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子!他一定是個瘋子。」這是我對這個人的第一個印象。
 
  「原來死唔去都好慘架,你仲感受到痛,仲會行,會笑,會喊,會做愛,會餓,會病,但就係唔會死。」披著一件風衣,穿著一件印上「第零屆格鬥學會」短袖tee,雙手包緊著厚厚的紮手帶,右手緊握一把「忍刀」的凌寧說著。
 
  自從遇上「一仔」(詳情請參閱<<紋身師──帶著濃厚殺意的善良>>)之後,我所碰見的怪人多不勝數。
 
  但這個滿面刀疤,出沒在屋邨範圍,而且帶著大殺傷力武器的,我也是第一次碰到。
 
  那「忍刀」,我認得,我家裡也有一把。



  但分別是,我家裡的,沒有開鋒,而他右手上的,沾滿了血。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