. Q!」我冷冷地笑,用鋒利的眼光望著厹強。
       
「我唔明你講咩!」厹強意圖關掉大門,但我的一句話令他停下動作,「係Cookies。」
       
「幾個月前未畢業嗰陣,我用過你部電腦upload assignment,你嗰陣已經知道我Dropbox嘅username同password,因為個Chrome會自動記住個account,個原理就好似cookies一樣,將用戶嘅身份暫時儲低。」
       


「係啊,我係特登偷咗你未出街嘅故事,鬼叫你以為自己有家澧做女朋友就好威?向我示威?」
       
「即係你認你係Mr. Q,係你主意去偷取我高烙然嘅作品再發佈上講故台啦!」
       
「係啊!點啊?你證明到我係Mr. Q,但你證明唔到篇文唔係我寫,多得你個idea,個故而家好多人睇梗,比起你之前啲有人氣好多!哈哈!」
       
「你!」我氣急敗壞地說,「你有個開頭姐,睇你點爛尾!」
       
「呢到唔歡迎你,同我即刻走!」厹強毫不客氣地推我出門外咪大力關上大門。我依稀聽到他奸狡的笑聲。我一拳打在大門上,然後露出一個更可怕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