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一個很平常的商業節日。每個人,每對情侶,每個家庭,甚至不同的組織,都很平常的在慶祝。
 
  根據非正式統計,有八成以上的人類都是正常人。
 
  這晚,凌寧在馬鞍山的海旁慢跑著,右手同樣緊握著他的「忍刀」。穿著連帽的衛衣,眼神數描著每一個沒給他嚇到的途人。
 
  這個紋身屆脾氣最古怪的紋身師,由正給認可之後,就從來沒接過任何一單。
 
  「小姐,你一個人呀?」凌寧臉帶著假的微笑,對這天還一個人看海的女孩問著。
 


  「唔係呀,有啲野陪緊我。」那女孩同樣回以假裝的微笑。
 
  凌寧看著這微笑,脫下了帽。
 
  「死之前,你有咩想做呀?」凌寧一臉認真的問著。
 
  「我希望天下有情人都冇曬小腿。」那女孩胡亂說著。
 
  凌寧聽後,笠起衛衣的帽,開始狂奔,揮著那把「忍刀」,切向每個經過他的途人的小腿。
 


  這個血色平安夜,讓馬鞍山的海濱沾滿了血。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