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係呢...浠琳,平時有啲咩做架你?」我一邊食野一邊問。

「...我牙!冇架,補習囉!」浠琳諗左一諗之後答。

「...er...仲有呢?」我繼續問。

「....仲有牙...er...跳舞囉!」浠琳再答。

「...跳舞!咁勁?」我有啲驚訝,嘻嘻...唔通遺傳左我啲表演細胞。



「...嘻嘻!」浠琳有啲怕羞。

「...哦...咁你爸爸、媽媽應該成日睇你跳舞架啦!」我借啲易問。

「...阿媽次次都有接我去架!」浠琳回應。

「...哦,咁爸爸呢?」我問。

「...er...」浠琳個樣有啲尷尬。



「...做咩呀?」我問。

「...er...我未見過我爸爸...!」浠琳回應。

「...吓,點解嘅?」我問。

「...我都唔知喎,媽咪都冇講過我知!」估唔到浠琳答得出奇地輕鬆,
可能細路女未識諗咁多野啦。

「...咁你唔想知咩?」我問。



「...er...都想嘅!」浠琳諗一諗之後回應。

「...咁唔問吓你媽咪?」我問。

「...我次次問親,媽咪都唔開心嘅,淨係叫我唔好問,話佢都唔知喎!」浠琳回應,
估唔到詠恩會咁答個女,是但搵個藉口話佢阿爸死左又好,去左外國都好吖嘛!

到最後我都真係問唔到啲咩線索,基本上連浠琳自己都真係咩都唔知,
小苑仲話睇過浠琳張出世紙連父親果度都係乜都冇寫嘅,
唔通就真係冇辦法知道個真相?

食完野之後我地繼續瘋狂玩樂,最後玩到完場睇埋煙花浠琳先捨得走。
一上車佢兩個就極速進入昏迷狀態,而我呢就一個人孤獨咁渣我嘅長途車。
望住倒後鏡嘅佢哋有種孤獨同埋落寞的感覺,有一刻我喺度諗,


如果一世都停留係呢度都唔錯吖。望住浠琳訓覺果個樣,我有一種講唔出嘅感覺,
一種好窩心嘅感覺,雖然今日始終都係證實唔到浠琳到底係唔係我個女,
但係我發現浠琳原來同我一樣都係左撇子,食飯果陣無論係揸筷子、
或者揸匙羹,佢都係用左手,雖然用左手嘅人都唔小,但係唔知點解我覺得唔會咁巧合,
點都好啦...就算到最後,浠琳真係唔係我個女都好,我都當佢係我契女咁看待架啦。


https://youtu.be/tb-UQh3rlO0


謝霆鋒  日月


彷彿可以共你兜一世的彎 不可以共你完美到天黑
白日似的我 你卻像藍月 明白美麗時間只得一瞬間



天生一對就會識得接觸嗎 捉不到就有力氣放開嗎
白日會幫我 你寄望藍月
明白快樂時間不能再貪 偏偏要貪

* 夜會光 日會黑 然後各自回了家
沒有一個地方 能讓愛絕對璀璨
我共你 在遇見當晚都知困難
猶像日和月也奇蹟邂逅 天亦會害怕

彷彿可以令你開心過很多 都可以令你難過更加多
暴烈過的愛 兩個亦疲倦
然後某銀河有一場雪花 洗清我嗎 repeat *

期望太簡單 要在同一個夜晚


同在半空 相依過片刻
遺憾是太璀璨 過後流星都太黑
我共你 浮在近遠之間

夜會光 日會黑 然後各自回了家
沒有一個地方 能讓愛絕對璀璨
美麗難貪 偏偏要貪

陪我望向天 若有星 全部瀉下如黑髮
或有一個地方 璀璨後亦會璀璨
我共你 記住遇見當晚都知困難
猶像日和月也奇蹟邂逅 相依得片刻
然後接近遙遠 陪你兜圈 天亦會習慣






大概一個鐘左右,我就車到佢哋返香港仔,落車果陣浠琳依然係訓到唔願落車,
最後仲要小苑咩住佢上樓添。送完佢哋之後,我就自己一個人揸返部車返將軍澳啦。
返到去已經差唔多十點,阿妹坐咗係廳度睇電視,而我呢…因為未食晚飯嘅緣故,
所以行左入廚房睇下有啲咩可以食。

打開個雪櫃,睇吓先…咦…都仲有啲魚蛋啊、腸仔啊喺度,求其煮個公仔麵又一餐啦。
煮完之後,我拎住碗面坐咗埋飯枱度食,一邊食一邊睇電話,
睇返今日同浠琳一齊影嘅相,真係會會心微笑。

「...睇緊咩呀?」睇睇下,阿妹突然行咗過嚟問。

「...冇呀!」我扮晒冇野咁收返埋個電話繼續食麵。

「...就嚟去日本啦喎,點啊...你哋啲關係搞成點啊?」阿妹睇離冇再嬲我,而係用關心嘅語氣問。

「...er…都係咁啦!」我回應。

「...咁你同黑仔呢?」我反問。

「...er...嘻嘻,咪又係咁!」阿妹尷尬回應。

「...你知唔知阿哥唔做司機啦?」我問。

「...真係架?點解嘅?」就係咁,我同阿妹傾左好耐,就好似佢未嬲我之前咁,
我將我將會做歌星呢件事講左比佢聽,佢聽完之後,當然係同思敏一樣異常興奮喇,
我哋再冇隔夜仇,我甚至連浠琳呢件事都講埋比阿妹知。

「...吓…估唔到恩姐會有個咁大嘅女,阿哥你古惑啦!!!」阿妹好驚訝。

「...唉...最慘係而家都唔知浠琳係咪真係我個女!」我唉聲嘆氣咁回應。

「...咁我都幫你唔到啦。」阿妹回應。

食食吓麵我諗住喺褲袋度抄張紙巾出嚟抹咀,忽然比我摷到一啲野喎。

「...咩離架?」阿妹問,因為係一個髮夾。

「...吖...今日喺迪士尼小苑幫浠琳夾返好啲頭髮果陣,
多左出離叫我順手揸住,唔記得比返佢地添。」我講。

「...咁就掂哂啦。」阿妹突然靈機一觸咁嘅樣。

「...掂咩呀?」我疑惑回應。

「...你睇唔到咩?」阿妹望住個髮夾問。

「...咪髮夾一個囉!」我答。

「...睇清楚啲!」阿妹回應。

「...乜都睇唔到喎?」我講,因為真係唔知佢想講乜。

「...搞錯呀,阿哥你盲架!!」阿妹忍唔住一手令起左個髮夾,隊左埋我塊面度。

「...都係髮夾一個!」我回應。

「...依啲咩離架?」阿妹一手拎住個髮夾,一手指住,就離想打我咁濟啦。

「...哦...幾條頭髮囉,咁又點姐!」我問。

「...阿哥你有冇咁out呀,你唔知有樣野叫(親子鑑定)架咩?」阿妹一句點題,
而我就恍然大悟咁成個人呆左落嚟,係喎....點解咁簡單嘅野我都諗唔到架?

「...阿哥唔洗呆哂喎,你估拍戲咩,你醒唔起有依個方法都唔出奇吖,
講真有幾多個平常人真係要去做(親子鑑定)吖,你估咁多(唐心風暴)咩!」
阿妹見到我個樣,估到哂我心入面諗緊嘅野。

就係咁…我小心翼翼咁,將嗰幾條頭髮連埋個髮夾,一齊搵密實袋好好咁包住,
以備不時之需。當晚我坐咗係電腦枱前面,上網搜尋左好耐...好耐,
睇戲就睇得多啦,到真係要搵(親子鑒定)嘅時候都真係無從入手。
喺搜尋器上面打上(親子鑒定)四個字,的而且確會彈出好多有關嘅網站,
但係實在太多嘅關係,都真係唔知點揀好,都唔知收費點樣,又唔知包啲乜唔包啲乜,
準確率...等等,到最後…我打左比一個朋友,呢個朋友係做警察嘅,我諗住佢做得警察,
應該都真係見多識廣架啦,所以我搵佢。

「...嘟嘟~」

「...喂!」朋友David 接聽。

「...喂,老大...阿聰呀!」我講。

「...點呀...謝霆聰,搵我有事牙?」david回應,同大家交代返先,
david係我啱啱考到車牌上網入車會嘅一位朋友,而當時佢係我加入嘅果個車會嘅會長,
當年佢都真係教左我好多野,可以話係我嘅師傅咁濟,因為以前同佢地去過唱k,
我亦都show過吓歌喉咁,所以車會嘅車友都會叫我做謝霆聰。

「...er...嘻嘻,冇呀老大...想問吓有冇啲咩(親子鑑定)嘅公司可以介紹吓呢?」我好尷尬咁問。

「...er...!」老大er左一聲,好似有啲疑惑咁樣。

「...你自己問定幫人問架?」老大回應。

「...er...嘻嘻!」就係咁,我將成件事又講多次啦,
老大聽完之後心情好凝重咁停咗一停...,唔知佢諗緊乜呢?

「...估唔到謝霆聰你都會咁唔小心喎,居然連自己有冇個女都唔知,
你哋啲後生真係唔知諗乜。」老大教訓左我一輪,其實又唔係話係教訓嘅,
只不過係關心我驚我行差踏錯姐。

「...拿...,我記得之前有啲遺產案件,都有請到啲(親子鑒定)嘅公司返嚟,
過幾日等我幫你問吓啦,應該冇問題嘅,不過谢霆聰你以後做事要有分寸啦。」
老大用心良苦咁講完一輪之後就收左線,依家就唯有拜托佢啦。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