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護怪譚 其之四十八 風水林》馬菲
  小晶父母一輩,從大陸偷渡來港,成為香港人後落地生
根,卻也沒有數本忘宗,在小晶小時候每年總會回鄉兩次,探親之餘順道帶些物品回去接濟一下當時還窮得要死的老鄉
  現代都市小孩,沒得上網也要喊生喊死,要他過一星期鄉村生活只怕是活受罪。小晶卻不怕,反而很喜歡老鄉的生活,跟與她年齡差不多的叔伯兄弟姊妹很玩得來。日間就跟他們通村跑,甚至落田玩,攀山涉水到處去,還試著打井水,只是沒想過原來那麼難;晚間則去燒煙花,甚至試過去捉田雞,鄉裡人說野生田雞的味道鮮甜得不得了,小晶又試過幫忙用柴燒水,雖然辛苦但又覺得很好玩。
  中一那年,小晶又跟父母回鄉,雖然已經十二三歲的年紀,仍然與鄉下的親友玩得不亦樂乎。某晚,小晶明明已經洗過澡打算休息,豈料只大她一歲的堂哥忽然就來喚她,說村裡的風水林有螢火蟲,叫她起來一齊去看。小晶在香港從未見過螢火蟲,只看過宮崎駿的《再見螢火蟲》,在好奇驅使下立即踢上拖鞋後就跟堂哥走,隨行的還有兩個比她小一兩歲的堂弟。
  走到風水林不過十分鐘,堂哥阿奇帶眾人到最陰暗處,幾乎連月亮光華都沒有的樹底下,真見幾點發出青綠淡光的螢火蟲,幾顆依附在草叢之上,只有零星兩三點在空中飛。小晶是第一次見螢火蟲,雖然數量不多,卻已滿心歡喜。說時遲,那時快,她堂弟阿忠已捉到一隻,放在兩掌之中在玩,十分有趣。
  阿奇卻不奮地說:「今晚怎搞的,只得那麼少……」說罷憤然一腳踢在一棵樹上。
  小晶見狀詫異地問:「堂哥,你幹嘛?」
  阿奇說:「我看有些可能躲到樹上去,所以想把牠們趕跑出來。」說罷又踼一腳。
  不知是否心理作用,看來又好像真的多了幾點螢火於天空中飛舞,阿奇見狀連忙又加幾腳,卻沒多大幫助。
  這時另一堂弟阿池不知從哪裡掏出幾顆鞭炮和風火輪煙花,還提議放幾個嚇得螢火蟲都跑出來。


  阿奇連連稱善,一手搶過,連忙掏出火柴來點火,一個風火輪在地上疾走起來,結果沒嚇跑幾隻螢火蟲,不過在漆黑中玩煙花,倒是璀璨。
  玩完一個,阿奇見大家玩得開心,當然想再來幾發,可惜火柴一直打不著火,後來阿奇試著在樹身上擦,還是不行。一連試了好幾根火柴,終於又點著一支,正打算點燃之際,火光卻突然熄滅,試了好幾次亦是同一結果,最後連火柴都耗盡了還是玩不成。
  男生們弄不清楚原因,以為只是風大把火吹熄,只有小晶一個見到在大家身旁站了位大叔,每次阿奇想要點火大叔就在旁邊將火吹熄。阿奇連試幾次也失敗,雖然有點意興闌珊,也只好無奈離去。
  小晶卻並未跟著她的堂兄弟離去,而是繼續望著那位大叔。
  大叔知道小晶看得見自己,遂說:「回去,別傷害風水林。」
  小晶只是點頭,然後就轉身跟著阿奇手中那銀電筒的點點微光追去,回到祖屋其實都不過是十時左右,幾個大人還在屋外前地納涼聊天,見孩子回來,便問個究竟。
  阿奇是四人當中最大,當然由他來答,豈料立即給他爸,亦即小晶的二伯責罵:「燒了風水林怎麼辦?」
  「對啊!林裡的大叔也叫我們別傷害風水林。」
  「什麼?剛才還有誰在林裡嗎?」二伯問。
  「別胡說,哪有什麼人。」阿奇以為小晶想編故事逃避責任。


  小晶一向心直口快,見到什麼說什麼,沒特別想過要隱瞞,清心直說遇到個怎樣的大叔,還仔細形容他的樣貌外表。
  其時小晶的媽已知她偶爾開眼一事,但又怕其他人會胡思亂想、會歧視,遂說:「別聽小孩胡言亂語。」
  二伯沉吟片刻才說:「聽起來很像我們小時候村裡的一個前輩,不過他五十多歲就走了,就葬在風水林後的山上。」
  阿奇立即帶點驚訝地說:「我們豈不是見鬼了?」
  二伯又罵他:「鬼什麼鬼,那是村裡人來的。」
  阿奇還駁嘴:「死了還出現的不是鬼是什麼?」
  二伯一時也被考起,分辯說:「那…那不是鬼,是先人,先人回來守護風水林。」
  小晶懶理他們爭拗,知道自己月事要來,連忙回房戴好法器,乖乖睡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