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護怪譚 其之三十三 消防(三)》

  又說消防,只因消防與救護間的關係真是千絲萬縷,難以捨割。
  正如先前提到,救護員經常需要伙拍消防員出動,除了火警和爆門入屋之外,有時還要與消防員一同處理海上意外
  某晚,接報海傍附近有人遇溺,救護、消防和警察先後到場,見近岸處有一人影於水中載浮載沉,警察先往驅趕圍觀人士,消防落水查看情況,我們救護三人則在岸上等候。未幾,手提無線電對講機即傳來現場指揮官的呼叫,要求我過去支援,原來遇溺者已無氣色,現場指揮官希望我幫忙查看遇溺者是否已明顯死亡,證實後再看著要怎辦。
  近岸位置是個頗陡峭的斜坡,其實我在沒有安全措施保護下過去委著有點危險,但指揮官的命令又不得不從,只好硬著頭皮過去。我在斜坡處紮穩馬步,這時於水中的消防員差不多已將那遇溺者拉到岸上來,但可能礙於地形的關係,就是無辦法將那遇溺者拉離水面,消防員試了幾次不果,賭氣說了一句:「怎搞的?這麼重啊!」說時遲,那時快,那消防員竟突然滑腳跌倒,墮入水中。旁人看在眼裡只以為他是腳踩空才摔一跤,很快就會爬起來;只有我看見一隻無形的手,把他拉倒並拖進水中。
  救人要緊,也顧不得會浸到水裡,我連忙衝前拉住他,同時亦喚其他消防員幫忙,我與一名隊目一人一邊拉他,只覺沉重無比,一時竟拉之不動,後來有另一人幫忙,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將他拉回岸上。這時他還未知驚,解釋說自己是踩進淤泥中才會失平衡跌倒,淤泥將他的腳牢牢吸住云云,上岸時還不知那遇溺者的靈體跟在他身後。
  我立即上以前帶著法器珠鏈的手拍拍那消防員的項背,同時低聲唸了一句真言,將那靈體分隔開來。那靈體似有不滿,留在原地一直向我瞪視,我其實也無惡意,只好轉向仍浮於水中的屍體,恭恭敬敬地說:「我們是來幫你的,出於好意,想將你拉上岸來,拜託合作一下。」這才說完,接手的另一位消防員就成功將屍體拉回岸上。到我完成工作,檢查完畢,證實其死亡後,回身一看,已不見亡靈蹤影了。
  其實早在我認識白師傅前,就聽聞過好些禁忌,其中之一就是別說死者「重」,要不就會變得拖之不動。做我們這行的,不時要接觸屍體,好些禁忌還是早點弄清較好。我們為的是工作,只要是誠心正意,也沒什麼好怕,有時一句「唔該」,就事事順暢,真的萬試萬靈。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