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世界崩壞了,最後只剩悲傷在漫延



世界崩壞了,只剩下我和她。

缺乏食物的情況下,兩人仍然努力生存。

一直支撐著兩人生存的,不是食物,而是對方的存在。

感到寒冷之時,兩人會互相擁抱,以有時限的體溫取暖。

食物不足以兩人平分時,兩人總會主動把食物讓給對方。



只要兩人在一起,仿佛一切便不再重要。

兩人珍惜活著的每一分每一秒,只因兩人皆深知剩下的時間不多了。

城市裏的廢墟充滿著兩人的回憶,那破舊大樓的牆上,刻劃著兩人存在過的証明。

兩人只能更珍惜彼此在一起的時間,只因快樂的時光往往轉眼即逝。

最後一個寒冬來臨之際,兩人變得沉默起來。



並不是兩人的關係變差了,反而正因是因為關係十分親密才害怕與對方有所接觸。

兩人都在害怕,害怕那名為「分離」的不幸。

深夜,兩人在月光的沐浴下攜手漫步,沒有任何的言語,只有沉默相伴。

我習慣了街道上死寂的寧靜,但兩人間的沉默卻往往使我不適從。

我只好仰望星空,在記憶裏尋找昔日的星辰,好使注意力能得以轉移。



昔日與她的回憶湧上一一浮現,那本應是幸福快樂的回憶,但誰知道視線卻突然模糊了。

「你在哭嗎?」她突然問到。

我強忍著淚水,想要回應她,但卻怎也張不開囗來。

我就這樣一直背向她,直到一股暖流把我覆蓋。

她從背後抱著了我,然後把頭貼在我的背上。

此刻,淚水再也止不住流下。

也許是情緒的驅使,還不等她反應過來,我已轉身把她緊緊抱著。

「對不起」我好不容易才擠出這句話來。



為何要道出這句話?我自己也不知道。

也許是為沉默而讖悔,也許是為不能待在她身邊而道歉,也許…..

有很多話還沒對她説出,即便想説,也再也沒有機會了。

那夜,她就這様陷入永遠的沉睡。

世界再也不會有任何人類的談話聲;若有,只是悲傷的哀嚎。

天亮了,晨光照在她的臉上。

那一天,世界「一切」都崩壞了。






在我面前,有一名陷入睡眠的少女。

我輕拍她的臉,換來的是無聲的沉默。

她有天使般漂亮的臉孔,以及白哲的皮膚,儘管陷入長眠也依舊是個美人。

生前的她是一個怎樣的人?我不可能會知道。

搜索她的衣物,只發現了一張殘舊的照片。

照片上是她與一名男子的合照,兩人的笑容皆十分燦爛。



若以照片的背景推測,那該是世界崩壞前的事了。

然而奇怪的是,相中男子的模樣與我完全相同。

但不論我如何思索,我也沒有任何有關她的記憶。

突然,頭腦痛得像要裂開似的,腦海裏也變得一片空白。

直到我放下照片,疼痛才得以抒緩。

我輕拍自己的臉頰,然後站起身來。

不論她背後有多少個故事,也與我無關。

為了生存,我還有漫長的路要走,但我卻怎也想不起活著的目的為何。



如此可悲地活著,距離死去之期應該也不遠矣。

把她踢到一旁後,我朝著陽光照射的方向前進。

我想,此刻世界只剩悲傷在漫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