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八尺大人,是日本的都市傳說,相傳如果在鄉間會看到身材瘦高(大約八尺),身着女式西服或洋裝,發出令人不安笑聲的長髮女子。據傳看到她就會出事,並且在當天晚上必須待在密封的房間裏,無論如何都不能開門。但她會模擬親人的聲音讓受害者放鬆警惕,而受害者大多為青年男女或小孩。和歐美的森林暗鬼相似。



父親的老家距離我們家大約兩小時車程。
雖然只是一般農家,但我很喜歡那種優閒的感覺,到了高中可以騎機車後,常會在寒暑假的時候一個人跑去玩。
爺爺和奶奶也都很高興的迎接我的到來。
但是,最後一次去是要升高三的時候,所以到現在為止大約已經10年以上沒有再去了吧,並不是沒有再去,而是沒有辦法去了,因為發生了這樣的事。
 
剛進入春假時刻,因為天氣很好,所以就騎著機車到了爺爺家去玩。
雖然天氣還是有點冷,但靠近房子中庭的走道因為日照的關係顯得有點溫暖,很舒服,所以我就優閒的坐在那裡曬太陽,然後突然聽到
 
播播播播播播播播
 
似的奇怪的聲音,不是機械的聲音,比較像是人所發出的聲音。
而且聽起來也很像波的聲音。
正當我在想是什麼聲音的時候,看到外圍牆上有個帽子。
並不是放在圍牆上本身。
而是帽子一直往前進,直到經過圍牆的一個裂縫
看起來像是一位女性,原來那頂帽子是她戴的
那位女性穿著白色洋裝。
 
但是圍牆一共有兩公尺那麼高,要能更從圍牆把頭露出來那女性身高到底是幾公分啊
當我還在驚訝的時候,那位女性還是繼續移動直到離開了我的視線,帽子也不見了
不知何時開始播播播的聲音也不見了。
 
那個時候我只有想到可能是原本身高就高的女性穿了超厚底的靴子,要不然就是很高的男人扮成女裝吧。
 
之後在客廳和爺爺奶奶一邊喝茶,我就把剛發生的事情說給他們聽。
『我剛剛看到一個很巨大的女性,該不會是男扮女裝的吧~』
他們聽了也只有喔~這樣喔的反應。
『比圍牆還要高呢。戴著帽子還發出播播播的怪聲音』
話說一完,他們倆馬上停下動作,不誇張,就剛好愣在那裡。
 
然後爺爺好像很生氣就連續問了,『什麼時候看到?』『在哪裡看到?』『比圍牆高了多少?』的問題。被爺爺這麼一嚇,我也是照實的回答,然後爺爺突然沉默下來,往走廊旁的電話走去,不知道打了電話到哪裡。因為有屏風擋著,所以我聽不到他說了些什麼。
奶奶則是失神般的在一旁發抖。
 
爺爺應該是打完了電話,回到了客廳後就說
『今晚你就住這吧。不。應該說現在變成沒有辦法讓你回家了』
我拼命的回想該不會是我做了什麼不應該做的事吧?但是實在沒有頭緒,那個女性也不是我自己跑去看,而是她自己從那裡出現的。
 
接著爺爺就對奶奶說『接下來拜託了,我去接K婆婆過來』就開著小貨車出去了。
 
我很惶恐的的問了奶奶,奶奶用震抖的聲音回說
『你被八尺大人給迷惑了。爺爺會幫你的,不需要擔心』
然後奶奶就在爺爺回來之前,慢慢的把事情告訴了我。
 
這一帶有著稱為『八尺大人』棘手的存在。(以下簡稱八尺)
八尺會以碩大的女性姿態出現。身高就像牠名字一樣高,並且會發出播播播播似的男性的笑聲。每個人看到的可能不大一樣,可能是穿著喪服的年輕女性,穿著和服的老奶奶,或是穿著工作衣的中年婦女,但共通點是身高很高的女性,頭上戴著東西,還有那個令人不悅的笑聲。
傳聞是以前外地的旅客所帶進來的,但沒有受到證實。
因為被這個地方的地藏王給封印在這個區域內,所以無法到外頭去了。
被八尺迷惑的話,會在幾天內遭受殺害。
最後一次發生八尺殺人的事件大約是在15年前。
 
這是我之後所打聽到的,所謂被地藏王封印指的是,八尺變得無法分辨如何才能通到村外的道路,就是因為這村子的地藏王廟剛好就在村子的邊界。
為了限制八尺的移動,村子在東西南北四方處都設置了地藏王廟。
但不懂的是,何必特地把這樣的東西留在村子呢?原來是因為和鄰近村子有了協議,像是可以優先使用水資源之類的。
可能是因為八尺好幾年甚至十幾年才會發生一次禍害,以前的人在利弊考量之下,覺得利大過於弊才簽訂了這樣的條約吧。
 
即使聽了這樣的事,也沒有什麼實感,這是當然的吧。
這時,爺爺帶著一位老婆婆回來了。
 
『發生了不得了的事了呢。現在先拿著這個』
K婆婆給了我一個符咒。
然後(K)就和爺爺一起上了2樓,好像在做什麼事情。
奶奶也和我在一起,連上廁所的時候也會跟來,還不讓我把廁所的門完全的關上。
到了這地步我才感受到事情好像真的不妙。
 
過了一陣子後我被要求上到2樓的第一間房間內。
房內的窗戶全被報紙貼覆住,報紙的上頭還貼上了符咒,在四個角落放了大把鹽巴。
然後在一個木箱上頭(還不至於能被稱做祭壇)放了一尊小小的佛像。
之後不知道從哪裡拿出兩個尿壺,要我用這個解決。
 
『就快要天黑了,聽好了,到明天早上以前不可以離開這裡。我和奶奶既不會叫你也不會和你說話。就這樣吧,到明天早上七點以前絕對不要離開這個房間。到了七點後由你主動出來,我會先和家裡面連絡過』
爺爺很認真的跟我說了,除了點頭我也不能做什麼。
『要好好的照著剛剛說得去做,符咒不要離開身邊,要是發生了什麼事就向佛像祈禱』
K婆婆也這樣的對我說。
 
雖然他們說看電視也沒有關係所以我打開了電視,不過由於不安所以根本有看沒進去。
要關門之前奶奶給了我一些飯糰還有零食,但卻一點也沒有吃的慾望,只能用棉被緊緊的包住自己並且在裡面不斷的發抖。((((;´・ω・`)))ガクガクブルブル
 
在這樣的狀態下不知道過了多久,不自覺的就睡著了,醒來的時候電視上正在播我現在已經忘了的深夜節目,看了一下自己的手錶,過了凌晨一點。
(這時期還沒有行動電話)
 
正當我想說怎麼會在這種時間醒來的時候,窗戶傳來了敲打玻璃的聲音。
不是像小碎石類碰撞的聲音,而像是用手輕輕敲的聲音。
雖然沒辦法判斷到底是風所造成的聲音還是真的有人在窗外敲打,不過還是努力的說服自己是風所造成的。
為了安下心來喝了一口茶,但還是覺得害怕,就把電視機的音量調大,強迫自己看電視。
 
在這時候,聽到了爺爺的聲音。
『喂~~還好吧? 怕的話不用撐也沒關係』
忍不住靠近了門邊,但馬上想起了爺爺的話。(今晚不會有人來叫你和跟你說話)
然後聲音又說了
『怎麼了?可以來這邊沒關係呀』
雖然很像是爺爺的聲音,但並不是爺爺,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但就是有這種感覺,正當我這麼想的同時,全身冒出了雞皮疙瘩,眼光不經意的瞄到一旁的鹽巴柱,頂端的部分變成了黑色。
 
立馬衝到佛像前面坐著,緊握著符咒,開始拼命的祈禱『請救救我』
 
就在這時,
 
『播播,播,播,播播』
 
聽到了那個聲音,窗戶玻璃也發出了咚咚咚的聲音
雖然我知道牠應該不至於高的這種地步,但還是不禁地想像牠是從一樓伸手敲打二樓窗戶的畫面。
可以做的事只有向佛像祈禱了。
 
感覺渡過了一個很漫長的夜晚,即使如使早晨還是會來臨,沒關掉的電視不知何時開始,已經在播放早晨新聞,畫面旁顯示著7點30分。
敲打玻璃聲還有那個播播播的聲音都不知道何時間停了。
也許是睡著了,也許是嚇昏了也說不定。
房內的鹽巴全都變成了黑色。
 
為了小心起見,我還是對了一下手錶,確認時間和電視上一致後,才驚心膽顫的慢慢打開了房門,房門外站著奶奶和K婆婆,奶奶一邊說著真是太好了、太好了一邊流著眼淚。
 
到了一樓後,爸爸也來了。
爺爺從外面探頭進來催促說『快點上車』接著到了房外,不知道從哪來了一台休旅車,旁邊還站著好幾位男性。
 
休旅車是九人座的,我被要求坐在正中央,K婆則是坐在助手席,在一旁的男性們也都一同上了車,一共坐進了九人,形成把我從八個方向包圍住的狀態。
 
『真是辛苦你了呢,雖然你可能會在意,但從現在開始請把眼睛閉上頭低著,雖然我們什麼也看不到,但你有可能會看見吧』
在說好之前請忍耐不要張開眼睛。
坐在我右邊的50歲左右的歐吉桑這麼說道。
 
然後,由爺爺駕駛的小貨車帶頭,再來是我所坐的休旅車,最後是爸爸所開的小客車墊後。
車隊以很緩慢的速度前進,可能連時速20公里都不到。
不一會時間K婆低語說『現在開始是重要的時刻』接著開始像是誦經。
 
『播播,播,播,播播』
 
又開始聽到了那個聲音。
緊握著從K婆拿到的符咒,原本照著指示閉著眼睛低著頭,但不知怎樣的,瞇起的眼睛不小心看到了外面。
 
看到的是像是白色洋裝,跟著車子移動著。
用著大跨步跟著嗎?
頭在車窗以上所以看不到
但好像是準備窺視車內,開始有了準備低頭的動作
這時我不禁到抽了一口氣
旁邊的人對我說『不要看!』
慌張的緊緊閉上雙眼,握著符咒的手,力量也再加深了。
 
悾悾,悾悾
窗戶開始傳出敲打的聲音
 
一旁的人也陸續發出了驚慌的聲音
即使看不到牠,聽不到牠發出的聲音,但造成的聲響還是聽的到吧
K婆加大了誦經的聲音。
 
終於,正當想說聲音和聲響消失的時候,K婆說了一句『成功躲過了』
在這之前沉默的其他男性們,也陸續的說出太好了之類的話。
 
最後車子停在比較寬的路面上,我移坐到爸爸的車內。
當爸爸和爺爺在對各位男性道謝的時候,K婆走過來說『符咒給我看看』
看了無意中還是緊握在手中的符咒,已經整張都變成黑色的了。
K婆說『雖然我想應該是已經沒問題了,但為了慎重起見,這個還是帶在身邊一段時間』就給了我一張新的符咒。
 
之後就和爸爸兩個人回到了家裡。
機車是由爺爺和鄰居們幫我送回來的。
爸爸好像也知道八尺的事,也跟我說他小時候有個朋友就是因此喪命的。
也知道還有其他人也是因為被迷惑而搬到了外地。
 
休旅車上的男性們都和爺爺有親戚關係,也就是我的遠親。
在前端的爺爺和最後的爸爸,因為血緣和我相近,為了混淆八尺的判斷,所以才以那樣的隊列形式。
爸爸的兄弟(叔叔)因為沒辦法一個晚上就到,所以才找了雖然只有點血緣關係但至少能馬上集合的人們。
 
即使如此也不可能馬上招集到7個男性,而且覺得白天應該會比晚上還安全,所以就讓我關在那間房裡一個晚上。
當時在路上,最糟的狀況是爺爺或爸爸可能會代替我遇害。
 
然後就像我先前所寫的一樣,爸爸也再次交待我千萬不要再到爺爺家去
 
回到家後給跟爺爺通電話時,我問了說那個晚上有和我說過話嗎,爺爺很肯定的說了沒有
果然那就是…
當這麼想的時候,背上有感到了寒意
 
據說八尺的對象大多是青少年或是小孩子
因為年輕人比較容易陷入慌恐不安的狀態,這時候聽到親人的聲音,就很容易失去戒心
 
過了10年都快要忘記這件事情的時候,發生了很糟糕的後續
 
『不知道誰破壞了封印八尺的地藏廟,而且那條路還可以通到你們家』
來了這通奶奶的電話(爺爺在兩年前去世了,我當然沒辦法參加喪禮,爺爺在臨終前也特別交待千萬別讓我來參加喪禮)
 
到了現在一邊說服自己那不過就只是迷信,但一邊還是感到非常擔心
要是再度聽到了『播播播』的聲音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