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我從來沒有聽過狼人, 原來有這玩意⋯⋯ 十八個人, 一個一個地死去⋯⋯ 哪個是敵人, 哪個是朋友? 全部都像是謊言者一樣⋯⋯



就像所有恐怖故事、殺人故事一樣,最公式化的劇情是,我睜開了眼,然後發現被困在陌生的地方。
事情大抵就是這個狀況,我連什麼時候睡著了都不知道。然後我睜開了眼睛,就發現天花和平日所見的完全不同。我家的天花雪白明亮,但這裡卻黑漆漆的令人感到沮喪⋯⋯

而且,我還是覺得有點暈眩⋯⋯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這知念頭還沒來得及湧現,我就發現我全身動彈不得。

我⋯⋯被縛在床上嗎?

咔吱咔吱咔吱咔吱咔吱⋯⋯我每動一下,身上束縛我的縛帶和床架之間就會拉出一下刺耳的尖叫⋯⋯



「救命呀!」我用力嘶吼!「救命呀!」
「邊個將我鎖係度呀!呢度係邊度呀!哩度係邊度呀仆街!」一下子醒了過來後,一股異漾感覺湧上我心頭。

是恐懼。

人最大的恐懼莫過於習以為常的事情無端改變,而且在一個毫無預警的情況下發生⋯⋯更是嚇人。這也解釋了為什麼打仗時,軍人的睡眠質素會如此惡劣,因為他們永遠不敢沈睡,因為一但睡熟了,再被偷襲時就無法思考。

只剩下恐懼。
我這一刻只剩下恐懼。



恐懼得我只能大嚷大叫顯示出我的勇氣,而其實我沒有勇氣。

「救命呀⋯⋯」
正當我急得快要哭出來的時候,房間環迴響起一把聲音。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叫蕭甘峰,中學同學叫我做金鋒⋯⋯
其實,我唔係好鍾意呢個名,因為,呢個名足足陪咗我七年。



中五畢業後,我成績唔好,要由皇仁調去另一間學校⋯⋯我以為唔會再有人咁叫我時,點知有另一個同班同學都一齊轉校。又咁啱佢同我同班,結果,第二日開始,我又由蕭甘峰變做金鋒⋯⋯而家,好多人會問我係咪姓金。

中七畢業後,我出咗嚟一間食物入口公司度做⋯⋯
一做做咗六年⋯⋯今年廿五歲。

應該就係而家人人都會講嘅無上游力嘅廢青⋯⋯廢青⋯⋯

廢青呢個名真係好難聽,但我偏偏一句都無得反駁。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我最徬徨之時,突然聽到一把聲音,而這把聲音卻沒讓我感到安心。
我知道,在這時候,實在沒有任何事可以讓我感到安心下來。

一知陌生的地方、手足受制的情況、來路不明的聲音⋯⋯




「歡迎大家⋯⋯我諗大家唔會覺得參加呢個遊戲,甚至你哋完全唔知發生緊咩事。我係MC,你哋未來嘅日子都會面對住我。你哋係幸運俾選中嘅人,你哋贏咗呢個遊戲可以得到一千五百萬現金。當然,每一件事係有代價,你哋輸咗就會付出相應代價⋯⋯
點為之贏,點為之輸呢?有無聽過『狼人』呀?我哋玩一場真實存在嘅『狼人』吧⋯⋯
我係MC,陪我玩呢場遊戲吧⋯⋯」

他的餘音未盡,我本來縛在我身上的繩索就已經解開了!就像有魔法一樣,「崩」一聲斷掉,我立時坐直起來。留在我體內的除了一堆酸痛外,還有一大串疑問。
那大聲的廣播看似不會再解說下去,那個「MC」只丟下了更多疑惑給我們後便消失了。

大家⋯⋯狼人⋯⋯獎金⋯⋯代價⋯⋯一大堆我們都明白的字眼,但砌起來卻讓我感到莫名其妙。到現在,我還是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我手還是在抖,抖個不停。該死的焦慮症,每每在這種關頭才病發。





冷靜呀!冷靜呀!冷靜呀!
冷靜呀!冷靜呀!冷靜呀!
冷靜呀!冷靜呀!冷靜呀!

我不停叫自己⋯⋯冷靜⋯⋯

可是,我就是冷靜不了。
心裡有極大的巨石壓著,我忍不住跳下床走來走去⋯⋯








我四處張望,這只是一間斗大的陋室,沒有什麼特別⋯⋯與其說是一個睡房,它給的感覺更像是一座囚室,磚做的牆壁,硬木板床,還有一個巨大的書櫃。書櫃鋪滿了厚厚的塵埃,上面只有一本書。
整個房間可閱讀的東西,就只有一樣,就是這本書,我二話不說從書架頂層把它拿下。

「《新月》⋯⋯」我讀出了書名。「即係咩呀⋯⋯」
世上有兩種生物,人類與狼人,他們以消滅對方為己族的最大使命,每一個晚上,正是兩族交鋒之時⋯⋯
我看到這裡已經看不下去,接下來都是史詩式的背景簡介,我一直翻頁,翻到最後一頁,最後寫著遊戲真正玩法⋯⋯
玩家分為兩個陣營,狼人與人類。
目標為殺光對手為止。



職業 解說 :
狼人:每晚可以殺害一位玩家。 
預言家:每晚可以知道一位玩家身份。 
女巫:每晚可以知道那位玩家被狼人殺害,可於晚上毒殺一人或(及)拯救一人。
(毒及救可於同一晚使用,每一局遊戲只有一枝毒藥及一枝救藥。) 
守衛:每晚可以守護一位玩家不被狼人殺害,可以自守,但不連續兩個晚上守護同一位玩家。
村民:沒有能力
警長(pc) :於早上由玩家選出,由獲得較多票數的玩家擔任。上任後仍擁有本身職業,投票時當兩票計算,假如警長死亡,則必需選擇續任人。(無需重新由玩家選出。)

遊戲 守則 :
MC會給予指示,帶領遊戲進行,一切以MC作準
狼人 勝利條件 為 殺光人類。
人類 勝利條件 為 找出並殺光狼人。
被投票處死 或 狼人殺害 的玩家有遺言,遺言過後禁止討論遊戲,直至該局遊戲完結。
其他死因均沒有遺言。

看完,我還是一頭霧水。遊戲如何運作下去?究竟後果是什麼?代價是什麼?遊戲怎麼玩,會遇上什麼人,我完全沒有概念。甚至遊戲怎麼開始,我都不知道路


我坐在床上,隨意再翻動那本書,突然翻到了那一頁,掉下了一張卡片來⋯⋯




 「村民」



村民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