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護怪譚 其之四十二 頭》 馬菲

  先前聽伙記說起,某晚接報有一女生因驚嚇過度需要送院,位置在大埔運頭街。話說女生深夜歸家,路經該處,突見眼前一片迷茫,然後隱隱然聽到周圍傳來悲嗚之聲,女生本來已嚇得半死,再細看腳下左右,竟遍佈一個個大小人頭,每個都在張嘴哀嚎,嚇得女生一口氣換不過來,立時暈倒,最後需勞動救護車將之送院治療。
  關於「運頭」的故事,我想不少熱衷鬼故的讀者也都聽聞過,傳說有幾個版本,都是鬼故的基本原素,第一個說法是當年那裡是日軍行刑處決華人之地,頭顱通統葬到地下去;第二個說法則年代更久遠,說是開埠不久,一場瘟疫死了不少人,無人認領的屍首就會火化,剩下的骨頭就會送到一處旱塘安葬,路經之地叫作「運頭街」,安葬之地叫「運頭塘」,兩處都有不少鬼故傳聞;第三個說法則是最普通的亂葬崗說法。還有人說正因那裡猛鬼,前英政府還刻意建了間小教堂,化其戾氣,聽來不免讓人感到有點穿鑿附會。
  無論是哪個說法,現在都已查無可考,依我說現在運頭街根本是條不夜街,糖水舖、打冷舖、粥麵店、還有桌球城到半夜三更還在營業,不說沒有半隻鬼影,附近居民或會嫌它人氣太旺,有點嘈雜。至於運頭塘村附近,現在高樓臨立,燈火通明,鬼故傳聞,一掃而空。
  那麼鬼在何處?
  就在運頭角里。
  這個地名,比較少聽,正因如此,人氣較少,亦比較陰沉。運頭角里就在大埔墟火車站毗鄰,只要於新達廣場出口向新街市方向走,不久就會發現右邊有條行人隧道,通過後會見到一個叫作「春暉園」的地方,繼續走就會見到球場,後面是一小山丘,一邊通向某大埔名中學及前理民府。
  剛才筆者說起大埔如數家珍,正因筆者亦是大埔人,在大埔一住三十三年,運頭街走過幾千遍,有時想去火車站都會抄路走運頭角里,感覺能快個一兩分鐘。大白天的時候運頭角里是個不錯的休憩場所,早上有不少阿姨在耍太極和跳健康舞,下午則不時有學生在踢足球,旁邊還有三個網球場,都經常有人在耍樂。只是小時候就已經很好奇,為什麼網球場旁放有一個小神位,而且長期上香,永不間斷呢?到長大了才終於明白過來。
  曾不下一次,在運頭角里見到「朋友」出沒。


  幾年前,五人足球場旁的小斜坡上有一棵碩大的木棉樹,每到晚上就會有一個身穿舊時代服飾的大嬸坐在樹下,手拿蒲扇般的東西在搖,看來正在納涼,旁邊還站有一個沒有頭髮的小童,一直微微低頭,目無表情。後來樹被斬了,就再沒見過它們。
  而就在轉上前理文府的那段路,旁邊明明是個山坡,站不得人,但我每次經過也會發現有一人形的黑影站在那裡,面目模糊但看得出它一直在俯視路過的人。
  另外我還聽一個朋友說起,他曾於夜晚走過運頭角里,見到一個身穿唐裝的老伯,向他問路,問他警署要怎麼去。他一時沒有察覺到不對勁,心想警署在富善邨那邊,路程頗遠,他便叫老伯走回運頭街那邊乘的士去。朋友之後繼續走,沒多久竟又見到同一個老伯在向他招手,似乎又要問路。這次他終於覺得不對勁,大叫:「我什麼都不知道。」然後就跑了開去。
  後來他告訴我事情始末,我笑他:「你不知道前理民府旁就是舊大埔警署嗎?不時在那裡拍戲取景的,我想老伯是要到那裡去,你還叫他乘的士,可能以為你在耍『它』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