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 西貢某村屋內, 電話正在撥號, 「喂猩猩仔, 林小姐呀, 你今晚得唔得閒呀? 我想同你食番餐飯當係為你餞行呀!」
 
電話另一邊正傳黎驚訝嘅聲音, 「吓, 同我餞行? 好…得, 今晚得, 我…., 咁幾點呀? 我地會響邊度等呀?」
 
Jenny 叫左猩猩仔揸車入黎西貢屋企度接佢, 跟住之後就會再去西沙果便先至食飯。
 
睡房內, Jenny 翻開衣柜, 一套已經好耐都無著過嘅紅色戰衣正掛住響柜邊, Jenny 望左一陣, 跟住心中似乎就好似已經有左決定咁。
 
換過呢件紅色連身裙之後, Jenny 再坐響梳妝檯度, 紅色唇膏正在輕塗, 薄薄脂粉正令自己更見容光煥發, 望住鏡中嘅自己, 一個久已未有散發過咁強烈光芒嘅 Jenny, 經已又再一次響鏡中嘅倒影中呈現住出黎。
 
半個鐘頭之後, Jenny 屋企門外正響起左一陣陣沉厚嘅引擎聲響, 似乎猩猩仔已經揸車到左門口出便之處。
 
猩猩仔正好緊張咁望住 Jenny 屋企嘅門口, 已經見到木門正在打開, 跟住一個全身火紅兼性感到爆嘅女郎就正響屋內行緊出黎。
 
呼, 猩猩仔鼻血已噴, 心跳亦正在加速住, 望住呢個同自己夢中情人相似而又比較成熟嘅女人, 正一步一步妸娜多姿咁向住自己架車方向行近。
 
Jenny 已經開住車門上左車, 「林…林小姐….」
 
Jenny 正側側地頭媚住眼咁同猩猩仔講, 「今晚…不如….就叫我做惠心吖!」
 
「惠心……」 兩個人正側住頭地咁對望住, 猩猩仔已經呆哂響度, 而 Jenny 就繼續望住猩猩仔雙眼, 再對望多一陣之後, Jenny 隻手就輕拍住猩猩仔嘅手背, 「開車先吖, 我已經有啲肚餓架嘞!」
 
架 Civic type R 正窒吓窒吓咁開始向前, 跟住好快, 車就已經向住西沙公路方向火速進發。
 
露天茶座上, 猩猩仔依然仲係驚惶未定咁同 Jenny 正食緊晚飯, 而 Jenny 見猩猩仔仲係震過貓王咁, 跟住就先主動同佢打開話題。
 
「猩猩仔, 你係唔係好憎你爸爸呀?」 一提到呀爸, 震住嘅猩猩仔就已經開始慢慢咁冷靜落黎, 猩猩仔諗左一陣, 跟住就見佢搖一搖頭。
 
「講到底, 佢始終都係我呀爸, 我無憎到佢, 但我就只係唔認同佢對我嘅態度咁啫, 係呢林小姐…..」
 
Jenny 即時同猩猩仔講, 「叫我做惠心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