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我想過自殺。」谷若晴說。 「為什麼呢?」李駱問。 「我不知道『生』,是為了什麼。」她回答。 「那為什麼最後沒有。」他又問。 「因為死了我更加不知道。」她笑了。 「所以你找到『生』的原因了?」他再問。 「還沒有。」她看向微藍的天空。



  小小的辦公室內,簡約的裝潢與現代化的椅桌,襯托出這裡不單單是文字工作者的辦公室。

  誰人也可以走進這裡,就像谷若晴糊裡糊塗的男友人李駱一樣。

  他第一次踏進這辦公室時也很意外。

  「員工不用打卡上班的嗎?」他心裡想。

  但不是每個在這裡的人都覺得很自在。



  「我此終覺得係度做野好似比個框框限住咁」她說。

  「只是你得一想二,你去到哪裡都會覺得被限制住,要是你的心這樣想著。」他說教。

  「你又講經,唔好以為係清華畢業就好威威。你同我都係一樣人工架咋。」她不滿。

  是的,李駱從小跟若晴就很投契,直到上大學,一個留港,一個北上。

  才分隔兩地沒怎麼聯絡,而他畢業後回港找工作,神推鬼㧬的來到同一間辦公室上班。



  而正好,這裡的位置是隨意選擇,他們就坐在傍邊。

  「下班去咖啡廳喝個咖啡吧?」李駱作出邀請。

  「飲咖啡我會訓唔著架喎。」若晴來一個婉拒。

  「那我可以陪你聊到天亮呀。」她希望他這樣回答,因為小說都這樣寫。

  「那你明天上班沒精神,工作出錯了我可不會幫你。哎呀,我不是不會幫你,我是不會,不能幫你。就是你的工作我‥‥」



  沒等他把話說完:「知喇知喇,我去我去,不喝咖啡,來一杯茶可以吧?」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