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杏子的愛情舊事 (上)

近日,公司發生了一件話題性十足的事情,事情是小杏子收到一封告白情書,而寫這封情書的人是在公司人緣指數極低的安力生!結局是小杏子斬釘截鐵的當面拒絕。安力生的勇氣未能換來預期的回報,卻因消息走漏,以致人盡皆知,閒言嘲語此起彼落,非常可憐!我敬佩他的勇氣,起碼他敢於向愛慕的對象表白,總比我當日在陰差陽錯的場合下才突然向阿紫表白的情況強一些,但他沒我這麽幸運,還被其他同事嘲笑,實在很讓人同情。

小杏子是公司裡相貌最端正的美人,為人友善建談,對她心存愛慕的男士相信不在少數,但與她相熟的同事都知道她有一位非常要好的男朋友,所以要強奪她的芳心是很不簡單的一件事,偏偏最不起眼的安力生卻跑出來,這實在很不可思異!如果他事前有向我透露過他的心意,也許我會極力阻止他,也不會在後來被巡邏後樓梯的大昆先生偷聽到她們的對話以致情書示愛被拒的事慘被張揚出來。

「這件事我從未向人提及,即便是我的朋友圈子也不曾說過,我問過他了,他也沒向任何人提過啊!明明只有我們兩個人才知道的事情,為何會搞到全公司都知道呢?」小杏子一臉困惑的望著我說,今天她約我一起在下班後到食階吃晚飯,我就大概猜到她是想問這件事了。

「嗯!那是因為妳們兩位都以為只有妳們知道,其實妳在二樓後梯拒絕安力生時還有第三個人在,只是妳們沒注意到而已。」我覺得告訴她也沒甚麽關係,反正大昆自己也告訴了不少人。「唉呀!怎會這樣?我就是怕他難堪才想爽快的讓他死心,我以為拉他到後梯說幾句就好了,還跟他說誰也不許再提起這件事,永遠只有我和他知道!現在卻是沒有人不知道了,究竟是誰那麼無聊偷聽人家說話啊?」她皺著雙眉一臉無奈的說。



「其實也不是有意偷聽的吧!是大昆剛巧在巡邏後梯時聽到的,他說當時從樓上走下來,到二樓轉彎處就聽到妳們的對話。而且,今天早上我在員工室看到他在跟安力生笑嘻嘻的說對不起,還一臉正經的分享自己的示愛見解。我看安力生也沒怎麼在意大家的閒言,反而因為這件事多了和大家一起說笑,所以妳也不必太自責。」我安慰她說,其實我覺得安力生的脾氣真的超好,每次有人在他面前提起小杏子,他總是微笑的搖搖頭就這麼輕輕的帶過,沒有人知道他的內心想法,我猜想他應該會很快放得下吧!

「怎麼每次都是大昆在亂搞啊!你叫他適可而止吧!大家都不熟悉安力生,你們怎麼確定他不介意啊?再懦弱的人也是和一般人一樣有感受的,你們不要欺負人啊!我覺得他很可憐!」小杏子邊說邊苦澀著臉嘆息,然後舉起叉子卷了一團意大利粉放進口中輕輕的咀嚼著。
我說:「嗯!放心吧!安力生是個好人,大家不會真的欺負他,我想熱鬧了幾天後就會轉換別的話題了。」
她放下叉子說:「能盡快平息就好了,這件事讓我很過意不去,被拒絕已經不太好受了,還要被人取笑。」
小杏子喝了一口熱茶,接著又說:「其實收到安力生的表白真的很令我意外,我們又不是很熟,不明白是甚麼原因讓他覺得有機會。」
我說:「這個問題我之前也感到很疑惑,後來想通了,大概是因為受了我的影響吧!」
她說:「哦?受你影響?」
我說:「嗯!安力生知道我和阿紫在一起,他曾問過我為甚麼敢向對方表白!我說剛開始跟阿紫不熟時,因為注意到她會主動對我微笑跟打招呼,所以才鼓勵自己相信她對我是有好感的!安力生應該是早就對妳懷有情意,畢竟對於少接觸異性的男生來說,難得有女生對自己微笑打招呼,那可是充滿幻想與期待的機遇呢!也許是因為妳會主動對他微笑打招呼的關係給了他錯覺吧!」
她為難的笑了一下說:「噢!想太多,真的想太多了!我對每個人也是這樣,難道就這麼膚淺的以為有機會了?還好我在他未泥足深陷時就先讓他斷絕幻想,這也是為了他好。」


我說:「嗯!大昆說他是未曾深愛就受傷!」
她不屑的說:「我覺得讓他受傷的是男員工室的好同事們!」
我笑了笑說:「我會呼籲大家收斂的。」
她說:「唔,我想他的心情應該跟你之前以為阿紫有男朋友時的心情差不多吧!不過你不是說過要低調嗎?怎麼安力生會知道你們談戀愛了?」

我搔了一下額頭說:「妳前陣子不是推薦過一家居酒屋嗎?我和阿紫有去光顧過,就是牽著手離開時在門口遇到安力生的,原來他家就在附近,他晚上會到街上散步呢!」
她笑嘻嘻的說:「真巧,原來是被撞到啊!怎麼樣?那家居酒屋好吃嗎?」
我說:「很好啊!那位像是老闆的先生很親切,而且還長得很帥氣,可是有點不好意思的是買單時他竟然給我們打了七折,我驚訝的問他為甚麼,他說聽到我們談話時提到妳,知道是妳推薦的餐廳,所以就給我們折扣了。我想妳們應該是很好的朋友吧!妳之前都沒有跟我說是朋友開的店。」
小杏子呆呆的望著我頗有感觸,眼眶漸漸泛紅,只是輕輕的應了一聲「嗯!」
她的反應讓我感到有點訝異,我忍不住問:「怎麼忽然不開心了?怎麼回事?」


她揉了一下眼睛說:「也沒甚麼,沒想到他居然聽到你們提起我,我原本只是覺得這家店的食物很不錯才推薦給你們的。」
我疑惑的問:「你們不是朋友嗎?怎麼說得好像沒怎麼聯繫似的?」
她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緩緩的放下杯子嘆了一口氣說:「那你們有看到一個蓄短鬚的男人嗎?他應該在負責制作食物,他們兩位合資經營那家居酒屋,以前還有一位女侍應,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在做,我們曾經都是好朋友,不過我已經有三年多沒跟他們見面了。」
我有點驚訝的說:「是吵架絕交嗎?」
她說:「唔,也可以這麼說吧!那個長得很帥氣的男人是我的前男友,我最後一次見他時確實是在店裡跟他吵鬧了一番。」
我訝異的望著她說:「噢,抱歉!問起妳的傷心事了,我們可以說別的話題。」
小杏子舒了一口氣聳了聳肩說:「不要緊,看在你告訴我那麼多和阿紫的故事份上,我也不介意跟你分享一下我的愛情故事,不過比起你們,我的情況要坎坷很多。」
我說:「真的沒關係嗎?」雖然這麼說,但我內心真的很好奇小杏子曾經發生過甚麼事。
她說:「沒關係,我們先把飯吃完再說。」

然後我們專注的吃著已經開始變冷的晚餐,望著低頭吃著意大利粉的小杏子,我的腦海充滿了疑惑,她現在的男朋友好像是個攝影師,不過我還沒見過他本尊,相信以小杏子的要求大概也是位帥氣的才俊吧!但居酒屋的那位先生又是怎麼回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