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護怪譚 其之三十八 晾衫》 馬菲

  那晚是個月圓之夜,天空很清,是仲夏的日子,夜間還有點點暑氣,汗濕令人特別疲累,反覆出入如醫院等冷氣地方,更讓人有種冷熱交煎的感覺,讓身體更感乏力,只是召喚聲響起,還是得依舊出勤。
  「緊急救護服務,去XXX救護站XX號救護車……情況,被鬼嚇親,頭暈。」這樣開宗明義說是見鬼,我倒是第一次遇上,挺佩服控制室師姐的敢言,竟如此直白地轉述(還是她都不加思考!?),但無論如何,同事們都笑我,說這任務是非我莫屬的了。我不怕鬼,倒有點怕累,連忙與同事去看個究竟,希望做完可以回局休息。
  同事們總是誤會,覺得有我在,就算在途中遇上什麼妖魔鬼怪也不怕。其實我唯一的能力就只有看得見「它們」而已,間中或可作溝通,要是有什麼事情發生,我也只能單靠白師傅所贈的法器自保,要看顧司機和隨員恐怕也力有不逮,還好到現在也尚未出過什麼事端。
  來到肇事單位,開門的是一位女士,開門時仍一臉惶恐,幾乎就要將我一抱入懷,大哭一場,她以喊驚般的語氣極詳細地說明:「我今天放工回來都快十時了,看完電視,沖過涼,剛好十二時,原本打算要睡,才醒起老公今天上晚班,早上去跑過步,下午回來洗過衫,吩咐我記得要晾。我心想反正沒事幹,就先順便為露台上的植物澆些水,然後才晾衫。我老公可能怕只洗他汗濕了的衫有點浪費,亦幫我洗了幾件,好湊夠一機。我逐件逐件掛好,直到我掛起我平日愛穿的那套已有點泛黃的白色睡袍時,竟在晃眼間見到玻璃門上有白影閃過,我轉身一看卻什麼都沒有,正在我以為是自己虛驚一場之際,回首繼續晾衫之時,竟見到有一女鬼掛了在晾衫繩上,嚇得我立時驚呼狂叫,衝回屋中。」
  這單位面向山脊,不遠處叢林密佈,下底有條暗渠,容易聚積陰氣,有「朋友」聚集並不出奇,加上半夜晾衫這舉動十分招鬼,如非必要,少做為妙。
  話雖如此,當時我卻鬼影見不到半個,怕是女士疑神疑鬼,但我作為救護員還是照足程序為她檢查身體,維生指數也顯示沒多大問題,然而她報稱被嚇得喘不過氣,我亦只好給她氧氣治療,看看情況怎樣。未幾,我見她情況已轉好許多,就問她還要不要到醫院去,說老實話,我送她去容易,但半夜三更到急症室,病況又是被鬼嚇親身體不適的話,少說也要等五七九個小時,無故折騰一夜,又是何苦。我也是本著好心問,女士也表示了解,但見她仍望著露台面上一副戰戰兢兢的表情,顯然是猶有餘悸。於是我便請纓說:「放心,我再幫妳看個清楚才離去。」
  我走到露台再次張望,也不過十來尺見方,一眼見底,還是什麼都沒有,便打算回身告訴她,豈料身子轉到一半,忽然括起一陣怪風,掛在旁邊的床單被吹得飄揚,當中竟絛地竄出一道白影,正是女士剛剛提到的女鬼,原來它被嚇得躲到床單裡頭,現在又被我嚇得飛走,都不知是誰怕誰,不過屋內三人看著我的反應,似乎都明白是怎麼回事,我只好苦笑說:「嗯……現在真的全走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