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杏子的愛情舊事(中)現今的世道,男女配對彷彿是件很隨意的事,只要雙方有點意思,而其中一方打破沉默主動示好,那麼成為情侶就好像是很理所當然的事。可是配對容易,分離翻臉的也不難,重複的舊人哭、新人笑成為了許多人的成長歷程,反而能從初戀一起走到成家立室的情侶就特別顯得稀罕,這是運氣的問題還是個性的問題?

小杏子把餐具輕輕的放回餐盆裡,然後拿起餐巾擦了擦嘴,露出了一臉滿足的微笑,她對著我笑嘻嘻的說:「怎麼啦?誰叫你這麽快吃完?很心急要聽我的故事吧!」

我的餐盆早已經被服務員收走,只剩下半杯咖啡放在桌上,我拿起喝了一口笑著說:「是很想知道啊!」

小杏子坐直身子紓了一口氣,神色凝重的說:「唔,我的初戀就是你在居酒屋見到的那位帥男,他叫林俊彥,中學時我們是隔壁班的同學,因為那時大家都很熱衷於參與學校的課外活動而混熟。他在學生年代時已經是個眉目清秀的俊男,個性溫和斯文,是屬於校草級的人物,很受女生歡迎。當年的我也是個對美男難以抗拒的普通女生,也不知從甚麼時候開始竟然對他心生愛慕,漸漸的愈走愈近,經過了兩個學期,我們成為了很要好的朋友。離開學校後友誼有增無減,除了常常電話聯繫外,有時還會約出來逛街、吃飯、看電影,那時雖然還沒有正式的男女朋友名份,但我卻在心中認定了他是我的男朋友,開心時我會抱著他歡呼,傷心時也會擁著他哭泣。然後,有一天我們緊緊的牽著對方的手,也沒有問對方願不願意,我只知道我的生活裡不可以沒了他。那時,我以為自己也是他生活中不可欠缺的一部份,只是沒像我那樣把甜言蜜語都說出來,他從來就是個內斂的人,不擅言詞,也不搞甚麼浪漫驚喜,他對我最浪漫的一句話就是「子杏,我也很喜歡你!」雖然很簡單,但對於我來說就是世界上最好聽的一句話。」

小杏子頓了一會又說:「當你全心全意的愛上一個人時,在他身上所見到的一切都會是美滿的!除了我之外,他幾乎沒有甚麼女生朋友,這種狀況讓我感到安心,也失去了戒心。我以為他有了我就心滿意足,也沒必要和別的女生靠得太近引起我不安,這種想法讓我感到幸福,我也樂於相信這就是我們的現狀、我們的將來!你知道嗎?那時的我幾乎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我有個又帥又溫柔的男朋友,而且當時還有一位男同學喜歡我,所有認識我的人都羨慕我,也許是太年輕的關係,感覺最滿足的還是那一份自滿的虛榮心,現在想來還真的覺得有點幼稚呢!」



小杏子苦澀的對著我笑了一下,我略有同感的點了點頭說:「嗯!妳剛剛說的虛榮心我多少能體會,不瞞妳說,有時牽著阿紫的手走到街上,感覺徐了幸福之外,還真的有點驕橫的豪氣,也許我應該成熟一點,畢竟相愛只是兩個人之間的事,應該專注的好好維繫好這段感情,讓它成長,而不是抱著炫耀的心態。」
她說:「對啊!明白這些道理會讓你更成熟一些。」
我說:「厲害!妳當時已經跟林先生戀愛,竟然還有其他人在喜歡妳,那喜歡妳的人後來怎樣了?」

我知道林先生最終和小杏子分了手,所以比較關心的是她說的有人喜歡她,這狀況有點像李品君。她閉上雙眼嘴角輕輕上翹,若有所思,然後望著我說:「喜歡我的那個人後來很幸福,說完林俊彥的事後,等一下我們再說他。」
她接著又說:「從學校做了兩年多的好朋友,到離開學校後在一起又過了將近兩年,日子就這麼平平淡淡、理所當然的過著,直到有一天他跟我說要和朋友一起創業。我當時聽他說要開一家屬於自己的食店時感覺真的很興奮,畢竟他已在餐廳工作了兩年,難得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開創自己的事業,這是很有志氣的事,我覺得自己將會成為一個成功男人背後的女人。」
聽她說到這裡,我慚愧的點了點頭,心裡想著自己的事業又該何去何從?我說:「嗯,那他們後來經營的食店就是我去的那家居酒屋了?」

她喝了一口飲料說:「對啊!開業到現在已經快四年了,我們的感情就是從那家小居酒屋開業後開始發生變化的,而且還是在短短的半年內急速的變淡、消失。」
我訝異的問道:「為甚麼呢?」


小杏子坐直身子說:「也許是我運氣不好吧!那時居酒屋剛開業時只有他和那個蓄短鬚叫高善揚的合伙人,兩個都是做事態度認真的人,而且廚藝還真的有過人之處,尤其是那個高善揚,才大我們幾歲就已經是大師級的料理人,開張不到一個月就已經出現人手短缺、應接不暇的情況。我當時本打算辭去自己的工作去店裡幫忙,可是林俊彥卻不贊同,說甚麼居酒屋的營業狀況還不穩定,叫我不可冒險辭去自己的工作,我原以為他顧慮周到,所以也不勉強他們請我,反而介紹了一位以前在學校認識的學妹給他們,唉!」

我隱約的覺得這會是第三者介入而導致他們感情破裂的關鍵。她望著我的表情露出微笑,然後緩緩的說:「你一定在想是不是那個女生搶走左了我的男朋友吧?其實我曾經懷疑過,但卻不是那回事。居酒屋的經營慢慢上了軌道,可是愈來愈不尋常的氣氛讓我開始擔憂。我和他見面的機會愈來愈少,有時連一起逛街的時間也沒有,他說生意忙,想花些時間在居酒屋,也需要多點時間休息,我也是個明白事理的人,當然會體諒他的處境,畢竟自己做老闆就是要付出更多的時間與精力吧!當你不願相信現實在變壞時,你就會不斷的為這些不好的變化找藉口,自我安慰的合理化它們。然而,每當我去店裡探望他時,總給我一種氣氛不協調的感覺,好像我不應該出現在那裡的感覺。漸漸的,我那位前男友見到我時開始沒有表現出我預期的開心感覺,反而總是一副不知道要說些甚麼的樣子;那位學妹更是莫名其妙,我發現她總是偷看我和男朋友說話;而高善揚對我的態度也陌生了許多,往往只是望到我才點一下頭,更多的時候是避免和我有任何的目光接觸,我們原本也會打打招呼的,後來連話也沒說了。」

我不禁的鄒著眉頭問:「是不是妳做了甚麼惹到他們了?怎麼三個原本和妳關係密切的人都變得奇奇怪怪的?」

她嘆了一口氣說:「唔!我沒有做過甚麼對不起他們的事,只是他們都知道一件我不知道的事而已,他們有事情瞞著我!對於當時的我來說,林俊彥的存在已經是生活中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我從未想像過會失去他,就是那段日子開始讓我有了失去他的想法。日漸陌生的關係,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大家卻是背對背的向著不同的方向走,焦慮和不安的感覺日漸加深,我嘗試問他,他卻避而不答,總是說工作太忙、壓力太大,有時受不了我的糾纏,他甚至會不聽我的電話,即便聽了,也只是我一個人在說著日常的事,他只是敷衍的附和,也不主動說些甚麼。那時的我已漸漸陷入了惶恐,我知道他對我的感情一定是變了,只是我不願相信這個事實。阿秀,你明白那種處境的感受嗎?」

我默然的望著她泛紅的雙眼,我未曾經歷過這種狀況,但只是想像一下也覺得難堪,心愛的人日漸冷漠、疏離,熱情如火的關係變成冷若冰霜的困局,而自己卻只能無力的任由事情發生!我無奈的對著她搖頭說:「應該很困擾吧!」



小杏子苦笑著說:「困擾只是因為不知道,然而當認清了對方已不再愛自己的現實時,那就是撕心裂肺的折磨了。當時一連好幾天我都因為生病而沒上班,我就是在那幾天認清了他已不愛我這個事實!我告訴他我生病了,他叫我好好休息;第二天晚上,我打給他問他為何不打電話給我關心我,他說不想打擾我休息;第三天,他依然沒有找我,直到晚上我睡著了;第四天,我的病好很多了,但心痛的感覺卻清晰的告訴我,他已經不愛我了!以前即便是小小的擦傷他也會很關心我痛不痛,如今我病了四天沒法上班,他卻一次也沒有主動打來關心過我的情況。我不願相信我們的關係會變成這樣,我不斷的猜測、想像為甚麼會這樣,我懷疑我們之間出現了第三個人,而那個人最有可能的就是與他朝夕相處的學妹。有了這個想法後,我似乎失去了理性,我要把內心的怨恨都發洩出來,我不要再忍受,我要當面問清楚,不要再這樣折磨下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