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護怪譚 其之三十六 女鬼》 馬菲

  以前就聽前輩說,四樓很猛鬼,枱櫈會於半夜被拖行,吵個不停,到同事上去查看時卻人影鬼影沒半個,一晚幾次,後來有同事忍不住對著空房大罵幾句,當夜才再沒發生。後來又有年輕同事在三樓轉上四樓梯間見到一長髮女鬼站於角落,嚇得那同事幾乎魂飛魄散。前輩說因我們的救護站建於山邊,而當年還是剛發展的新市鎮,附近人氣不多,故有孤魂野鬼聚集云云。
  我當年初出茅廬,什麼也不懂,見休息室有一張睡床從來無人問津竟不覺奇怪,不過因那張床並非在我儲物櫃附近,所以我亦一直未試過在上面躺睡。直至救護站十年一度大裝修,休息室大執位,我的儲物櫃被搬到角落,正好對著剛才提到的睡床。我這頭初生之犢不知就裡,上夜班累起來就到上面去睡,當晚就嘗到被鬼壓得動彈不得的感覺。初時我以為只是心理作用,豈料一連幾個晚班也有同樣經歷,有幾次矇矓間還見到鬼影幢幢,嚇得我之後寧願徹夜不睡也不願躺到那張床上。其時我還不敢告訴其他同事,怕被訕笑,之後竟聽他們提起,原來有另一同事曾經睡在上面,半夜感到面部似被什麼拂掃般痕癢,初時以為是同僚戲弄,伸手去撥,再罵一聲:「別鬧啦!」,豈料過不一會又再重覆,他張眼一望,驚見床頭坐著一個女人,俯首用長髮去掃拂他的臉,嚇得他立即躲到被窩中猛唸佛號。最後有同事回到休息室,問他幹什麼,他將來龍去脈說過一遍,而當時全局只得一車三人,事發時另兩人都在電話房,休息室由始至終都沒有其他人。
  於救護站內發生的奇情還有很多,有同事試過在飯堂睡覺,挨住沙發,腳放膠椅,睡到半夜膠椅忽然被踢走,驚醒一看,飯堂一個人也沒有。飯堂有鬼都不是甚麼新奇事,除我之外,其他同事亦曾經親眼目睹飯堂的電視機自動開啟。話說某晚,同事阿風在沙發上睡覺,我則坐在一旁看書,我見電視沒人看,便關掉它。我一直看書,未幾電視卻重新啟動,我問還在惺忪的阿風是否開啟了電視,他說沒有,他一直在睡。我想可能是線路出問題什麼的,便不再用遙控器,而改作親自走到電視前按下開關把它關掉。豈料,過不了多久它又重新啟動,我與阿風面面相覷,阿風跟我說:「不如返落去啦!」
  我點頭表示同意,同時拋出一句:「不阻『你』看電視了。」,隨後瞬即與阿風離開。
  現在,那台電視,一直長期開啟,再沒有人會去關掉它。
  除此之外,我還試過在洗手間聽到有一把女聲在唱歌,唱的都是些老歌舊歌,洗手間內自然是一個人也沒有,而且救護站在晚上本來就不應該有女性,我局又沒有女救護員……
  在有了「眼睛」之後,終於確認是有個「女性朋友」經常在三、四樓徘徊,有一晚我忙得不可開交,到三時許才有機會回局,我到機房抽煙(現已戒掉),她竟一直在我耳邊呢喃,我終忍不住罵:「我今晚工作很忙,已經很累了,抽完煙我就去睡,可以不要來煩我嗎?」,這才願離我而去。
  最後,越來越多人受到她的滋擾,要我想個辦法,我就將朋友送我,畫有大黑金剛圖的唐卡拿回救護站作鎮局之用,怪事從此再沒發生,我也再沒見到「她」的蹤影。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