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護怪譚_其之四十一_宿舍》 馬菲

  小晶算得上我口中的傳奇人物,發生在她身上的奇事,又豈止一二。
  那個年頭,考試不代表一切,大學才得兩間,沒上大學的大有人在,小晶自問不是讀書的材料,中學畢業後用一年時間上一些簡單會計、簿記、打字等的課程,然後進了一間成衣貿易公司。那時製衣工廠都已北移,香港只有辦公室,小晶在那公司待了幾年,在對各方面的工作都熟悉後,每三個月也要跟其他同事上大陸的廠走一轉,做些核數和品質檢定的工作,一去就是四五天。
  某次,小晶又跟她的同事上大陸的工廠工作,是一個一男兩女的組合,一行三人在完成日間工作後,除非要應酬,否則飯後都會直接回宿舍休息。小晶理所當然地被編到與另一位女同事Ada同房,那是一間專為香港同事而設,附大風扇及簡單浴室的二人房。其實小晶先前已經來過好幾次,每次都相安無事,但今次碰巧月事來潮,也不敢掉以輕心,白師傅所贈的法品一直跟身,算是求個安心。唯獨每次洗澡,小晶也嫌法器礙事,都會於更衣時放低。
  頭兩天,她都在Ada洗過之後才進浴室去,首天她進去時覺得企缸去水很慢,心想或許大陸的東西簡陋才會這樣,反正累得緊,求其洗洗就出去睡;到第二天洗澡時發覺去水仍然慢,企缸的水都快滿得要溢出去,才發現去水位積了好些長髮,於是她洗完後就出去告訴Ada說:「妳的長髮把去水口塞了,明天記得清乾淨。」小晶之所以能一口咬定長髮是對方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小晶蓄的是一頭短髮。
  翌日,他們如常工作,卻忽然有長途電話從香港打來工廠,是香港那邊的同事通知Ada家裡發生要事,需要她立即回港。上司並非無情之人,立即讓Ada回去,剩下的工作與小晶分擔,雖然忙點但也可以做得來。Ada連忙回宿舍收拾離開,小晶與上司則忙上一整天。
  忙碌過後,小晶回到房間本想倒頭大睡,思前想後還是決定先洗個澡,遂進入浴室,將法器擺到一旁,再寬衣淋浴起來。小晶淋浴期間,只覺越洗越不對勁,怎麼去水又慢起來,細看之下竟又有長髮塞著去水口,心想到底是昨天的長髮未清,還是Ada匆忙間仍要洗個澡才回香港?
  答案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只得小晶可作清理,當時小晶還光著身子,但她沒想太多,就這樣用手去檢頭髮,豈料一拉之下,竟將被頭髮纏繞著的那塊輕蓋著去水口的金屬片也拉了開來。
  小晶被突如其來的狀況嚇得「哇」的叫了一聲,再後仰滑倒,因為她看到去水口裡竟有一隻眼睛瞪著她。小晶二話不說爬走身來,第一時間拿回法器套在頸上,再立馬衝出浴室,他媽的大力將浴室門關上。


  別以為擁有陰陽眼的人就會習慣了這種事,有時候突如其來,意想不到,還是會被嚇一跳。
  小晶到底搞不清那些長髮是屬於Ada的還是那眼睛的主人,但想到這三天以來洗澡一直被「監視」就覺得毛骨悚然,當晚睡覺只好法器不離身,在法力保護下總算相安無事,不過亦要到半夜才能入眠。之後,小晶縱然有法器保護,仍不想再於那個浴室洗澡,便決定多走兩層到大陸員工們的共用大浴室去洗澡,反而心安理得。
  到小晶跟我說起這件往事之後,語重心長的說:「其實見鬼這回事,怎麼慣得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