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家後打開電腦,首先修改了Google Drive的密碼,然後就繼續我的計劃。我在講故台發表《紅白極速約會》,帖文的第一頁正正就寫下了Mr. Q偷取我故事的始末,最後附上一個連結。連結連接的是我到訪厹強時候用錄音筆錄下他承認犯下罪行的聲帶,「唔知道不誠實使用電腦要坐幾多年呢,Mr. Q。」
       
我發表的帖文引起巴絲打們的關注,不只是希望Mr. Q安心上路,更吸引了更加多人觀看我的故事,我終於初嘗凱瑞出故事的那一種人氣。
       
「終於搵到兇手喇!咁睇呢件事真係塞翁失馬,焉知非禍。因為厹強偷咗你篇文,所以先引起咁多人關注,再令佢地成為你嘅讀者。」凱瑞對於這件事有以上的感言。
       
家澧雖然對自己私下下載我的初稿感到很愧疚,但其實是我違背了對她的承諾。我曾經說過她永遠是我所有作品的第一個讀者,但為了這個故事的質量,我一直不把自己所想所寫都告訴家澧。
       
先別管講故台的事,今日是星期五,對,跟凱瑞約會的那個星期五。
      


這晚的我不像平時打扮得那麼隨意,反而穿著得十分文青,亦久違的為頭髮塗上髮泥。
      
 要見劉子嵐­­­­,要見劉子嵐,是劉子嵐……
       
我約家澧於港鐵站碰面後便去到和凱瑞相約的餐廳,凱瑞也傢伙又遲到嗎?我如坐針氈地四處張望,害得家澧都擔心我起來。
       
「你冇事吖嘛,做咩咁緊張?又唔係見家長,見凱瑞女朋友姐,唔知靚唔靚呢?」
       
「冇……佢幾靚㗎。」靠,說漏了嘴。
       


「你又知佢幾靚?你又未見過佢。」
       
「呃……感覺!」雖然我想說謊,但凱瑞和阿嵐應該都會說出口……算,暫時避一避也好。
      
「Hi!烙然家澧!」凱瑞終於到場,我和家澧站起去歡迎凱瑞和阿嵐,正當我想和家澧講清楚的時候……
       
「劉子嵐!」
       
「袁家澧!」兩位女生突然互相呼喊對方的全名,明明還未介紹啊……
       


「我哋係同班同學!」兩人互相擁抱,我和凱瑞都呆呆地站在原地。
       
「點解咁都見到你嘅!」
       
「我都覺得好神奇,我去咗澳洲之後同你哋冇晒聯絡,仲以為以後都見你唔到啊!」阿嵐興奮地說。
       
三個女人一個墟,但現在兩個女人口沫橫飛地說過不停,大概這句話要作改正,我和凱瑞完全就像局外人般被冷落。
       
家澧和阿嵐一時訴說近況,一時懷念過去,途中說到了很重要的事情。
       
「係喎家澧,你知唔知我同烙然其實曾經……」家澧聽著阿嵐的話不明所以地看著我。
       
「佢係我前女朋友。」我終於坦白。
       
家澧的臉色由雀躍變得僵硬起來,糟了……


       
「係啊!佢嗰陣追我好老套㗎!」劉子嵐你還想繼續說下來,你快看看家澧的臉啊!「嗰時你都在場㗎我記得!」
       
阿嵐這句話把我喚醒,阿嵐和家澧是同班同學,我和阿嵐開始是在聖誕派對,那不就代表家澧當時都應該在派對中?那我唱的歌不就……!家澧也像被一言驚醒般,原來僵硬的臉居然開始笑起來,到底發生什麼事……?
       
阿嵐繼續如數家珍般講起往事,我們四人這頓飯都吃得很滿足,我也暗替凱瑞開心。我們四人用餐過後去附近甜品店繼續邊吃邊談,阿嵐又講起我們分手的事。
       
「我同烙然嗰陣因為Long D而散,咁我去澳洲,佢就留喺香港讀大學,我心諗冇可能繼續落去,所以就決定分手。係呢你真係冇再彈結他?」阿嵐又用「言語重拳」打向我。
       
「係啊,多得你囉!嗰陣我傷心到為你放棄咗結他,已經好幾年冇彈過。」
       
「咁你係時候就解封,彈嚟氹下家澧吖嘛!」
       
「烙然你條友仔,原來嗰排一放學就唔見咗人,原來係去咗拍拖!連兄弟都唔講嘅!」凱瑞打趣地說。
       


「呢啲嘢點講得出口……」我僵硬地笑,夠了,整晚都在講我跟阿嵐的事,明明我和家澧、你和阿嵐才是一對。
       
我們四人在港鐵站分別後,便護送著家澧回家。
       
「高烙然!做咩而家先講子嵐係凱瑞女朋友,仲要係你初戀!」家澧鼓起兩腮說。
       
「咁我驚你介意嘛,點知凱瑞個衰仔好溝唔溝……仲要我出橋教佢!」我裝可憐希望家澧原諒。
       
「不過……」家澧欲言又止,「你!跟我翻屋企!」
       
「Yes! Madam!」現在家澧說什麼都要聽從的啦!
      
我到了家澧的家,世伯伯母已經睡了,我倆靜悄悄地溜進睡房。
       
家澧第一時間是到衣櫃翻啊翻,到底找什麼?


       
「接住!」家澧把一件黑外套拋到我手中,咦!好像在哪裏見過!
       
「呢件……」
       
「係你係聖誕舞會借畀我嘅外套,我終於搵到你!」家澧跑過來把我推倒在床上,先是親我幾遍,然後繼續說:「知唔知我搵咗你幾耐?嗰陣你一完咗Party就走咗去,原來係去追子嵐!」原來她就是當年那個白色裙子女生!
       
「嘩!你覺唔覺成件事好似注定咗咁?」我開心得反應都遲鈍了,只是一邊被親一邊傻笑著。
       
「高烙然,我屋企有結他!」又要我破戒嗎?

「得喇!我彈畀你聽啦!」我拿起家澧房間的結他開始彈起我們相識的第一首歌。
       
You are wonderful tonight.
       


緣份這般娘娘腔的東西也許是真的存在,我們在那時互相錯過,但月老的紅線早就把我們連著。
       
「如果呢一世只可以揀一個人,無論點我都會揀你。」家澧這句話意外地認真,「知唔知由個一日開始嗰個男仔就已經係我景仰的人?」
       
「嘩,即係我同你拍拖嗰陣你都仲會諗起嗰個男仔!」
       
「咁佢係你吖嘛,有咩所謂!」家澧說錯話的時候都格外可愛。
       
「歌就唱完喇,咁而家有咩做?」我奸笑道。
       
「嗯……」家澧突然妖艷地笑笑,「好好獎勵你!」       
一覺醒來已經是中午,我到家澧家附近的餐廳吃過飯後便像行屍走肉般回家,途中我的電話又一次響起。
       
「喂!請問係咪伊高仙貝先生?」熟悉的聲音,是N年前那個編輯。
       
「你係陳生?搵我咩事?」
      
「恕我冒昧,我哋出版社對《紅白極速約會》好有興趣,想再一次邀請你上嚟再傾傾出書嘅事。」
       
「上次咪講咗我要求起用我朋友嘅設計做封面,唔係為貴社帶嚟麻煩咩?」
       
「係咁嘅,因為你今次呢個故事引起好大迴響同好評,所以我哋出版社決定就算將封面交由你朋友提供都可以為你地出版成書。」
       
「真係?咁……下星期我得閒可以嚟同你地商討吓。」
       
「非常樂意,咁到時見啦!」我掛線後欣喜若狂,我的夢想終於要實現了。
       
「喂!阿天,之前個出版社話願意用你設計做封面,我哋出書喇!你今個星期睇下得唔得閒起一個封面嘅初稿再帶上去出版社。Okay,到時電聯!」       
自出版第一本書後已經兩年,我仍然在講故台向大眾發佈我寫的故事,有大熱的有無人問津的,但作為一個文字愛好者,我到現在仍然喜歡自己能成為其他人空閒時解悶的對象。
       
家澧已經成為有名氣的模特兒,不少廣告都能找到她的身影。我現正為我第三本書的設計、排版等煩惱,我和家澧雖然已是公眾人物,但雙方都已經公開戀情的關係,我們就像金童玉女一樣令不少人羨慕。阿天已經被出版社聘請成為設計部的一員,我的新書都是她一手一腳為我構思的。厹強被判囚後已經服了一半的刑期,希望他出來以後不要再找我和家澧麻煩。凱瑞和阿嵐、阿祖和肥芝依然恩愛,凱瑞的作品被改編成電視劇,如果我是人氣作家,他就是超人氣作家。我們起步不同,所以有著不同的速度,雖然他一直在領先我,但我相信自己會走得更遠跳得更高。
       
不瞞大家,我的下個故事的構思已經在我腦中,現在首要的是用電腦記下。
       
我看著這個令人著迷的講故台,每類故事都有其共鳴者,百花齊放之下我只是當中的一朵花,但這一百朵名為「夢想」的花,今後仍會璀璨地綻放。
       
【大家好!又係我伊高仙貝,今次呢個故希望大家鐘意,廢話唔多,去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