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護怪譚 其之三十七 夜哭》 馬菲

  救護員之苦,莫如上夜班,值勤人員減半,召喚數卻不見減少,其中一個原因大概是因為提供夜診的診所不多,而往來醫院的交通工具又少,加上召喚救護車非常方便,無論任何時候,只需一個電話,大部份情況下救護車就會在十二分鐘內到場。至於資源有否被濫用,則可以看小弟另一著作《生死營救》系列,內有詳述。
  某晚,又是忙得不可開交,轉戰一晚,終於回到救護站,見站內竟然有車,以為幸運得有二車可以小休片刻,豈料鐘聲又響,說是緊急服務有嬰兒夜哭不止,未幾頭車同事現身,聽該車主管阿峰邊走邊罵:「又是那個單位,上個循環才去過,說小孩哭個不停,根本什麼事都沒有。」
  到我再見阿峰已是下班之時,我問他那個小孩怎麼,豈料他怒氣未消,又罵:「還不是一樣。那小孩到我們接過手,到救護車上已再沒多哭一聲,但家人堅持小孩不會無緣無故哭個不停,堅持到醫院檢查比較穩妥。」
  「那後來呢?」我問。
  「甫到醫院又哭個不停,用手套做氣球逗他也沒用,只管哭,後來就交給護士看顧,我猜也檢查不出個所以然來,上次不也已檢查過了嗎?」阿峰又說自己整晚未睡,實在累透,要速速回家補眠於是就先走了。
  
  又是夜班、又是忙碌、又是小孩夜哭不止,只是這次去的是我,地址與阿峰上次去的一模一樣,現場有兩個老人家,是小孩的外公外婆,小孩則由一外傭抱在懷中,哭個不停。另外還有一個只有我看到的「朋友」,是個老伯,就站在外傭旁邊,把臉湊到小孩面前,凝目望著小孩,不知有什麼企圖。
  我著外傭先將小孩放到沙發上,讓我們先為他檢查,豈料那老伯也跟著過來,繼續把臉湊近小孩,一直盯著小孩的臉。我不明白它為什麼要這樣做,但我覺得它並無惡意,但我留意到小孩好像能看到它,每次張眼望到就哭得更厲害。


  檢查完畢後並沒什麼發現,這次我主動抱起小孩,或許因為我身上戴有白師傅所贈的法器,老伯這次終不敢湊近,而是站到一旁,但目光仍留在小孩身上。
  後來我細問小孩的外公外婆,知道原來小孩的父母忙於生意要出外工幹兩星期,於是乎將小孩暫托在這,還吩咐家中女傭過來幫忙,以為萬事妥當。誰想到小孩經常半夜驚醒猛哭,一向照顧他的外傭也不明所以。
  到我們將小孩送離單位,那老伯也再沒跟來,到小孩上了救護車,果如阿峰所言沒再啼哭。記得白師傅曾經提過,很多小孩的靈感應力也會比一般成人強,特別是出娘胎不久至未滿周歲之時。他們小時候皆能見到靈體,但大部份也會隨年紀漸長而失去能力,而長大後通常亦會忘記得一乾二淨,主要是因為他們小時候還未意識到什麼是靈體,所以並無概念。我猜這個小孩正正是有這樣的能力,這兩個星期來到陌生地方,一來「怕生保」,二來老伯靠得那麼近又的確有點嚇人才會把他嚇著以至夜哭不止。
  至於老伯是誰我最終也沒搞清楚,或許它也好奇為什麼自己地頭多了個小孩也說不一定,但既然我感覺到他並無惡意,而小孩過兩天就會被接走,我也放心一點,就不多管閒事好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