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淺談酒



依我愚見,人於有記錄之文明中,最偉大的發明不是紙,筆,墨,硯、不是造紙術,指南針,火藥,雕版印刷術──而是酒。古往今來,酒,成就了多少英雄豪傑,造成了多少詩詞歌賦;昇華了多少歡娛,安撫了多少哀愁。敢問若人間無酒,何出項羽、曹操此等豪傑,何出李白、陶淵明此等賢能?天若不愛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愛酒,地應無酒泉。酒實乃天地間一大恩物也!

酒逢知己千杯少,與朋結伴,把酒作樂,暢談一番,若問人生何求,也許不過如此。窮我一生盡我年華,酣醉於瓊漿之中,雖似白耗光陰;但於我而言,卻是甘之如貽!於人生得意之際,與友一同盡興,近況遠望,天南地北,無所不談;於悵然失志之時,與朋一同盡訴,傷春悲秋,生離死別,無所不言。曹操有言:「何以解憂?惟有杜康。」,我也欲道:「何以盡歡?惟借金樽。」

除和知己暢飲外,獨酌也別有一番風味。皓月當空,舉杯獨酌,倒有幾分詩情晝意。或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以酒解悲,自我安慰道:「古來聖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或歌月徘徊,舞影零亂,妙筆生花,浮沉在醉生夢死之間,跟月、影同席,「醒時同交歡,醉後各分散。」,同歡盡興。李白是悲,是喜;是醒,是醉,也許只有那弧月寂影方能知曉。

「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

我無權傾朝野之大志,只求人生一場醉!若此生一杯能醉,則一杯足矣,若千杯不醉,則萬杯也未曾飲夠;他人欲求眾人皆醉他獨醒,我卻但願長醉不復醒。



可恨的是:身醉猶似在天宮,心醒方覺留人間。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