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護怪譚 其之三十四 邪魔》 馬菲

  早些時,有朋友專誠找我吃頓飯,席間訴說自己諸事不順,百事不吉,懷疑自己撞邪,叫我幫忙看看。
  作出如此要求的朋友,他也不是第一個,舉手之勞,倒無所謂,便真箇給他「看看」。
  不知幸也不幸,撞邪倒沒有,只是單純地走霉運罷了。
  我不忘補上一句:「我雙眼也非萬試萬靈,百發百中的,你只作參考好了。」
  朋友卻沒想像中的失落,倒是立即問起我可有轉運之方,差點把我氣死,只好告訴他我只是有陰陽眼,並非風水師或堪虞學家,改運轉勢什麼的我可不會,唯有拜得神多自有神庇佑。
  朋友聽罷倒覺有幾分道理,遂說之後會找個時間去拜神云云。過了一段時間,我再與他通訊,他真的去過拜神,還說果然好運隨來,心想事成,顯得雀躍喜悅。當時我沒有刻意問起,還以為他是去了拜黃大仙車公一類的神祇。
  時光飛逝,很快又過幾個月時間,朋友又再約我見面,初見到他時還以為自己眼花,看真一點發覺他形容枯槁,雙眼無神之餘還隱隱現著一團黑氣,就在雙眼到額際之間。不,看得仔細點,頭頂彷彿也瀰漫著一陣薄薄的、驅之不散的黑霧,一時間也分辨不到是什麼來。
  我忍不住問他:「你上次不是說形勢大好嗎?怎麼現在活像生意失敗的潦倒樣子?」


  「唉……」他先重重地嘆口氣,才續說:「起初確是有點起色的,後來不知何解反反覆覆,最近又是不順景,我都明明已回去還神續拜好幾次了,為什麼仍是一沉不起的……」
  「你往哪裡拜去啦?」
  「拜觀音呀!」
  「拜觀音沒來由會這樣的。」我不信。
  「我沒騙你,還有濟公、大聖、八仙甚麼的,我通統有拜。」朋友說得堅定。
  「拜得那麼雜,是哪間寺廟啊?」我質疑。
  「就在我家後山。」
  「我可不記得你後山有什麼寺廟……」我想了很久還是沒印象。
  朋友卻帶點得意地說:「你沒記錯,我家後山是沒有寺廟,只是某天忽發奇想,見自己運濟,想動動手腳舒展身心,便走去行山。有一次,還未開始行就突然下起傾盆大雨,我就立即找個地方躲避,走到山腳的天橋底,這才發現一個被塗鴉了的座地電箱,附近放滿了大小不一、各門各派的神像。初時不以為意,後來見暴雨久久未停,心底納悶,遂拜拜眾神諸仙,祈求雨過天晴,未幾卻真的停雨,你說神不神奇?我心想這到底是緣份和契機,過幾日便帶些香燭貢品來拜,希望轉運,事業就立見起色……」一直像機關槍連珠炮發的朋友說到這裡才終於頓了一頓,續說:「只是後來不再靈光……」
  我告訴他:「你真胡來,我看你是鬼迷心竅才對。我曾聽白師傅說過一些破爛或流離失所的神像,很容易會被一些邪魔外道所寄居,好些被人胡亂膜拜,累積一定魔力後會向跪拜者施些小惠,其後苛索更多,除了要求拜者奉上牲畜,以血祭祀外,有些甚至會吸人精氣,求拜者最終得不償失。」


  朋友聽得鐵青了半張臉,問:「那……那些東西有跟著我嗎?」
  我坦白告訴他:「上次見面時的確沒有,現在我則不敢肯定,因我也看不清楚。」
  「那該怎麼辦?」朋友說時連另一邊臉也變成鐵青色。
  「你問我,我也唯有問師傅,總言之先莫再亂拜神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