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如題



二零一七 。
一月。八日。
夏天。

踏入新年,不經不覺快十七歲了。將我這種高不成低不就的『廢青』,從小至今讀書水過鴨背,渾渾噩噩的考入了地區男名校,雖算不上風流,卻喜倜黨結友,結了兩名好朋友,渾渾和噩噩。渾渾人如其名,是混蛋一名:素喜在班房興風作浪,唯恐天下不亂。但卻極重義氣,兼且有點小聰明,可算是我們一黨中成績最好的一個;噩噩很平凡,要從在操場上白茫茫的校服人群那一片異味中辨識他......就大概只有他的龍陽之好吧!哈!不知什麼因由,同性戀者都能輕易辨認彼此的存在。

有別於班上只懂埋頭苦讀的同窗們,作為班上的少數,我們都各有理想,渾渾的理想是當一個出色的學者,噩噩則想當一個出色的平凡人......不要笑他吧。難道男人就不能一嘗當女人被愛的滋味嗎?難道平凡人就不能出色嗎?難道難道....
而我?因讀過末代縱橫家主父偃的名言:『生不五鼎食,死即五鼎烹』我只想有成就,我只想被知道。
我們曾厚顏地自詡『校園內唯一的三位狂士』,對!就是孟子口中的狂士。



又渾渾噩噩的和渾渾,噩噩過了好一陣開心的時光。

不知家門有幸還是不幸,到了中二,又糊裏糊塗的被送到澳州某小城的學校放洋留學了。

當然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相關文章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