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太空上不只地球的一個星體.人類永遠都無法預知. 人類的貪婪而促使到世界的末日? 到底上天會給人類一條生路,還是一條死路.



又到了這個該死的情人節.

我坐在酒館旁叫了一打啤酒.

但是為什麼到了現在還會有狗男女,看到了我這種光棍子

就用那些該死的眼神看著我!!!

當我是多餘出來的嗎?



我醉醉的地走上去罵:「你他媽的看什麼看,信不信我把你們的狗眼都挖出來」.

想不到他隨手拿起了一個啤酒的瓶子,由我的頭一下子打下去.

哎!原來我的頭都蠻硬的,我的頭沒破他的瓶子就破了.

我恥笑他說:「你唬誰呀!這是拍戲用的嗎?小伙子你現在給我道歉現在還可以」.

他露出了可悲的眼神,像是在可憐我.



他說:「大叔,你的頭都像噴泉一樣了,還要英雄嗎?」

他說完這句,我的怒氣值由80%升到100%.

因為我18歲那年,是去過少林寺受訓的.

我用了全身的氣力,一下子把他推下,然後不停的抽打他的臉.

我一直打一直說:「敢小看老子,老子不發火你當我是病貓嗎?」.




他旁邊的女朋友進了洒館,像是找人來幫忙.

一打一還是可以,一打十就不免了.

我站起來打算走的時候

他的女朋友跑了出來,指住我說:「就是他了,跟呀權打架的人」.

由於我酒量不是太好,我跑起來的都不是直線.

就這樣我跑不過那些人.

我給他們捉了起來,帶到了暗巷,他們大約有五個人.

那個給我打到豬頭一樣的呀權走過來,



把口水吐到我身我,跟住就是連環拳.

我的手給他們的人捉住了,不要說想還手,連逃跑都不可能

現在我的頭還沒有止血,還一直給他們攻擊.

我開始失去知覺............................







 

相關文章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