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護怪譚 第四十九回 碟仙》馬菲

  碟仙是一個長年不衰的怪譚話題,而且不單單在華夏地區興起,在外國地方亦有類似的東西,稱為通靈板Ouija Board,也稱為靈乩板、靈應牌、對話板等,是西洋玩意,據聞源於古代的巫術。玩法與碟仙都是大同小異,先準備一塊寫有字母和符號的板,再於上面放一箭咀或心狀的小乩板,然後作法降鬼並通過通靈板與鬼魂溝通。
  不論古今東西,這類通靈法寶,我一律沒有玩過。其實我自小就不算大膽,所謂物以類聚,人以群分,身邊聚的都是膽小之人,根本沒人敢開壇試玩,加上我自小聽過的版本都要滴血碟中,我時常想,沒來由哪裡找滴鮮血?後來又聽別的版本,說不用見血也玩得到,這個我當然明白,我眼下就有很多靈體,都不用碟就能溝通。
  小晶也和我一樣,對這種玩意沒太大興趣,尤其是她開眼時年紀小,早已見盡鬼靈精怪。中五會考後,還未放榜前有不少同學已經去打暑期工了,小晶早就決定畢業後再進修一下就投入職場,放榜後反而不急,想趁暑假玩一下,便約同幾個朋友便往離島宿營去。
  幾個年輕人中午便乘船到達離島,卸下行裝後先去沙灘玩個痛快,之後再在離島上四處走走,買好晚上燒烤晚會的用品後已經時近黃昏。男生們幾經辛苦終於生好炭火,眾人開始圍爐燒烤,先是一邊燒烤,一邊有的沒的在閒聊;之後話題轉到誰暗戀誰,哪兩個在搞地下情之類的惹來一陣笑聲。燒烤晚會接近尾聲,有些自覺膽大的男生又開始說起鬼故來,彷彿只要博得心儀女生一聲驚叫,都足以讓人感覺興奮。小晶有去年露營的經驗,今次早有準備,就算並非月事期間,頸上仍戴著白師傅所贈法器。這樣一來,男生有男生說鬼故,女生有女生喊驚,只有小晶一個悠然自得,逕自燒她的雞翼。
  燒烤晚會結束,眾人都沒打算睡覺休息,半夜本來應是玩啤牌的時間,但壞心眼的男生們見剛才好些女生都已嚇得怕怕,竟想到要再加強驚嚇度,提議玩傳說中的碟仙。席間有人不依,指沒有玩碟仙專用的黃紙玩不到,亦另有人指雖然他們不是租住傳聞的自殺猛鬼聖地,不過都在附近怕會有危險。其中一個男生卻力排眾議,拿出一張報紙放在枱上,說這也能玩,只要小心別胡亂發問就不會危險。
  最後,各人竟真的乖乖圍著摺枱在玩,當中亦有小晶份兒,可惜卻久久未能成功請到「朋友」來臨。那男生似乎對「碟仙」這玩兒頗熟悉,說自己以前成功請過幾次,想了想又問在場各人是否身上戴著什麼佛珠十字架之類。有一女孩拿出身上一個小小的銀十字架,男生吩咐她立即將之放到一旁去。遊戲正待再開之時,小晶身旁一個女生說:「小晶,妳不是也戴著一個佛像的嗎?」正確來說,小晶的法器是個觀音像,不過其他人搞不懂也不出奇。
  那男生激動地說:「你們一個二個也是這樣,到底有沒有心玩的?」
  小晶心想我根本就不想玩,是你們硬要我一起玩而已,不過小晶亦不想分辯那麼多,就把法器放回背囊。


  遊戲再度開始,七個人七隻手,都伸出中指按在碟背,然後那男生就開始唸起什麼「恭迎碟仙」之類的所謂咒語。過不久,小晶見到第八、第九、第十隻手也放到碟上來,有些位置更與其他人重疊。小晶立即意識到自己見鬼,因為她只見到幾隻慘白的手,而見不到手的主人。小晶沒有作聲,因為她覺得有點奇怪,因為她月事才完沒多久,沒理由會見鬼,不過她早有預感會發生些什麼似的,所以一早帶備法器同行。
  碟開始緩緩移動。
  由於男生一開始時已煞有介事不要問敏感問題,所以問來問去都是些無關宏旨的問題,三隻鬼手似乎又各有答案,使得回覆亂七八糟,但眾人見碟子真箇會動起來已然非常高興。眾人之後繼續玩,問會考會有多少分、能否上到原校中六、將來會否順利入讀大學等問題,當中有人歡喜有人愁,彷彿碟仙真有神通,看透所有未來。
  終於輪到小晶發問,或者小晶真覺得悶透了,遂問:「可以完了嗎?」
  那主導的男生立即十分緊張,責備說:「都說不要亂問,你這麼沒禮貌會觸怒碟仙的。」說罷竟然不斷喃喃道歉。
  這時碟子又再緩緩而動,並指向一個「不」字。
  小晶見到,竟覺得心裡有氣,罵:「我才不管你呢!」說罷抽手起身離去,並見到那三隻鬼手亦跟隨而來。小晶倒也不怕,只是有點嫌煩,於是從背囊拿出法器並重新戴上,小晶不知道鬼手有否一哄而散,只知這刻沒眼屎乾淨盲,之後竟在沙發上倒頭大睡,懶理仍以手指按在小碟上不敢挪動半分的六人。
  後來聽白師傅提起,說世上就算真有那麼多大仙小仙,也不會那麼容易給普通人請到,所謂「碟仙」,來的很多都是孤魂野鬼。求鬼問卜自然不可信,有些還會不懷好意,纏著玩家,還是少玩為妙。至於為什麼小晶並非月事其間也會見鬼,白師傅說在陰氣極重之地,人本來就較容易見得,何況小晶擁有比較靈感力強的體質,見鬼也沒什麼好奇怪的,正因如此才會贈她法器。

已有 0 人追稿