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小弟第一次作文,希望大家鐘意啦!



有人告訴我:魚的記憶只有 7 秒,7 秒之後它就不會記得曾經的事情了,所有的一切又都會變成嶄新的開始。不知道大家對此有什麼感覺呢?
故事要從我的中學時代說起,那一年,我16歲,nba finals又是騎士對勇士。看球都看得悶了,都快要考試了,我怎麼還有心情看球呢?
我叫單華東,就讀齊齊哈爾同鄉會林天光紀念中學。同學都叫我阿東。我的成績一直都在班裡面排最尾。根本就不喜歡讀書。

“阿東,你屋企有冇野飲啊,好頸渴”
這位是阿源。是我的兄弟之一。班上最吵的二人組。我們都喜歡打籃球。他的球技不如我,但嘴巴了得,經常調戲班上的女同學。我給他取了名字-狗公源。
“自己去雪櫃攞啦!”
“勇士以一分差距險勝騎士。勇士今年是NBA冠軍。”
“唉,成班球證識唔識吹架!”阿源好生氣。
“走啦走啦走啦,我要溫書啊!”我趕阿源走。


“係wow,就來考試。加油啊,唔好留級啊!”阿源拍著我。
“大家甘話。”我無奈地答了阿源。
正當我不知道吃什麼的時候,手機震了一下。
“汝欲譚乎?”
WhatsApp我的是我的另外一個兄弟-譚永輪。我叫他譚仔。他經常叫人陪他一起吃譚仔。真的懷疑他的家是不是開譚仔。由於他又想做醫生,所以有時候我也會叫他譚醫生。
我:是但
譚:一點半ok嗎?
我:ok

我和譚仔在譚仔雲南米線吃飯。


譚:雞肉竹筍2小。
我:牛肉酸辣加豆腐多汁。
我:甘得閒叫我出來啊
譚:呢度近自修室。要溫書啊!
我:哦,就快考試咯,靜間我都去溫書。
譚:你溫書?你溫乜書啊?
我:唔想留班啊。
譚:得啦!我靜間同你補補中英文。
我:甘好?
譚:緊係啦,鬼叫我係譚醫生咩,要拯就病人。


說完他還唱Dear Jane的哪裡只得我給你(走音版)。

其實我這個學渣並非不是不想留級,因為我遇見了她。
只從跟她同班後,我每天上學都有點期待,還會故意收拾自己的儀容。她是我第一個喜歡的人。她心腸很好,而且也很漂亮,她叫心穎。果然,樣子漂亮的人的名字也一樣好聽。自此,她就成為我上學的動力。可能見到她,心情就特別舒服吧。

翌日

課室裡,一早坐在座位上,複習溫書的,便是心穎,不虧是學霸,讀書總比人勤力。

“早晨”我和心穎說。
“早晨”心穎笑著跟我說,看來她今天心情不錯。她可愛笑容,真的把我迷醉了。我每天的日常,莫非就是經常和心穎在一起。自從上次我決定不留級後,心穎都主動找我,說希望我能升班。就這樣,我們就經常走在一起溫書。最近的成績都進步不少,多多少少都是靠心穎幫我補習。我真的很感謝她。考試也就快到了,心穎老師也把我教的不錯,起碼我的成績進步。

“尋晚BIGBAND在香港開ge演唱會有冇去睇啊!個show勁正啊!”
每個故事都有一個身高沒有1米7。子婷就是那個人。她是BIGBANG的忠實粉絲,而且特別喜歡韓國的東西。化妝品,手袋,手機都是韓國牌子但是是中國製造。
“得啦,我知你有去,你啊,係時候比心機讀書啦!”心穎跟子婷說。


“ok”子婷笑著答。
時間過得真快,馬上就要上課。而且是我又愛又恨討厭的是課程的課-英文課。英文課是我討厭的課,也是我喜歡的課。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
心穎坐在我旁邊。老師不想我上課睡覺,便叫心穎坐在我旁邊。現在,我上英語是很精神。幾乎是神一樣的上身。雖然有時候會睡覺。
“尋晚幾點瞓啊,甘冇精神ge”心穎輕聲問我。
“兩點幾啦。”我合著眼睛告訴她。“遲啲唔會啦。”
“係先好講啊,唔好等到考試果陣來瞓覺啊!”心穎和我說。
“得啦,你講少句啦,好眼瞓啊”我就快睡著了。”我雖然口氣不是很好,但也十分多謝她這麼關心我。
午餐的時間,很快就到了。我們五人,經常去學校隔壁的餐廳吃飯。那裡的飯菜是一位台灣阿姨做的。
“照舊,唔該細”我跟阿姨說。
“ok”阿姨滿面笑容對我們說,在她那笑容背後,卻有很多的辛苦。
我們都叫了台灣經典食物。比如是蚵仔煎,珍珠奶茶和滷肉飯。這位阿姨做的無比美味,有家的味道。
“聽日考試了wow,阿東,你點啊?”譚仔問我。
“有溫書,應該得ge”我吃著飯跟他說。
“你啊,唔好留班啊,呢度五條友都唔可以留。”阿源跟我們大家說。
“講少句啦,依家最廢係你啦!”子婷邊看韓劇,邊說阿源。


“一人少句啦,其實我真係好鐘意你地呢班人,以前成日自己一個,多謝你地,如果唔係ge話,我應該會悶到歐啊!”心穎看著大家說。
“明ge”我對著心穎說。
就是這樣,大家都吃完最後的午餐,準備迎接考試了。
晚上,我也準備好了,把要溫的書本,練習都做了一遍。做到凌晨一點半時,打算睡覺的時候,手機震了一下。是心穎。

穎:點啊,做緊咩啊?
我:頭先做完啲練習,依家打算瞓覺,點啊,冇見4小時,掛住我啊😂
穎:。。。。。。
我:做咩啊?甘得閒WhatsApp我。
穎:冇啊,好驚你留級。
我:放心wow,一定得ge,不過唔知。。。。。。
穎:唔好啊,我唔想下年冇得同班啊😥
我:我係驚我勁得際,跳級啊!
穎:。。。。。。
我:得啦,加油啊,我都要啊!


穎:嗯,good night
我:good night
心穎突如其來的慰問,令我十分開心,使我動力滿分。看來明天就是我的重生之日了。

經過這兩個星期考試,每天都重複過著一樣的生活,每天考試,心穎都帶著我去自修室瘋狂補習,真的很辛苦。這兩個星期,我真的很累。直到最後一天......

“夠鐘,收卷!同學請放低筆。”這個如魔鬼的聲音,就是訓導老師-白粉佬。他的臉好白,跟粉一樣。他的姓氏是范,讀偏一些,就叫白粉佬。
“得唔得啊?”心穎問我。
“易啦,依家咩都搞掂啦,爽啊!”
“勁啦,威啦”阿源給我一個讚。
“睇來大家都升到wow”我和大家說。
“basic啦!”
大家笑了。
考完試,我們都去party room。我們玩的很開心,玩的很盡興。我的人生經過這16年又7個月,從來沒有這麼開心過,真的好多謝他們。完後,大家都走了。由於心穎住在我家附近,所以我和心穎一起回家。
回家時,心穎叫我陪她去附近的公園坐。


穎:翻屋企冇人陪我講野,陪下我啊。
我:你開心啦!
很靜,時間仿佛停了。
穎:唉~
我:點啊,考完試唔係開心啲咩?
穎:係放鬆左好多,但係......
我:有冇野啊?
穎:我好驚啊!心穎哭了
我連忙遞上紙巾。也不說什麼了。我也不過問了,以免傷到她。
那天晚上,我們什麼都沒說了。我只是陪著她哭,看著她哭,我也心很痛,我也不騷擾她。就默默地看著她,陪著她哭。
之後我送她回家,自己也回家了。

回到家,我倒在床上,不斷在想今晚所發生的事。到底心穎發生了什麼事呢?她會不會有事呢?

那一夜,我整夜未眠。那一夜,我第一次失眠。那一天,又甜又酸。

翌日,阿源和譚仔都找我打球,我都推了,因為那一刻,我只想見心穎。

我打電話給心穎,打算約她出來談談。

穎:喂?
我:靜間得唔得閒?
穎:得閒啊,做咩?
我:出來傾傾啊。
穎:好啊。

我約她在昨晚那個公園裡。

我:你有冇事啊?
穎:冇啊,冇。
我見到她的手臂上有一塊淤青。
穎:望咩啊?
我:你隻手咩事?
心穎遮蓋那塊淤青,不想讓我看到。
穎:唔關你事啊!
我:你係我ge friend,點會唔關我事!你唔好將啲野收埋收埋啦,同我講啦,好嗎?
心穎把她的經歷都說了給我聽。原來她的童年回憶中有很多痛苦,小時候,心穎的爸爸經常喝酒,每當她的爸爸喝醉,她就會被打,所以很害怕回家。直到現在雖然她的爸爸被抓了,但留下的心理陰影,還是很大。所以每次回家,她都十分害怕。至於那塊淤青,是她自己不小心碰到的。
我哭了,平時在學校的心穎,是一個開朗的人,想不到她既然有一個這麼慘的家庭。而且看著自己喜歡的人這麼辛苦。這種感覺,好難受。
時間又停了。我們沉默了。
我的心好亂,突然衝動了一下,握著心穎的手。儘管我的臉紅了。
“其實,我,我,好,好,鐘,鐘意,你”想不到,我既然能跟自己喜歡的告白。
“。。。。。。。”
“。。。。。。。”
“。。。。。。。”

心穎低著頭,看她已沒哭了。反而可能在想怎樣拒絕我吧。

我笑了,放了手,看著心穎說
“講笑咋,唔好甘認真啦!”雖然心裡很痛,自己表白失敗,但仍要裝笑。
“我今晚要去比賽啊,走先。”我轉向背面,流著淚,慢慢地,慢慢地,離開了。

“等陣啊!”心穎突然向我飛奔過來。
我停下腳步,轉身跑去。這一刻,整個世界就好像是只剩下我們。
“我真係好鐘意你。”我看著心穎。
“點解啊?點解啊?”心穎又哭了。
我走向心穎“自從我地同班之後,從別人地口中得知,你係一個非常喜歡讀書的人,雖然好想跟你講野,但係我卻無法鼓起勇氣。直到我話要努力讀書的果陣,你找我,還教我讀書,幫我補習,我真係好感動,同時都覺得有機會,卑我去追你。”
我抱著心穎,安慰正在哭的她。

就是這樣,我人生第一場戀愛就開始了。這段路程,我們都走的很開心。
這一天,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這一天,是2017年6月17號。

翌日,阿源找我去打球。當然,我很開心。
“走位啊!”
“跑快啲!”
“好波!”
打完球,阿源和我坐在一起。
“拍拖了wow,勁啊!”阿源拍著我肩膀。
“你又知?”我喝著水跟他說。
“尋日見到你同心穎在埋一起。”阿源射著球,可惜不進。
我也不說了,把水瓶放下,走去射球。
“走啦!”我打算離開球場。
“祝幸福!”阿源又射了球,今次,他進了。
我笑了,很開心。

我和心穎的愛情之路中,有很多的困難 ,但有一次的困難,把我們給拆散。

時光飛逝,大家已經都是中六了。而這一天對我來說,是我最後一天在齊齊哈爾同鄉會林天光紀念中學讀書。晚飯,我跟他們一起吃飯。
“大家飲杯!”阿源舉起汽水。
“飲杯!”我也向他們舉起汽水。
“之後去邊度讀書啊?”子婷問我。
“去LA讀航空。”我握著心穎的手“其實最唔捨得係心穎同埋你地班人。呢兩年,好多謝你地!”
“甘你地兩個埋要分開?”譚仔問我。
“啱啊!”我抱著心穎。
我真的好不捨得他們,尤其是心穎。自從我成功追到心穎之後,我一直都很感恩,感謝上帝給我一個這麼好的女朋友。這兩年來,我們基本很少吵架,我們都是互相理解和遷就。但經過今晚之後,我便要離她而去了。
晚飯過後,我送心穎回家,這種心情跟兩年前一樣,一樣緊張。也許我們都在珍惜這段最後的時光吧。我們又走到我表白那個公園。
“我聽日飛啦。”我跟心穎說。
“嗯。”心穎點點頭。
“其實我唔知幾時先再相見,我唔知會唔會翻來香港 ”我說。
“嗯。”心穎還是那樣。
“不如,我們分手吧。”我哭了。
“。。。。。。”
這種感覺好熟悉,就是兩年前的晚上,我陪心穎哭的那種感覺。
“好啊,祝幸福。”心穎哭著跟我說。
“你都要啊!”我也哭了。
就是這樣,我送她回家,最後,我忍不住抱了她。
“如果,可以的話。。。。。。。”
我的人生失去了心穎。
我的人生靜了很多,平時心穎是會陪我,現在,什麼都自己一個,好孤單,好無聊。

來到洛杉磯四年之後,我也沒再跟他們聯繫了,包括心穎。這四年,我過的很辛苦,可能,想念他們吧。但故事的改變,就在我們分開後的6年。

那時候,我已經成為國泰航空的機師了。我已經是開著空中巨無霸,在天空翱翔。那時候,經過兩年的訓練,我成為了副機師。那一天,我第一次開長途客機。而且,目的地是我很熟悉的地方-香港。

從洛杉磯飛香港,總共用15小時。到了香港,我馬上叫上中學那一群人。很開心,我能約到他們出來。阿源,現在已經有女朋友了,在一家國際公司工作。譚仔,經過他的努力,他成功做上醫生了。子婷,雖然很沉迷韓劇,但也找到了一份穩定的工作。這麼多人裡,心穎卻沒來。

從他們口中,我得知心穎明天要去洛杉磯,聽說好像去旅遊。我問了他們坐幾點飛機。
下午4點35分。
那是我要開的飛機。想不到,經過六年之後,我既然能重遇心穎。既然上帝要我重遇心穎,自然順應天意。

在飛機上,我開了廣播:
“Ladies and gentlemen, good evening. Welcome on board CX882. This is Captain Sin Wah Dung speaking and I have some information about our flight. Our flight time today will be 13 h 15 mins and our estimated time of arrival in Los Angeles International Airport is 13:05 p.m local time. The weather in our route is good and the forecast says it will be sunny in Los Angeles when we arrive. We remind you that if you need any special attention, all our crew will be at ready to assist you.
Latest update on weather at our destination will be given as we approach Los Angeles . Enjoy your flight.”
想不到,我英文如此伶俐,真的靠心穎教的英文。不知道這個時候,心穎聽到,會有什麼感覺呢?

從香港飛回洛杉磯,我一下機,就看見心穎在關口排隊。
“好耐冇見。”我終於笑了。
心穎轉過來。她還是那樣,只不過高了點,還有女神的氣質。
“嗯,好耐冇見。”心穎看著我。
“今晚出來食飯啊?”我想約心穎出來。
“好啊!”心穎笑著說。

那一晚,我們一起吃飯,我們聊了很多的回憶。

吃完飯後,我帶她去長灘散步。

走著走著,我打算向她道歉
“對唔住,我果陣唔應該......”
“冇野wow。”
“不如我地重新開始啊!”我祈求她答應。
“一切都太啦。”心穎說:“六年都過左去,本來我都已經快要忘記你,估唔到會撞翻。”
我忍不住哭了。
“以後我地都唔好再見面了。”心穎說完後,便走了。

如果人生好像魚一樣,那會多好了。每隔7秒,就能忘記一切,從新開始。也許,我的願望,是變成一條魚,可以忘記所以記憶。

人生漫長,我們的路要走很長。當中有苦,有甜。有人認為,自己一定能得到自己喜歡的,想要的東西。但有些東西是你的,你怎樣推也不能離不開,不是你的,你怎樣努力,也得不到。既然是這樣,為什麼要那麼固執呢?古語有雲: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這樣的話,我們便要順意去面對他,而非逃避。加油吧,人類。



14/6/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