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護怪譚 其之四十五 老酮》
  「老酮(有稱"老同"或"老童")」指的是「道友」,至於原因我倒不知,只是行內術語,我亦是人云亦云。
  夜半出勤,據報某舊型屋邨有人爭吵,要求救護車到場。雖已習以為常,但我至今不明白為什麼有人口角要勞煩救護員到場。不過警察部的人都很滑頭,通常都會在後面加個「有人感到身體不適」,那麼要求救護車到場就變得名正言順起來。
  來到現場,爭吵雙方嗌得面紅耳赤,看上去頗為精神,一時間還真不知病人在哪,唯有先聽聽他們的對話。原來雙方都指責對方於夜深打擾,屢屢拍門把對方吵醒,開門後又不見人。我正奇怪為什麼不見人又能肯定是鄰居所為呢?警察立時代我發問,原來兩家人早有齟齬,都是這家漏水,那家深夜還在看電視之類。所以兩家人夜半家門被拍,都立即懷疑起對方上來。
  A戶戶主說:「那傢伙幾乎隔晚就來拍門,還故意把聲音壓低,以為我認不得。」
  B戶戶主則說:「是他拍我門,還在門外胡言亂語,現在還惡人先告狀。」
  雙方各執一詞,只會沒完沒了,就在此時,另一旁的戶主突然開門,探頭張望,警員見狀說:「警察查案,沒什麼特別的。」
  C戶主說:「剛才不是你們拍我單位的門嗎?」
  眾人面面相覷,不明所以,我卻見到有一看似弱不禁風的「朋友」正向這邊走來,它彷彿知道我察覺到它的存在,竟向我伸手問道:「有無貨呀?」
  我不理它,它又轉向旁邊問那根本看不見它的A戶主說:「有無錢呀?」


  A戶主看不見它,自然不理它,它又繼續走到第二個單位拍門,最後在後樓梯消失。
  警員當然查不出所以然來,兩家人卻仍然爭吵不休,警員竟跟我說:「師傅,先送A戶主去醫院吧!」
  我反問:「送他到醫院作什麼?」
  警員說:「他情緒激動,送到醫院檢查一下較好。」
  我問A戶主:「你有覺得身體不適嗎?要送院檢查嗎?」
  A戶主:「不用,去醫院作什麼?」
  警員說:「你剛才不是說被激得心臟猛跳嗎?」
  A戶主理直氣壯地說:「你把他拉了我就什麼事都沒有啦!」
  兩位戶主最後也沒有被送院,警員怎樣收科我也不太清楚,倒是上網查找一下資料,發現該大廈曾經有人於後樓梯旁的垃圾房因過量吸食毒品而死,看來正是我當時見到的「朋友」。
  在我開眼之後,每次遇到靈異之事都會跟白師傅提起,他聽罷如是說:「吸食毒品根本與自殺無異,因此而死的更是罪孽深重,死後很多未得輪迴投胎,倒要在陽間徘徊,受些劫難。我曾遇過同是因吸毒而死的靈體,死後才知後悔,周圍跟人說自己不想死,但既定事實又怎能改變,後來被我驅趕,任由他流離浪蕩,應該應之劫。」


  白師傅頓了一頓方續說:「我勸你也千萬別沾毒品,知道嗎?」
  我笑說:「我才不會,現在連煙也戒掉了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