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住在舊區的唐樓,一梯兩伙、沒有升降機那種,雖然說是私樓,但卻殘破不堪,所謂的管理公司除了收管理費外甚麼都不會做,大廈樓梯裡的燈要不就不停地閃爍,要不就壞了,晚上回家的話氣氛也挺恐怖的。

還好我家住3樓,不算要走太多層樓梯,而且一直而來也好像有發生甚麼事。

有天放學回家,竟然剛巧見到媽媽在家(她和父親經常要一起出外工幹,我有時懷疑他們根本是偷偷去旅行)。

「Hi,阿哥,好耐冇見。」她一如以往的用隨便的語氣跟我打招呼。

「嗨 Mum,點解你會喺到嘅?Dad呢?你地唔係喺英國嘆緊世界咩?」



「澄清返,我地係工幹,唔係旅行!阿爸架車咪喺樓下囉,你見唔到咩?我地返黎拎啲嘢咋,宜家就鬆人啦,要趕飛機。」

「哦,冇留意喎。」

「細佬呢?你地近排點?」她秒速轉了話題,語速也很快,看來真的有點趕時間。

「佢籃球隊練波,冇咩點,幾好阿。」我也配合她的速度,簡短地回答。

「哦,好啦,我要落樓啦,你跟我落黎同阿爸打聲招呼啦。」



「嗯。」

出門時,剛好遇到鄰居回來,我們平時也沒有打招呼的,畢竟香港的鄰里關係差是常識吧。他是一個目測50多歲的中老年男人,面色經常也很蒼白,讓人很不舒服。

「Hi。」媽媽很隨意地跟他打招呼。

他沒有回應,像是沒有聽到一樣,低著頭把鎖匙插進門鎖,媽媽於是沒趣地跟我一起走下樓。

「又有新鄰居?咁冇禮貌嘅?」她一邊走路一邊不滿地抱怨著。



「嗯,搬左黎一兩個星期,仲有個女人,應該佢老婆,都冇同我地講過嘢。」

其實在父母不在家的這段時間,我們的鄰居已經轉了好幾戶了,也不知道為甚麼會這樣。

「希,好耐冇見!」父親的車就泊在樓下街頭,我今天心血來潮走了街尾,怪不得剛剛看不到他。他坐在駕駛座跟我說。

接著便與父親閒談了幾句近況,不再多敍。

然而他聽到弟弟不在家,好像有點失望,他一向也很疼愛弟弟,於是他和媽媽便決定駕車到弟弟學校見見他,反正去機場的話也順路。

一路上父親也是超速的,也連衝了好幾個紅燈,幸好他的駕駛技術還不錯,不然應該已經撞了好幾次車,於是我們以5分鐘的極速到達平常車程大概15分鐘的學校。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