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一話完



【香港每年棄嬰約50個,拾到的都是運到這裡的。】她靜靜地說道。
【有一半左右政府會撥款過來買去孤兒院養的。另一半,即25人,就是用來玩以下這一個遊戲的。】
【你眼前有1個按鈕,你每按一次,一個嬰兒就會掉下去,有些會被燒掉,有些會被刺死,沒有創意的就是直接摔死。我們也有在錄影死法,賣給相應客戶。】
【為什麼要好端端殺死這些棄嬰? 好處如下。你每殺一個嬰兒,就可以挑一位美女當你的奴隸,你對她做什麼也可以。如果她反抗,當然我們會對她作相應的懲罰。】
【人性實驗? 也不是這樣啦。當然過程會被錄影,賣給相應人士。但這個不是實驗。實驗的目的是測試某些事實……】她橋起二郎腿,露出長絲襪與西裝迷李裙之間的白滑大腿。【但這個遊戲是沒有目的的。舉辦人只是為了消遣,玩家也是熟人中隨機抽的。】
【那麼,你會怎樣做?】

--------------------------------------------分隔線-----------​-----------​-----------​-----------​ 

我毫不猶豫地連按了25次。一個一個在盒中爬來爬去的小生命接二連三地掉下。我是看不到他們的死狀,也沒有這方面的興趣。26, 27, 28……我不斷連按,對眼前的死人,還是美女,都感不到興趣。



【雖然過去有不少人渣按了超過一回,但你這樣的人真是第一次見。】女人驚訝道。【嬰兒還沒有記憶。死掉也是一時痛楚。就像小狗吧,所謂人道毀滅也是差不多的一回事。與其理會他們,不如想想那群不知哪兒挷來的美女。我不救她們,她們早晚被那些受欲望薫心的男人魚肉呀。我給她們重獲自由,這才是最理性又道德的選擇呢。】我以不譏的語氣解釋,【你們走吧。】我命令旁邊一堆手銬已被解開的女人。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

--------------------------------------------分隔線--------------------------------------------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
我睡眼惺忪地望向鬧鐘,明媚的日光彷似向我訴說我已經遲到的事實。
真是個怪夢。


當人睡得特別深,發的夢便會愈有記憶,醒的時候也尤其醒神。
我穿上小學校服,短褲白襪,步出了家門。當電梯到達樓下我才想起——咦?為什麼我的鬧鐘是設定在我會遲到的時間鬧的?

--------------------------------------------分隔線-----------​-----------​-----------​-----------​

 今天也是扒在桌上裝睡。
沒有朋友的小息是段痛苦的時間。雖然比上課要輕鬆。我的習慣是,下去小賣部,再上去天台喝,滴答滴答……巴塔巴塔……沽魯沽魯,二十分鐘肅一聲就過去了。今天的我是有這樣的閒,但沒有心情去走路。
奇怪。上個學年的話,我還會厚著面皮闖入小樺的朋友圈中向她答話的。現在郤只敢偷偷遠眺。算了,返正她們的話我也搭不上。

糟了,突然想哭。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火警鐘一樣的鐘聲響了5秒,意味著小息的完結。 

--------------------------------------------分隔線-------------------------------------------- 

【我嘗試分析一下。】女風紀托起眼鏡,急不及待地開始分析我的夢境。
我檢查手機,現在是5時15分。校園對出的山頭泛起暮色,金黃的窗戶透入了一塊塊頹喪的昏黃方形,一通通窗框狀的長影。

【第一點】看來聰慧的女風紀已經把腦中的假設整理成整潔的分論點。【最顯然而見的是,你必定是看到有些關於人性或dark web的資訊,所以潛意識中才會想到這樣的人性遊戲吧。】

【然後你所說的那個美女女主持,我猜猜,應該是以陳老師為樣本構成的吧? 或者電視中的明星? 我想是老師吧,因為你在夢中也是在回答問題呀。你想以回答正確的答案獲得稱讚,那這樣的關係應該是近乎師生多於普通的陌生人。】

是這樣嗎,我問道。我已經沒有印象了,【可能吧。畢竟陳老師可是班上不少人的幻想對象。】我敷衍道。

【第二點。你在夢中的英雄情意結很嚴重呢。一個人救出25個美女,還要不求回報。你平時看起來陰陰沉沉的,事實上是很想在女同學面前威風一番吧。】


我心中不禁同意,但可不能由她這樣譏笑。
【我只是想做正確的事罷了。你是風紀也明白吧? 守規守矩,做人也更心安理得呀。】
【對,對,真是個乖孩子。】女風紀裝作敬佩,摸了摸我的頭。然後把嘴靠到我的耳旁,低聲道,【就是現實中做不了這樣的事,才要發夢吧。】


我害羞得連反駁都不懂了。

--------------------------------------------分隔線--------------------------------------------

【第三點……】女風紀回到她的桌子,一邊拾書包一邊道。一道斜陽照在她的桌上,我突然想我快要愛上她了。

【你有沒有想過。盒中的嬰兒是她們的兒子? 要是,像你描述的,你把她們的兒子都殺光了。她們會把你恨死吧。……不,等一等,她們都丟棄了兒子,想也不會恨你吧。如果她們真的是冷血得把兒子都丟掉的女人,由她們給男人輪姦也是申張正義的一種手法吧。】

她把窗戶關掉,拉下百葉簾。【話說,明天好像會下大雨呢。要保重呀,我先走了。】她在幾乎漆黑一片的教室中嘻嘻笑道。
 ( 完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